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香車養美女好賭成性 小局長拿命賭"風光"


位於陝西省嵐皋縣西部的官元鎮是大巴山腹地的一個偏僻的小鎮,這裡遠離縣城,交通十分不便。縣郵政局在此設有一個郵政支局,雖說是支局,卻是個只有兩三人的單位。支局日常的業務除了從縣局領回儲匯資金、維持支付匯款的業務外,剩下的就是數額不大的儲蓄業務。

  就在這個小小的郵政支局裡,支局長劉代軍僅用兩年時間,貪污儲匯資金達94萬餘元。

   遲來的舉報

  2000年5月30日,嵐皋縣檢察院反貪局突然接到舉報:該縣官元鎮郵政支局支局長劉代軍涉嫌重大經濟問題,在縣郵政局與他對賬期間逃走。

  其實劉代軍的馬腳早些時候已有泄露。據縣郵政局稽查人員反映,按照縣郵政局規定,縣局至少每季度要對所轄各支局的賬務核查一次,但是最近劉代軍以種種藉口拖延,連續三個季度逃避核查。劉代軍是縣郵政局的先進個人,礙於層層關係和情面,稽查人員沒有深究其中的原因。2000年5月,稽查人員早早地就催劉代軍核查該支局的賬目,而劉代軍聞訊後卻逃之夭夭。

  經過縣郵政局多方做工作,半個多月以後,劉代軍回到了縣裡,縣局立刻派人陪同劉代軍一起核對支局賬目。核賬剛剛開始,稽查人員就發現了30萬餘元的差錯。念及他是局裡樹立的先進個人等因素,縣郵政局只想把此事內部消化,沒有向檢察機關報案。然而此時劉代軍萬分心虛,乘陪同人員不注意再次逃走。縣郵政局仍想故伎重演,由單位將劉代軍騙回,因此還是沒有報案。直至劉代軍逃走後的第三天,檢察院才得到線索。由於貽誤了抓捕劉代軍的最佳時機,檢察院對劉代軍涉嫌貪污一案的偵查從一開始就困難重重。

   不該當的局長

  1972年7月13日,劉代軍出生在官元鎮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裡。儘管山村生活貧苦,但由於父親在郵電局工作,劉代軍一家的生活水平還是叫當地人羨慕不已。劉代軍始終對上學沒有太大興趣,成績非常糟糕,愛恨交織的父親對他毫無辦法。眼看到了十七八歲,無所事事的劉代軍時常在家中鬧出事情來,身為普通職工的老父親一咬牙給兒子在單位辦了個頂替接班的手續。

  從此劉代軍成了官元鎮郵電支局的一名正式職工,從事支局線路維護工作。儘管該工作很辛苦,可同與他一塊長大的夥伴相比,他已經非常滿足了。從1990年到1998年11月,他從官元鎮郵電支局調到縣局,又從縣局調回官元支局,漸漸地厭倦了原來的工作。為了改變現狀,他使出了渾身解數,有事沒事常和領導拉關係。

  良苦用心終於為他換來了改變命運的機會。1998年12月,郵政、電信分家,官元郵政支局只剩下兩名正式職工和一名臨時工的名額。由於官元支局地處60餘公里外的山上,交通不便,縣局無人願意到那裡去工作。考慮到現實情況,縣局領導曾提議叫劉代軍兩口子開個夫妻店,劉妻覺著不妥,沒有同意,縣局又決定讓劉代軍擔任支局長。知子莫如父,得知這一消息,老父親親自找到縣郵政局長勸阻:「你要叫他當支局長等於害了他,他是個不能把握自己的人呀!」但郵政局的領導認為劉代軍父親言過其實。鑒於縣局無人可派,最後劉代軍終於當上了官元鎮郵政支局的支局長。

劉代軍並不在乎這個支局長的官職有多大,他在乎的是這個名分。為了顯示自己作為支局長的能耐,他決心要將支局的正常儲蓄、收取匯款業務和「三產」都做出些成績。

   「風光」人生

  劉代軍在具體工作中的確有他的「高招」。在主要業務方面,他將外地打工民工匯回家的錢直接轉入儲蓄存款,盡量拖著不給取款人發通知,所謂的副業,就是拿支局的公款同他人合夥做生意。錢是賺了一些,但劉代軍卻捨不得將盈利交給局裡,反而獨吞了。副業方面的業績又如何完成呢?為此他想了個歪招,即將從縣局領回來的匯兌協款不入支局的賬,從中截留現金作為支局三產的收入往上報。如此一來,劉代軍工作成績顯著,被縣郵政局領導另眼相看。縣局領導大會小會號召全局職員向劉代軍學習,劉代軍也因此被省郵政局評為先進個人,地區郵政局還發給他1萬元的獎金。

  自從當上支局長,劉代軍在鎮上儼然也算是一個人物了。為了和自己的身份相適應,他學著處事很大方的樣子,只要鎮上領導或熟人來找他,他馬上就安排酒席,使來人一醉方休,滿意而歸;有誰遇到難處求他,他就隨手借給誰公款;鎮上的老百姓見了他比對鄉上領導還尊重有加,因為怕家人打工匯回來的錢被他壓下。他在官元鎮可謂威風八面。

