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中國特色的荒唐的80小時

2001-12-02 06:30 作者: 李越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00年11月2日,星期四。早上的陽光燦爛讓我忘記了一週的疲累,吃完午飯就往甘家口去騎回留在那裡的自行車,一切都是那麼的安詳平和,看不出任何的危險。在回公司的途中,瀏覽著周圍深秋的景色,騎著騎著突然前方有一大堆人在阻攔什麼,並沒有在意,雖然以前聽說過檢查身份證和暫住證;但是沒有想到自己也會遇到,結果一個中年男人大手一揮,讓我下車,突然間我意識到今天可能要發生什麼事了,沒想到如此之快,沒有任何的思想準備,接下來就是由於沒帶證件的理由,被「請」到馬路一邊罰站,中年男人還跟我「善意」的解釋:「沒有關係的,小夥子,呆會兒到派出所登個記就沒事了,呵」,時間的推移中,被罰站的人數達到20-30人,被「罰站」的理由很簡單-因為沒有「暫住證」,這個有中國特色的證件。被罰站的其中不乏一些生意人,想用手機打個電話讓家人送來,剛想有這樣的舉動就立刻被其中的兩個大漢喝住:「不准打!再打就把你的手機摔了!xxxx!」,幾個生意人立刻被嚇住了,其他的人見狀就更不敢說什麼了,後來才知道那些人是「聯防」的,都是派出所請來的一些北京郊區的無業者,我一直認為他們的素質差得沒法說開口閉口都是「xxxx,操XX的,傻X,你媽的」,簡直就是帶「證件」的流氓。

  在路邊站了整整2個小時後,就往派出所押送,到了派出所以後都往一間小屋子裡關,到了裡面才發現很多人都擠在不滿10平米的空間裡,等待著派出所的「審問」,惴惴不安的等了有30分鐘叫到我的名字,只見一個穿警服的人斜著眼問我:「什麼時候來北京的?」

  「1997年」「在北京幹什麼?」「計算機工作。」「具體點!」「就是電腦廣告系統的。」只見他想了半天(估計也是電腦盲),然後「哦」了一聲,就讓我繼續等著,過了大概有20多分鐘,換了一個人審我(我都納悶,我怎麼就犯罪了呢:),問的內容還是老樣子,加問了一些,「住哪裡啊?」「XX路X單元X門X號」「自己租的?」「是的。」文化程度?」「大專。」「哦?還蠻高的嘛。」接下來的內容都是他填了,所有人的「處理意見」都一樣,他們的工作就是照抄而已。這時已經是下午5:30了,還要等,又等了15分鐘,湊夠了人數就往另外一個地方送,到了以後才知道是地下三層,幾乎沒有空氣流動,在地下室呆了2個多小時,幾乎窒息。其間斷斷續續的有人被保送出去,聽說要花300-500以上才可以「保出去」,100多人到後來剩下了60多人,看來「錢」真是好「東西」。在地下室的這段時間裏我看到了什麼叫「腐敗」,只要稍不注意就會被「拳腳」伺候,其中的管理人員還善意的說:「你們把身上帶的煙和打火機,還有筆都扔在地上,呆會兒我要是搜到了,打死你丫的!」大家於是都趕緊掏空了口袋,那個人都一把收走,過了一會兒聽見他和別人悻悻說:「xxxx,沒有什麼好煙,丫的又白忙和了。」熬過了2個小時,就被叫出去簽名畫押了,我大概看了內容,其中有一段很有「意思」:「XXX,系XX省人,於1997年來京,現住XXX地,經調查(何時?),此人系無正當職業(可笑!),居住地系非法出租處(我有出租合同);為了維護北京的城市治安,建議將其收容遣送。」,然後後面是「主任意見:同意」,一式4份,我都簽名畫了押,那個讓我簽名的人笑笑的對我說:「沒事!就當回家旅遊一次嘛(有這麼旅遊的?),要不是北京現在申奧(這樣的奧運會是中國的恥辱!),也不會這麼緊呀;我們也是為了完成上級的任務,湊數湊夠了就好了,我們相互理解吧,呵呵(噁心!)」。

