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南方週末》的真面孔


曾經,很多人喜歡看《南方週末》,認為它是一份難得的敢於揭露醜惡弘揚正氣的報紙。但近幾年,《南方週末》明顯地讀者越來越少,一些人說《南方週末》是越來越高雅了,我們這些小百姓看不懂了,上面盡登那些大老闆和大學者的文章了,比如財富論壇啦,小超人李澤楷啦,主張世界主要由官員、商人、學者支配的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啦。當然同時就有人理解地說當然啦,《南方週末》代表主流社會和階級嘛,它廣告還要靠那些大老闆支持呢,它不替這些人說話替誰說話?你想想看,誰會付錢給一張反對自己的報紙呢?當然得是自己人啦。也有一些人說《南方週末》變得像小報啦,比如《新生活》就是一些不痛不痒的無病呻吟,是吃飽了沒事幹的有閑階層放出來的香屁。但我還是一直翻翻《南方週末》,儘管只瀏覽一下標題了。不想最近不瀏覽不要緊,一瀏覽嚇一跳,發現一向聲稱敢於挑戰權勢的《南方週末》又挑戰起一個似乎比陳希同更大的權勢來(雖然陳希同不過是在中共下文後《南方週末》隨大流地報導了一下),那就是汪暉《讀書》雜誌招聘主編。當然,此前就已有人將汪暉與袁世凱相提並論了。

  讀者諸君,我為什麼會有這種印象?因為一些朋友可能已知道,汪暉不過無權無勢的一介書生,《讀書》雜誌招聘的一個主編,《讀書》也非《求是》,甚至不是《南方週末》所在的廣東省的一家黨刊,但《南方週末》近來卻對《讀書》和汪暉另眼相看,據說是要揭露它一些什麼東西。好傢伙,《南方週末》這次揭露起來好不含糊,比揭露任何一個貪官污吏都來勁(雖然《南方週末》常常宣稱要揭露這個揭露那個,其實多半是別人先衝鋒陷陣,它在後面檢個便宜,比如這次廣東電白的高考作弊現象吧,就是《羊城晚報》記者冒生命危險先探測的。而廣東每年成千上萬的女工死於不法工廠的火災,這已成為當代中國獨特的景觀,《南方週末》卻從來沒有揭露過)。因為,這次《南方週末》連連用了三大個整版,請出了徐友漁、朱學勤這樣的大學者,這在《南方週末》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看來汪暉有幸了,他享受的待遇已超過成克傑、陳希同這樣的國家領導人了,《南方週末》真是敢於挑戰權勢啊!汪暉這一袁世凱級別的人,按《南方週末》這一次的架式,看來還沒完呢,這一次不將你徹底打倒踏上一萬隻腳永世不得翻身決不罷休!《南方週末》好不容易逮住汪暉這個他們逮到的最大的「權勢」了,豈能隨意放過?

  那麼,《南方週末》為什麼會對汪暉這樣手無寸鐵的書生恨之入骨呢?真是讓人看不懂,我想唯一的原因只能是,作為一個學者的汪暉,肯定有什麼東西刺疼了他們的心,擊中了他們的要害。

  那麼,汪暉究竟說過些什麼呢?眾所周知,汪暉批評過一些貌似的進步力量實際上是為權力和既得利益階層服務的,他們只不過做得很隱蔽,因而很能矇騙人,因而讓人們難以輕易發現,而這些力量,最很別人揭露他們的真相,因為那相當於砸他們的飯碗。那麼,《南方週末》究竟做過些什麼呢?

