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與病歷---原蘇聯領導人健康檔案大曝光


小舟編譯自俄羅斯《莫斯科新聞》英文版/在原蘇聯時期,連政治領導人的小病小痛都屬於嚴格保密的國家秘密,甚至已故領導人健在時的身體狀況也鮮為人知。直到最近人們才開始知曉列寧病情真相,由於以前列寧病情一直被當作秘密鎖在保險櫃裡,所以當時的人們根本沒料到列寧會突然去世,正如原蘇聯所有領導人的去世一樣讓人吃驚。今天,隨著禁令被逐漸打破,人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領導人病史對於國家的生活有著何等大的影響力。

在青年時期,斯大林得過天花和結核病,但被沙俄政府那段流放歲月並沒有摧垮斯大林的身體,惡劣的環境反而增強了他的體質。20年代,斯大林手腳得了慢性關節風濕病,但在索契接受泥療法後,斯大林身體狀況大為改善。30年代,斯大林經常喉痛,醫生採用民間秘方給予治療。不然的話,斯大林的身體就會結實得多。30年代後期,斯大林從來就沒有修過一次假也幾乎沒有去看過醫生。

戰爭歲月對斯大林身體是個嚴重考驗。他得了腦血管硬化征和週期性偏頭痛及高血壓。顯然,斯大林在1945年10月10日至15日間第一次輕度中風。在10月9日至12月17日,他一直沒在克里姆林宮露面,1949年10月初,他再度中風,得了部分失語征。在隨後兩個月裡,他既不在克里姆林宮辦公,也沒在新聞媒體中出現。他甚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也沒向北京發封祝賀信。在70歲祝壽宴會上,斯大林只是靜靜地坐在一邊,他甚至沒起身向祝壽的人們表示謝意。

1950年至1951年,斯大林是在南方度過了整個秋季和大半個冬季。很少有人知道斯大林不在莫斯科,而當時瞭解他病情的人則更少。當時的維諾格拉多夫教授試著建議斯大林不要緊張,把一些權力讓給他部下,從而導致了所謂的「維諾格拉多夫醫生陰謀」案件,按照斯大林命令,維諾格拉多夫稿件被戴上手銬投入獄中。1953年3月1日早上斯大林腦大出血的消息使所有的人大為吃驚。一直到3月4日蘇聯新聞媒體才首次報導了斯大林身體健康狀況。

在長達近十年的統治蘇聯時期,赫魯曉夫顯示了強壯體格。赫魯曉夫一天工作有時長達16小時,而他發表的演講有時長達3、4個小時。在南方,他會興致勃勃地花上好幾個小時檢查玉米地或者棉花地。在權力鬥爭中,赫魯曉夫常常比對手佔據更加有利的位置,可是這卻無助於他獲得同事們的支持。赫魯曉夫是唯一一位在70歲時沒有身體疾病的蘇聯領導人。然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卻成為唯一一位「因年齡和健康狀況問題」而被強制退休的蘇聯領導人。毫無準備的被趕下臺對赫魯曉夫健康是個重大打擊。他經常長時間地坐在他寓所椅子上發呆,他的眼中常常盈滿了淚水。直到數個月以後,赫魯曉夫才開始讀書看報和看電視。

1970年夏季,赫魯曉夫心臟病發作,在醫院裡呆了數星期。同年秋季,他的心臟病再次發作。9月,當赫魯曉夫在林中漫步時突然得了中風,他不得不被再次送入醫院。1971年9月11日,赫魯曉夫在醫院去世,享年77歲。

即使在60歲時,勃烈日涅夫在蘇共中央政治局也被認為是體格最為強健和儀錶最出眾的一位領導人。雖然對工作不是很熱心,但勃烈日涅夫對秘書為他準備的各種文件卻很留意,他經常連看都不看一眼就簽上自己大名,所以勃烈日涅夫的辦公桌永遠是整潔乾淨。

勃烈日涅夫有著多種愛好:足球、板球、西方的進口大片、多米諾骨牌、各種名酒和美食、豪華車和美女、打獵和玩飛盤。然而,隨著歲月流逝,勃烈日涅夫也開始得了心腦血管硬化征。1975年初,他同時得了中風和心臟病。在長達2個月時間裏,他都不能開口說話,部分肌肉癱瘓搞壞了他原先的美好形象。醫生們竭盡了全力,勃烈日涅夫最終回到了克里姆林宮,但他此時已變成了一個截然不同的人:智力嚴重下降,他成了一個患有臆想征和經常失眠的領導人。在他得病前,蘇共中央委員會人員結構在10年間幾乎沒有大的變更,可在勃烈日涅夫病癒回到克里姆林宮後,蘇聯黨和國家高級官員走馬燈似的接連更換。

80年代初,如果沒有保鏢幫助,勃烈日涅夫幾乎不能行走,後來,他又一次中風和心臟病發作,經醫生們全力搶救,才把他從死亡線上拉回來。1982年11月7日,在蘇聯十月革命紀念日,勃烈日涅夫在紅場檢閱了蘇聯紅軍,可在3天後,他就因心機梗塞而在睡夢中離開了人世。