  有了錢,劉代軍開始揮霍享受。他背著妻子追逐其他女人,為此不惜代價,僅一年多時間裏,他就養了五個女人。在西安同他人合夥做生意,他以每月5000元的公款為自己租了輛轎車,一會兒西安、一會兒安康,開著車帶著小姐到處兜風,僅此一項就花掉了3萬元之多。除了玩香車、養美女,劉代軍還有個賭博的癖好。每次去賭,他總是掂一個黑色提包,裡面裝著滿滿的錢,賭友們誰都猜不出裡面的數額,最終連他自己也說不清到底在賭場輸了多少錢。他的豪爽在當地賭界非常有名,輸光了錢的賭友向他借錢,他會毫不猶豫地隨手將公款借出。兩年下來,為此他就花掉公款20萬元之多。

   深深的悔意

  劉代軍所有揮霍的錢都是公款,官元鎮郵政支局已經成為他的搖錢樹。其實劉代軍也有害怕的時候,那就是每季度縣郵政局稽查員的核賬電話。每次電話一來,心慌意亂的劉代軍就軟磨硬抗地將稽查員應付過去。他清楚地記得官元支局已有三個季度沒有稽查了。

  2000年「五.一」節期間,劉代軍邀請縣郵政局局長一家人同自己家人開車到重慶去旅遊,一直玩到假期結束。剛回到家,他就聽說了縣局稽查員近幾天要來查賬的消息,劉代軍頓時不知所措。他知道這次無論如何也拖不過去了,他心裏比誰都清楚,支局的賬哪裡經得住查呢!
這一夜,他失眠了,回想起兩年來自己的所作所為,心裏隱隱有後悔之意。自從當上支局長後,父親怕他因錢不夠花而把握不住自己,每月將退休費1000元補貼給他,而父母卻甘願住在兩小間土房裡吃糠咽菜;妻子雖說工資不高,但對他也沒有什麼非分的要求。可自己為了個人享受,貪污了那麼多的公款,現在看來後悔晚矣。一想到縣局稽查員來查賬的場面,劉代軍就心生恐懼,他決定一走了之。出逃前,頗有心計的劉代軍又拿公款分別給各地的熟人那裡郵了些錢,以備自己後用。

  帶著從支局拿出的7萬元公款,劉代軍離開嵐皋縣到了西安。他不敢在西安久留,又乘飛機逃往上海、深圳、成都、西藏、昆明,每到一地,他都考察該地是否適宜自己藏匿,可一圈轉下來,沒有一處合適的地方,最後他又回到了西安。在西安,生意上的朋友告訴他,他的問題郵政局已查清,也就是二三十萬元的問題,局裡準備內部消化,要他回去說清楚就行了。他思忖著局長和自己的關係比較好,不會對自己怎樣,決定冒險回到嵐皋。

  回到縣裡,局領導首先和他談了話,要求他把問題說清楚,並安排局裡四名職員陪他查賬。隨著時間的推移,查出的問題越來越多。面對四名形影不離的陪同人員,劉代軍恐懼萬分,後悔自己輕信了局裡的許諾。他已經預料到,問題一旦全部查清,自己將無生路。怎麼辦?他又一次動了逃跑的念頭。5月27日這天晚上,趁陪住的人不注意,劉代軍一口氣逃到了重慶。

   注定的結局

  在這之後的三個月裡,他曾到過20餘個城市。在河北他下井挖煤,在新疆他給別人開車拉貨,儘管出逃前曾預備了一些錢,但很快就面臨著坐吃山空的危險,無奈之下他又跑到深圳。為了能更深地藏匿自己,他為自己買了高中文憑、工作證、駕駛證等假證件。然而,無論怎樣偽裝,他也無法抑制心中的恐懼。只要一閉上眼睛,他就看見成百上千的檢察官在追他,常常因此而從夢中驚醒。2000年8月25日這天下午,疑神疑鬼的他突然覺得不能繼續呆在深圳了,立即乘車到了廣州,又從廣州經武漢到達湖北黃陂。到武漢後,他才想起自己的衣物還在深圳,遂打傳呼讓堂弟把衣服郵來。正是這個傳呼,讓檢察干警們掌握了他的行蹤。8月28日下午,在一個老鄉家中剛剛住下幾個小時的劉代軍就被趕來的嵐皋縣檢察官抓了個正著。

  據調查,從1999年4月至2000年5月期間,劉代軍以偷支、套匯,吸儲不入賬等手段貪污挪用公款94萬餘元,最終只追回38.9萬餘元,造成直接損失達55萬餘元。2001年7月16日,陝西省安康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了劉代軍涉嫌貪污一案。近日,安康中院一審以貪污罪判處劉代軍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5萬元。


  劉代軍最終為滿足自己對金錢瘋狂佔有的慾望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