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血汗錢被"女友"騙走 五旬農民竟殺人吸血


一個年近半百的編席農民,11歲開始四處乞討流浪,來滬打工8年攢下了6000元的血汗錢,卻被相識幾天的女友騙走。平時連一頭羊也沒殺過的張品良,近乎瘋狂地將女友騙來,殘忍地殺害,之後,他還覺得不解恨,張口吸了女友的血……

看園人殺人嗜血

今年1月28日上午10:20,南匯區刑偵支隊接到報案:周浦牛橋村葡萄園內發生一起聞所未聞的殺人嗜血案!10:30,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王瑋和李月明來到事發現場---看園人張品良住的小屋內。只見地上一具女屍的雙臂和喉部還在向外淌血,站在一旁的張品良瞪著血紅的雙眼,咬牙切齒地說:「她騙了我的錢不給,是我殺了她,我還喝了她的血!我喝了鼠藥,也不想活了。」留下6000元娶老婆張品良是河南夏邑人,在他的記憶中,貧困始終跟隨著自己。張品良小時輟學乞討,流浪到安徽亳州,在亳州成家,有一兒一女。因與妻家不和離婚後離家出走。1993年5月,他來到上海,在浦東做了豬倌。一年後,張品良又到葡萄園養鴨子,8年來,他積攢了24000元的血汗錢。去年,當他聽說兒子考上了大學,託人捎去15000元,留下6000元娶老婆。

今年1月23日下午,老鄉李某告訴他,有個叫「老萬」的同鄉,可以給他說個媳婦,於是,來到惠東女方家見面。當他得知該黃姓女子年僅38歲,且是本地人時,猶豫不決。但「老萬」卻說:「我和她是鄰居,沒錯的。」他和黃某交談起來。合夥養兔白送6000元第二天,黃某提出與張合夥養長毛兔子賺錢,要求張品良出資,並同意辦結婚證。張品良說:「我只有6000元,明天拿給你。」當晚,「老萬」推說他老婆沒在家,直到張品良離開時還呆在黃某家。

1月25日一大早,張品良趕到周浦鎮銀行取出6000元交給黃某,然後興沖沖地和黃某返回惠東。二人像一對恩愛的夫妻,到菜場買菜,一起回黃某家。張、黃二人剛走到樓梯口,就看見「老萬」從樓上下來,衝著黃某使了個眼色,說:「你去哪裡,也不告訴我一下。如果你不呼我,我還不知道到哪裡找你呢。」張品良一怔,心想:「她什麼時候打老萬的傳呼,我怎麼沒看見?」張品良見「老萬」跟著他們回到家裡,心裏不是滋味。

他開始懷疑「老萬」和黃某的關係。討還的錢又送回26日早晨,張品良匆匆返回周浦,質問老鄉李某。李某聽說黃某和「老萬」的關係後,也開始懷疑他們兩人是否合謀騙錢。於是和張趕到惠東,從黃某手中要回了6000元。因為李某要上班,所以黃某讓他先走了,然後說要和張品良聊聊,做個朋友。聊天中,神差鬼使,張品良又把6000元錢交給黃某,說:「情誼不在朋友在,就算見面禮吧。」當錢交到黃某手中後,張品良看到黃與老萬得意地相視笑了,覺得又上當了,遂說:「我還有9萬元存款,明天拿給你吧。」不還錢就喝你的血1月28日早晨,徹夜未眠的張品良一口氣喝下一杯白酒壯膽。9點半,黃某如約來到葡萄園張品良的住處。張品良哀求黃:「8年來,我捨不得吃喝才攢下這6000元。我不要你還6000元,你只還我5000元就行了。」見黃某拒絕,兩眼通紅的張品良惡狠狠地抓住黃的手臂:「你要是不還錢,就別想從這裡出去!反正我也不想活了。」黃某閃身向門外沖,可是張品良已經一步跨到門前,將門栓上,黃某大聲呼喊「救命」。氣急敗壞的張品良順手從窗台上拿起一把刀,吼道:「再喊,我就剁死你!」黃某下意識地揚起左手攔擋,張舉刀砍傷她的左手;黃某揚起右手,又被張砍了一刀;然後順勢舉刀砍向黃某的脖頸……

看到黃某倒在血泊中,一動不動,此時張品良還覺得難解心頭之恨,張開滿是酒氣的嘴,扑向黃某的喉嚨,猛吸了兩口人血。許久以後,張品良從地上爬起來,從口袋裡掏出事先準備好的老鼠藥吞進肚裡。本想以死逃避法律制裁的張品良沒想到,接到報警迅速趕來的民警當時就發現他服毒的跡象,及時把他送到醫院。經搶救,張品良已於日前康復出院。但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制裁。

新聞晚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