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內地娛樂圈十大醜行


歌舞昇平、風光無限的娛樂圈帶給我們的本應是輕鬆愜意的精神愉悅和曼妙美好的藝術享受。但一件件明星醜聞的曝光卻讓善良的百姓不禁感嘆:在娛樂圈炫目的光環下竟隱藏著如此之多的醜陋污點。

美女紅樓醉高官 猛漢無禮耍野蠻

姣美的容顏、嫵媚的體態,再加上一副甜美的歌喉,這樣的資本,不論她是只會詮釋甜歌的南國玉女,還是只會演繹「高調」的半老徐娘,都會引吸無數的男士心甘情願地拜倒在她們的石榴裙下。但一般的好漢卻都難入她們的「法眼」,拜金的慾望使她們只願委身給揮金如土的污吏貪官。當震驚全國的「遠華大案」大白於天下之時,迷醉高官的「紅樓二尤」自然成了人們談論猜測的熱點。關於「紅樓二尤」在下不敢妄言,因為我又有什麼能耐去阻止「身陷」娛樂圈中的女孩子們為了自己的「錢途」去嫁富豪、傍大款呢?

較之女星的無助弱小,男明星的脾氣則堪稱無禮野蠻了。面對眾多熱情的忠實擁躉,他們常用的手段是架上墨鏡,板起酷臉,在保鏢隨從的夾道防衛下,置眾多Fans的熱情呼喊於不顧,絕塵而去。如果哪位歌迷不知趣地惹惱了明星大哥,一番傲慢的奚落和野蠻的推搡便是難免的了。不要說是追星族,即使是一直為他們吹捧的「無冕之王」也不能倖免,一位因主演某電視劇而火遍全國的酷哥竟把嘴中吐出的口香糖粘到了一位採訪他的記者的名片之上,可謂是無禮之極,猖狂之至。

對口型裝腔作勢 真李鬼招搖撞騙

身為歌手,演唱歌曲自然是他們的天職,就像公雞會打鳴、母雞會下蛋一樣天經地義。可現在的歌手卻不用費心勞神地現場演唱了,只要在錄音室中「加工」出了歌曲,就能在強大的宣傳攻勢下滿街傳唱,剩下的日子便是在各大晚會、典禮之中對好口型,傾力「假唱」了。以「打假」為主題的萬人晚會上,各路歌手卻裝腔作勢地對口型欺騙觀眾,不能不說是一個天大的笑話。某歌手大賽邀請了諸多當紅歌星臨場獻藝,但真唱的要求居然使一干「實力」歌手嚇破了膽子,除孫楠等三兩位藝高人膽大的歌手外,大都掛起了免戰牌。全國矚目的春節晚會上將採用「真唱」的方式,這一原本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偏偏成了各媒體爭相報導的新聞。試問:歌手不真唱,那還能叫歌手嗎?

更為滑稽透頂的是「假唱」之風未絕,「假演」的段子又來了。當山西某地群眾花了不菲的鈔票換取到一張「田震」演唱會門票後,卻發現舞台上竟是田震的「模仿秀」在表演。某鋼琴大師也在1998年上海的某次紀念演出中邊播放錄音帶,邊隨之表演動作,只可惜工作人員的失誤最終戳穿了這場無聊的「雙簧」表演。

視觀眾如同等閑 不點錢萬事難辦

和「假唱」、「假演」相比起來,罷唱、罷演的做法那才叫狠毒!放著滿場觀眾不管,主要演員卻不知去向了。以罷演的方式來要挾主辦者追加演出費,這樣的例子在娛樂圈中也不少見。

當年實驗話劇院的新戲《離婚了,就別再來找我》成為一時的熱點。但原因並不是出自話劇本身,而是A、B組的女主角史可、江珊同時罷演。昔日巨星韋唯也曾置滿場觀眾於不顧,直至主辦方送來數萬元現鈔,一一清點之後,才去招呼早已靜坐許久的觀眾。這其間也許有許多令明星難以啟齒的客觀因素,才出此「罷演」下策,但是冷落喜愛自己的觀眾,放棄自己的表演義務則走到哪裡也說不過去。

爭風頭醋意闌珊 不示弱過招拆拳

大家還記得命運多舛的毛寧曾被當年的張咪、當時她的男友毆打的事件嗎?事件的起因便是為爭奪歌曲《藍藍的夜,藍藍的夢》的首唱權。如此爭風吃醋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果說韋唯與李谷一的糾紛已是陳年舊賬的話,那麼現如今田震與那英的歌壇「一姐」之爭正愈演愈烈。她倆的「明爭暗鬥」早已成了不是新聞的新聞。你發片、我出碟;你搞個唱,我做巡演;你摔話筒,我丟麥克,一時間劍拔弩張,好不熱鬧,為眾多娛記提供了不少的新聞猛料。

天後級歌手拼出了火花,其他重量級歌手也不甘示弱,孫悅與斯琴格日樂在某演出中的惡語相向更是印證了娛樂圈中的江湖險惡。

搏出位肆意炒作 耍大牌忘本難堪

為了曝光出位,業內苦苦打拼的藝人們不惜使出渾身解數,只要能成名,不論臭名還是美名,只要能成腕兒,不管大腕兒還是小腕兒,他們各顯神通地使出了十八般手段。而這一切的捷徑便是炒作,藉助媒體的添油加醋,推波助瀾之勢。一個在某片場拚命往香港老打星懷裡鑽,咬著手指嬌笑,隨即又與老打星之子傳出緋聞的小妮子一下子躥升為炙手可熱的國際影星;一位相貌普通,才藝平庸的女模特只因傳聞和內地的一名國際名導有染便搖身一變,一下子成為了多棲發展的全能藝人;靠主演「閉眼」題材而發跡的一位偶像男星的昔日女友,也可以利用這種得天獨厚的資源一舉成名……他們深諳炒作之道,樂此不疲地不斷製造著新聞。而一旦成名之後,我們的明星往往就擺不正自己的位置了,他們完全忘記了觀眾對他們的關愛與培養,驕橫的個性無時無刻不在張揚。某歌星曾因央視門衛要求出示證件而大發雷霆,並揚言「我的臉就是證件」。真不知這位耍大牌的姐姐上小學時有沒有學過《列寧與衛兵》的課文。