安德羅波夫有相當多的健康問題:30歲時,他得了糖尿病,52歲那年心臟病發作,還有慢性關節炎以及因沙門氏菌病和流感引起的嚴重後遺征。然而,對於他的病情,外界知之甚少。這不僅是由於克格勃醫生保密工作出色,而且安德羅波夫的工作能力確實讓人驚訝,他經常幾天不休息,在家中工作一直深夜並仔細批閱各種文件。安德羅波夫的愛好追求也要比他的前幾任高雅得多:俄羅斯古典音樂、現代繪畫藝術和美國偵探小說。然而,高雅的愛好確擋不住安德羅波夫身體狀況的惡化。1983年春,他得了嚴重的關節麻木征,身上不得不裝上關節器械裝置。9月的寒冬迫使安德羅波夫住進了醫院,從此他再也沒有離開過那裡。在隨後近5個月時間裏,安德羅波夫在病床上領導著國家,並成功地給外界造成了一個他即將康復的印象。雖然他得靠警衛員幫他翻文件和書,但安德羅波夫在醫院裡仍像往常一樣處理著各種文件並閱讀最新的文學雜誌,他的獨特記憶力並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有一次,一位醫生發現安德羅波夫正在閱讀一本小說。安德羅波夫告訴好奇的醫生:「打開這本書的任何一頁並讀出最前面幾句,我就能夠背出句子中的其餘部分。」然而,醫療設施並沒有最終挽救他的生命:1984年2月9日,安德羅波夫在醫院去世了。

當契爾年科在72歲成為蘇聯黨和國家領導人時,他身體狀況極差,幾乎是個殘疾人。他身體主要毛病是氣腫病:契爾年科說話和呼吸都有困難。如果沒有氧氣瓶,他早就沒命了。在安德羅波夫葬禮上,契爾年科只是斷斷續續說了幾句含糊不清的話。1984年春,契爾年科在醫院躺了數週,他是在病床上向中央政治局簽發信件和批條的。同年夏季,醫生們把他送到南方海濱療養,可當他們到達那裡時,那裡的氣溫又驟然下降。契爾年科病情惡化,並感染上了肺炎。一直到秋末,契爾年科才能夠重新回到了克里姆林宮。如果沒人幫助,契爾年科根本不能獨立行走,他只能坐在輪椅車上倚著欄杆,在他人的幫助下十分艱難地行走。當時國內外謠言四起,都說契爾年科早已經死了,為了反駁這些謠言,有關方面決定讓契爾年科在電視上露面。於是,中央臨床醫院的一間病房佈置成一個投票站。契爾年科花了好大力才把票投入選舉最高蘇維埃代表的選舉箱中。3月7日,在一個重新佈置一新的背景之下,莫斯科市委負責人將證明契爾年科已當選為人民代表的證書當面交給了契爾年科。然而,在1985年3月10,契爾年科就去世了。

戈爾巴喬夫是位身體異常健康的原蘇聯領導人。他經常一直工作到深夜才帶著一臉倦容離開克里姆林宮。但在早上,戈爾巴喬夫又重新充滿了活力。在1985年3月擔任蘇共總書記後,戈爾巴喬夫從來沒有因病而修過一天假。他不吸菸也幾乎不喝酒,也不喜歡參加其他蘇聯領導人一般都愛好參加的那些休閑活動。在他任職期間,莫斯科地區的打獵場一直無人光顧。戈爾巴喬夫喜歡游泳,但他對體育並不感興趣,他對各種各樣的會議、倡議和改革更有興趣。疲勞容易引起高血壓。1990年秋,在一個繁忙工作日後,戈爾巴喬夫突然昏倒了,醫生們立即進行了搶救,使他馬上恢復了健康。人們猜測戈爾巴喬夫可能是腦血管痙攣,但幸好沒有形成中風。在經過短暫休息和一個療程治療後,戈爾巴喬夫又恢復了往常的工作。1991年8月,當他在克里米亞一幢夏季寓所因其背痛接受定期治療時,他原來的同事試圖以他患重病的藉口把他趕下臺。雖然戈爾巴喬夫在稍後最終失去了他的位置,但他依然保持著健康的體魄,在他2001年70歲生日時,人們看到的依然是個身體硬朗的戈爾巴喬夫。

早在80年代擔任莫斯科市委書記時,葉利欽的身體就已經有問題了。每當晚上,葉利欽就頭痛不止,他只能靠酒精才能減緩疼痛感。在一次空中意外事故中脊柱受傷後,葉利欽背部疼痛一直沒有治癒。那時候,他可以在一專供高級官員享用的康復中心養病,按摩和游泳使他的背部恢復了正常。當時他一直工作到深夜,這使他的部屬頗為驚訝。在1987年辭去莫斯科市委書記後,葉利欽曾一度消沉,但在1989至1990年間,當他與戈爾巴喬夫爭奪蘇聯和俄羅斯的統治權時,這種消沉被一掃而光。

1991年對葉利欽是勝利的一年。然而,1992年和1993年的政治困境打擊了葉利欽的身體健康,他得了心臟病、肝病、肺病甚至胃病。在1994或者1995年,葉利欽首次心臟病發作。雖然1996年的俄羅斯總統大選對葉利欽來說很困難,但葉利欽毅然決定冒險。激烈的競選對身體是個嚴重負擔,葉利欽不得不把他內在能量發揮到最大限度。在首輪選舉中,他以微弱優勢獲勝,但是幾天後,他心臟病再次發作,但他成功地把這個秘密一直保持到第二輪選舉獲勝。當時那段時間,雖然葉利欽病情處於十分危險的邊緣,但葉利欽並沒有上醫院。心臟迂迴手術看來是唯一的治療辦法。葉利欽拒絕取德國或美國看病,1996年11月,他在俄羅斯一心臟病醫療中心作了這個手術。雖然手術十分成功,但在隨後一段時期,他又受到各種小病的困擾。

當葉利欽從總統職位退下來時,他的病歷厚達好幾冊,後來,在這些病歷冊上又包括了在中國的數頁病歷:葉利欽是第一位在中國一個特殊療養院藉助傳統中醫治病的蘇聯領導人。雖然他的70歲大壽被國內外廣泛慶祝,但葉利欽只能再次在醫院接受人們對他的道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