紅塔山背後的權錢交易──追蹤報導雲南省長李嘉廷垮臺的內幕


雲南省長李嘉廷從被停職審查到正式公開宣布其貪污受賄罪證,只用了三個月時間。李嘉廷案是如何曝光的?為什麼如此大案匆匆作出結論?李嘉廷的妻子為何自殺身亡?中共雲南省委書記令狐安在李嘉廷案發後大批前任搭檔,為何很快自己也被免職?記者經多方追蹤,發現李嘉廷案內情遠比坊間流傳的要傳奇得多。簡言之,李嘉廷案涉及的中共高官層次之高,人數之眾,令人驚訝。

雲南屬於中國西部省份,使人很容易聯想到「窮」字。事實上,窮的是百姓,官員卻是靠「窮」發財。李嘉廷在位時,經常跑到北京哭「窮」,要求中央減免稅收、要求「特殊政策」、要求「財政補貼」等等。

雲南一位官員對記者說,人說東北有三寳,其實不如雲南的三寳:「少數民族」、「毒品」和「菸草」。

「少數民族」可以得到中央的特殊照顧;「毒品」可以活躍邊境經濟;「菸草」呢,更是雲南引以自豪的特產--每年生產的菸草可以帶來三百多億元左右的財政收入,是中國最有價值的品牌(四百多億),這也是雲南官員腐敗的最大源泉。

雲南大老是李嘉廷腐敗榜樣

李嘉廷並非天生的腐敗分子。這個雲南山村出身的彞族孩子,清華大學畢業後曾在黑龍江工作二十多年,後來得到尉建行的賞識,成為哈爾濱市市長,直到九三年才返回雲南家鄉,有志在雲南大幹一番事業,以報家鄉父老。他的能力、魄力在雲南舉辦世界博覽會時有傑出表現。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擔任哈爾濱市市長的索長有、叢福奎(後任河省常務副省長)、李嘉廷均被揭露出貪污腐敗行為,而這三人均是在中央分管反腐敗工作的中紀委書記尉建行的愛將。這不一定是有人針對尉建行的行為。因為誰都清楚,中國官員的貪污腐敗是整體性的,只是這三位前市長「運氣」不佳而已。

知情人士對記者說,李嘉廷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是雲南省的幾位大老人物普朝柱、和志強、尹俊起到了榜樣。

普朝柱,雲南人,軍隊政工出身。一九八三年任雲南省長,一九八五年任中共雲南省委書記,現在是全國人大常委。紅塔山捲煙廠是普朝柱自認為最大的政績,因為紅塔山 集團總部設在雲南玉溪,而玉溪正是普朝柱政治發跡地、根據地。

和志強,雲南納西族人,地質專家,一九八五年接普朝柱任雲南省長,現在是全國政協常委。

尹俊,雲南白族,曾任中共雲南省紀委書記、省委副書記,現任雲南省人大主任。

這三人屬於李嘉廷原來需要「尊重」的前任大老。但知情人士說,李嘉廷從他們身上看到的卻是,不但縱子擄財,個人生活也相當腐化。「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當然,李嘉廷是青出於藍的。

雲南省委、省政府、省人大政協、省軍區官員所在地昆明市楊家地,被譏諷為「腐敗一條街」。不要深入調查,光看他們超標準的豪華住房就夠了。

腐敗是中國最容易的事。普、和、尹等人靠的正是雲南的特長--紅塔山香菸。只要他寫一張小小的便條,便可以讓人立即成為百萬、千萬、億萬富翁。

北京大員的子女親友們聞風而至,使李嘉廷和本土官商、京官的利益共榮圈形成了。

中國是一個菸草最大國,政府從人們的吸菸樂趣中抽取巨額利稅,而把健康的負擔交給了吸菸者個人和二手受害者。中國人為何如此愛抽煙?是祖先的遺傳使然?還是社會現實環境使然:「敬煙」、「敬酒」既表示對人的尊重,也是拉關係的最基本手段。 當然,雲南「滇南幫」(這是雲南省委中人的說法)的檔次遠不在此。接待京官、友官(關係省市的官員),拜訪京官、友官,送幾箱有「至尊至醇」「王者風範」的「玉溪」紅塔山香菸,實在是小小小小意思。