出場費節節攀升 不納稅你能咋辦

當明星陽光燦爛地在各晚會演出中亮相的時候,善良的觀眾恐怕不會知道他們昂貴的出場費相當於他們全家年收入總額的數倍。越到歲末年關,明星的出場費越會不斷提升。一位與記者私交甚密的歌手在鐵定上春節晚會之後,匆忙打來電話:「哥們兒,有啥演出年前快辦,一過春節我出來的費用就到兩位數(10幾萬)了。」藝人之間的相互攀比、經紀人的從中漁利、簽約公司的發展戰略使人的身價直線飆升,但高額的收入並沒有喚起有些人的納稅意識。1998年,國家有關部門公布的數據表明,毛阿敏在過去幾年間偷漏稅款數十萬元,而那時的毛阿敏卻遠走海外,繼續逍遙了。

負心漢喜新厭舊 痴情女香消玉殞

女藝人的命運似乎更能折射出「紅顏薄命」的古訓。當影迷追憶阮玲玉、林黛、翁美玲這些因負心漢拋棄而自行了斷、魂歸天外的女明星的同時,我們的身邊就有了這樣的薄命紅顏。筠子鏗鏘穩健的貝斯彈奏、高昂悲情的歌曲詮釋只在專輯《春分、立夏、冬至》之中靈光乍現之後便義無反顧地上吊自盡了。但關於她和那位因校園民謠起家的前男友之間糾纏不清的情感瓜葛只能留待我們「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地妄加品評了。何止筠子,某位激情四射的女歌手竟出人意料地墜樓自殺,令人分外惋惜。她的死因傳聞甚多,有這樣一種說法是為情而困、因情而逝,它的更大依據便是她墜樓的日期---2月14日,情人節。

千古恨失手錯成 全武行暴力上演

內地明星的火氣往往與知名度成正比,大牌藝人動手打人的事件不勝枚舉:從張豐毅怒打左舒拉,到郭大煒痛揍毛寧,再到潘勁東失手打人,並付出慘痛的代價。而最血性的還是要數「硬派小生」周裡京,繼幾年前的「打人事件」後,在謝晉新片《女足9號》中飾演教練的他再一次酒後滋事,竟在國家女足訓練基地上演「飛腿踹門」的「好」戲。他們的表現為自己的「陽剛」氣質正了名,卻毀掉了影迷心中的美好形象。

明星的打架滋事尚可作為人們閑來無事時的談資,但近年來不斷上演的暴力全武行則不能不讓我們揪心了。居鵬的遇害身亡、劉棟因主演《你的生命如此多情》被3名大漢一頓暴打、「中國力量」成員許楓遭8人圍攻,身中兩刀,這一切都彷彿影視作品中的「黑社會」所為。聯想到某位涉足娛樂圈的足壇健將被人稱為「黑社會老六」,我們的娛樂環境真應該好好整治一番了。

玩瀟灑吸食毒品 欲抽身為時已晚

賈宏聲的真誠與坦白使我們終於敢正視娛樂圈中的吸毒現象。歌手、演員、模特、藝人經理、化裝師……各種業內相關行業中都存在大名鼎鼎的癮君子。還記得影片《長大成人》中有過不俗表演的朱潔嗎?還記得當年意氣風發的北京歌手李小文嗎?過量的毒品吸食使他們過早地結束了年輕的藝術生命。頗有音樂才華的羅琦能在身體慘遭殘害之後勇敢地選擇堅強,卻臣服在白魔的面前,不能自拔。在她的醜聞大白於天下之後,不得不離開自己心愛的故土,遠赴德國。

一位在某高等表演院校任教的電影明星在天津拍戲期間就因毒癮發作,多次向人詢問哪裡可以買到毒品。

性醜聞接連不斷 甚猥褻令人心寒

除去打架、罵人、逃稅、酗酒之外,中國男藝人的性醜聞實在是接連不斷,令人眼花繚亂。從最早的南國歌星酒店嫖娼,到遲志強強姦婦女鋃鐺入獄,再到2000年的毛寧事件。個人生活不甚檢點的明星們不僅沒有因性醜聞的曝光而斷送大好前程,相反,經歷過短暫的休養生息,他們的演藝事業居然峰迴路轉。毛寧在去年年底復出以來人氣不墜,那位嫖娼的老歌手也借《同一首歌》的東風在媒體中頻頻露臉,更為可笑的是鐵窗中的生活使遲志強的「囚歌」唱紅了大江南北,知名度大大超過了以前。當我們還在思考、探討內地男藝人性醜聞話題時,紅豆猥褻男童的行為則讓人們感到令人髮指、陣陣心寒了。關於紅豆的醜聞已有諸多相關消息全方面介紹報導,在這便不再贅述。只是藝人們的性醜聞並不會因為社會各界的譴責聲討而停止。這不,因演唱《傻妹妹》而小有名氣的農民歌手劉尊騙財騙色的醜事,終於被那位不願做「二奶」的傻妹妹抖了出來,讓天下為之嘩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