  21:00往郊區昌平的收容所送,所有人被統一勒令趴下頭,手抱頭,沒有座位的被強行蹲著,1個小時後到達了昌平。令人驚訝的多;3面的鐵欄杆滿滿的都是關押的人;他們都趴在欄杆上看我們這些剛進來的「被遣送者」。接下來是搜身,然後發棉被,兩個人一條棉被,只見那被子沒一條是白的,都是黑乎乎的,散發出陣陣臭味,還有跳蚤。到了22:30開始賣東西吃,已經餓了整整8個小時了,再貴也要買呀,花了6塊錢買水,2塊錢買餅乾(麵粉而已),狼吞虎嚥下去然後就是50-60人擠在一間屋裡,屋子裡有濃重的臭味混雜在一起,用那臭被子蓋著,過了荒唐的第一夜。

  2000年11月3日,星期五早上很早就醒來(其實根本就沒有睡,那麼多人在一個地方,只能坐著睡,躺都躺不了,很痛苦的睡覺方式。)然後就是等待遣送,在期間,「欣賞」起屋子裡牆壁上的「留言」,大都是「到此一遊」,還有的比較有意思:「某某到此休息3天。」「某某1999。9。26-9。28在此受難。」「某某在此考察12天。」「兩地相思難耐,今日故地重遊。」還有一些比較激進的;「北京保安都是狗!」「北京保安操你X」「等等。還有一些詩意的「看國內,貪官腐警遍地開花。看國外,虛假人權霧裡看花。」很多很多都很耐人尋味。當然很多涉及政治的,這裡也不便透露了。等到了晚上22:00左右,彷彿過了一個月那麼長!,終於點名可以「正式遣送」了,高興了一陣子,只想越快離開這個鬼地方。這夜睡的總算塌實了些。

  2000年11月4日,星期六早上一樣很早起來了,味道讓人受不了。只想等著遣送了,終於熬到了10:00多,集合了,然後點名,押上班車,照樣趴著抱頭,一路到了北京站,上了35次特快到濟南的火車,經過4:30的時間到達了濟南站,已經是晚上6:00了,像趕豬一樣趕了下來,趕到濟南收容所的大門口,全部蹲著,由管理者點名然後必須把皮帶解下,扔掉鑰匙,領一個冷饅頭,一塊咸菜,由於快一天沒有吃飯了,餓得不行,很快就吃完了大的冷饅頭,睡覺的地方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沒有被子,吃住拉都在一個地方,比昌平更加惡劣的環境,馬桶裡散發陣陣的臭味,幾乎要把我熏暈!呆在裡面1個小時就頭暈腦漲(非人待遇!)晚上睡覺時總是被凍醒了。濟南收容所的一個小時就相當於一天的時間那樣漫長!看著那麼多和我一樣渴望出去的人,我真的很悲哀!數著時間等著朋友花300塊錢來保我出去,大家都在苦苦得等待,每聽到喊某人的名字,大家都會很嚮慕得祝賀他脫離「苦海」,然後剩下自己繼續苦苦等待。在熬過了漫長的一夜後,終於盼到黎明。2000年11月5日,星期天從早上7點到下午6:00這個時間裏我一直看表,一直焦急等待朋友來救我出去,多呆在那裡一分鐘就會使人極度窒息!整天頭昏昏沉沉的,是對人最不人道的待遇!終於等到朋友來了,激動得想哭,可是已經沒有力氣哭了,剩下的只是想趕緊逃出這個人間地獄!,6:30在交了300塊「贖金」後,我終於自由了!這80多個小時的遭遇,我今生都不會遺忘,我也拒絕遺忘!中國的現狀我不想多說,受苦的也不是我一個人,只是不吐不快;世間自有公道,一切都會有報應的,早晚的事!那些狐假虎威的「保安」們,那些橫跋扈的收容所的警察們,那些高高在上,在幕後?顧人民死活的高官們,請你們記住,記住這些罪孽吧!總會有報應的!可悲,可憐,落後,愚昧的21世紀的中國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