  真正的「意思」在於前述的那些小便條。

曾幾何時,民族大義興起,國貨當道,「萬寳路」、「三個五」的地位已被紅塔山系列香菸取代(其實紅塔山的祖先是美國弗吉尼亞州的「金元」烤煙,二十世紀上半葉引進中國)。

最令「國官」們自豪的是,控制權完全掌握在我中國人手中。

前中共雲南省委書記普朝柱是紅塔山的鼎力支持者。紅塔山集團老總儲時健成為「貪污犯」時,人們把紅塔山成功崛起的功勞也全給了儲時健。知情人士對記者說,事實上,沒有「老書記」在紅塔山後面撐腰,儲時健玩不轉。

正是「老書記」普朝柱在玉溪地委當書記,幫助玉溪紅塔山煙廠擴建、增加投資、引進英國捲煙機。他的功勞很快被北京發現,在一九八二年即躍升為中共中央委員。

成為雲南省長、省委書記之後,普朝柱可以運用更多「資源」幫助紅塔山迅速成長:紅塔山率先實行了農工商、產供銷、人財物統一的「三合一」體制,直至一九九一年躍升為全中國菸草行業唯一的「國家一級企業」。即使儲時健垮臺,也沒有影響到紅塔山被評為中國價值最高品牌。

最高品牌,也就是最大的肥缺。但是儲時健有點像大邱莊的禹作敏,得意了便忘了官場規矩----居然私下胡說什麼「我不怕什麼,我保險箱裡有大老館的批條」。

普朝柱們的批條,是紅塔山的聖旨,是通往金山銀山的通行證,豈能曝光。

儲時健成了犧牲品,但是保全了更多的領導幹部。昆明市的副市長宇國瑞成了儲時健的接替者,這是位紅頂商人,也是省裡主要領導幹部「信得過的同志」。

知情人士對記者說,在普朝柱時代,雲南省和其它省份不一樣,沒那麼多「五湖四海」,省委書記、人大主任、省長均是本省籍。一度有幾個外省籍插進來,實質上沒有真正進入雲南掌權階層,便走人了:例如高嚴(吉林人,曾接普朝柱的雲南省委書記職,後調電力部)、劉榮惠(河北人,曾任雲南省委副書記,後平調陝西)、王廣憲(浙江人,曾任雲南省委副書記兼昆明市委書記,後調貴州)、梁金泉(河北人,曾任雲南省委副書記,後調全國政協)、劉京(陝西人,曾任雲南省副省長,後調海關總署)等。

是雲南省籍,使李嘉廷比較容易進入普朝柱的圈子,更重要的是,他比普朝柱更能運作「紅塔山」,也更明目張膽。

例如,李嘉廷批出貨款建了昆明第一樓「佳華酒店廣場」(名義上是港,實際上來自昆明銀行貸款),既是他的作樂窩,也是他接待京官、友官的地方。酒店生意不好沒關係,他要紅塔山的宇國瑞用數億巨資買下「佳華」的附樓,且將門開在一條偏僻的小街上----方便李嘉廷「工作」。

北京最高層次的官員,自然不會找普朝柱、李嘉廷批什麼條子,即使接受了雲南送來的幾箱煙,首長們也是讓手下分享。真正的幕後故事在於:那些首長們的子女、秘書,以及那些首長子女、秘書的親友,是不會顧忌找李嘉廷下批文、批條的。而且,批條內容不止是香菸。因為紅塔山是一個王國,關係王國。

儲時健當時手中存有大老館們的批條,變得膽大妄為,最後被人犧牲。李嘉廷的批文、批條,卻給他在北京以至全國各地編織了遠比遠華案巨大的保護傘、關係網。

知情人士說,賴昌星的關係網主要在福建,北京、廣東、香港以及公安、海關、軍隊,而李嘉廷的網路則是全國性的。你翻一下某些地方報紙,就可發現,李嘉廷到某個友好省份訪問,受到接待的檔次之高,可與中央領導相比。

到了京城,這個封疆大吏卻沒有自己官小的感覺。幾個部長,或者副總理,可以像他一樣信步中南海,可以在中南海大擺宴席?誰給他開了中南海之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