  我清楚地記得,在去年一些新左翼人士針對中國銀行儲蓄的百分之八十掌握在百分之二十的人手裡的不公正現象,提出實名存款制,徵收利息稅以補償那些利益受損害階層如工人農民時,《南方週末》也是以從未有過的激情投入戰鬥,連發謝百三等人的三篇文章,瘋狂反對實名存款制,說什麼會因此引起社會騷亂,在老百姓中會引起恐慌。真是讓人笑掉大牙。我等百姓從來好漢做事好漢當,從未想過用假名存款,好不容易辛辛苦苦賺點錢,怎麼可能掛在別人名下?真正可能恐慌的,只可能是那些貪官污吏得利階層,當然,《南方週末》很多人也是月薪上萬的,他們當然站在這些人的一邊。而且,確實有趣的是,廣東本身為得利地區,所以實名存款制度一實施,據報導深圳羅湖海關就抓到許多攜帶現金外逃者,難怪《南方週末》會如此起勁反對。而且,更讓人不懂的是,《南方週末》不是一向強調按國際慣例辦事嗎?實名存款制度是最通行的國際慣例,這次,卻不知他們為何反對?不過,如今實名存款制度仍然還是不得不實行了,真是螳螂擋車,可笑不自量。

  《南方週末》最近熱衷於吹捧新經濟,小超人李澤楷之類,什麼他們是新時代的希望啦,曙光啦,是時代英雄啦,已經取代雷峰等一切英雄啦,是新偶像啦,他們給人們帶來前所未有的希望啦,是人們的救星啦。可是,話音未落,香港人民就給了他們一記響亮的耳光,數萬香港公務員集體上街遊行,抗議香港「商人治港」,官商勾結,導致香港經濟嚴重滑坡,香港人民生活水準大幅度下降。要知道,香港人民本是最老實本份的,要不是實在忍無可忍,決不會出頭的。這一次,《南方週末》為討好權勢者,又一次大出洋相,相當於自己打了自己一耳光。

  《南方週末》主編江藝平去年給安排到其上級單位《南方日報》的肥缺部門,當然是善於拍領導馬屁的結果,但他們一向得了好還要賣乖,對外卻宣稱是遭受迫害。其實,真實的原因是《南方週末》在江藝平領導下,一方面是為廣告拚命討好權勢階層;另一方面為發行則討好市場,刊登了一個整版的明星私生活的專版,什麼成龍婚外戀生「龍子」等等,其庸俗下流比香港的狗仔隊有過之而無不及,因而引起了讀者的強烈抗議。《南方日報》只好將其另做安排加以撫慰。但實際上,江藝平仍牢牢控制《南方週末》,而且對權勢的討好變本加厲,與右翼份子徐友漁、朱學勤等合謀,越打越火熱。每年的年終年末,《南方週末》都要在五星級賓館裡舉辦核心人物會議,朱學勤等當然是座上客,坐飛機前來赴會。

  《南方週末》喜歡把自己打扮成民間,以既討好中國的資產階級,又討好西方的權貴,確實,這一點它是做到了。比如主張在中國實行更進一步的獨裁專制以保護得利階層的張五常就是《南方週末》的座上客。還有家產上億卻還嫌不過、鼓吹所謂國家徹底放開讓「民間資本」投資,即讓那些來歷不明的非法所得合法化的厲以寧,也是《南方週末》的最寵。還有鼓吹修憲徹底私有化、鼓吹用腐敗搞垮國有經濟的樊綱、張維迎等,經常在《南方週末》做整版的發言。

  但是,中國的所謂「民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在中國,媒體本身就是權力的一部分,且比很多權力還要大。就拿《南方週末》來說吧,它本身是一個副廳級或正處級單位,是廣東省省委機關報《南方日報》全面控制。江藝平本身是黨員和副廳或處級幹部。同時,又由於要迎合市場,《南方週末》是既要為黨服務又要為資本階層服務(要拉廣告)。而在中國當下,權力與資本是結合的,舉個很小的例子吧,尤其在廣東,當資本家們欺壓工人時,政府絕對站在資本家一邊,決不可能允許工人罷工之類的。你想想這些年廣東燒死多少工人吧。那麼,這樣的權力還是以工人階級為基礎代表工人利益嗎?想想二三十年代共產黨與工人的關係吧。

  這樣看來,汪暉確實擊中了某些人的要害,讓他們暴跳如雷吃不好飯睡不好覺,而按福柯的教誨,說出真相的人是要遭毀滅的。這一次果然應驗了。汪暉,你好自為之吧。《南方週末》這次是絕對不會放過你了。誰讓你拆了他們好好的西洋鏡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