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牽頭集資建形象工程 800萬百姓血汗錢打水漂


在慈溪市最繁華的青少年宮路與三北大街交會處,赫然矗立著一幢龐大的建築,這就是當地有名的政府「形象工程」--東方娛樂城。

  然而這座耗資6500多萬元的娛樂城,當初卻是依靠政府的金字招牌大肆非法集資和向銀行舉債,結果債臺高筑,目前資不抵債,80多名老百姓的血汗錢有去無回,上訪不斷。

  此間《今日早報》今天在一版刊登文章《慈溪東方娛樂城娛樂了誰?》,詳細披露此一事件,指出知情人和厚厚的檔案卷宗揭露:形象工程得以上馬、圈錢,政府官員不恰當的參與難辭其咎。

  慈溪市文化局一位負責人介紹,娛樂城工程是1994年開始籌建的,當時由於慈溪沒有高檔的電影娛樂場所,市政府把它作為市重點文化工程來抓,並由分管文化的市領導擔任董事長,由市文化局下屬的市電影發行放映公司和廈門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香港富祥電子有限公司三方各按40%、30%和30%的比例出資,成立慈溪東方文化企業發展有限公司,新公司註冊資金1050萬元。

  這項「形象工程」牽涉到兩任市領導,現在他們有的高升,有的調走了。記者翻看了厚厚的公司卷宗,1994年11月28日董事會決定董事長由當時一位副市長兼任,總經理由市文化局某副局長兼任。第四次董事會時,由新來的一位副市長接替董事長職務。第五次董事會決定由市文化局某副局長接任董事長兼總經理。

  工程一開工,就為資金緊張所困擾。據東方娛樂城一位副總經理介紹,娛樂城建到第二層時,香港方就將股份轉讓給慈溪市房屋建設開發公司。1997年5月28日,東方娛樂城開業後,面臨文化市場整頓,生意清淡,難以為繼。2000年3月和7月,市電影公司和市房屋建設開發公司先後將股份轉讓給建築商--個體老闆鄭岳珍。鄭岳珍憑藉61%的控股權成為公司董事長。

  記者找到原財務經理。她說,由於擔心做假賬要坐牢,現在已經辭職了。據她講,1996年開始建造娛樂城時就向老百姓集資,由於有市領導當董事長,利息最高的時候,達到1分5厘,老百姓排隊、找關係來交錢,最多的出60萬元,最少的1萬元。1998年開始還第一次集資款,先後集資了5次,最多的時候1400多萬元,現在還剩800多萬元集資款沒還。工程完工後,原來的市領導調走了,沒人撐腰,銀行也不貸款,娛樂城運轉不下去了。

  群眾紛紛哭訴自己的「養老錢」、「下崗生活費」、「子女教育經費」傾囊而出,沒想到落了個血本無歸的下場。

  現年55歲的下崗職工史濟時交了10萬元集資款。他愛人採取天天盯梢的辦法好不容易拿回了5萬元本金,另外5萬元只好採取轉存的辦法。

  下崗女工夏靜芬說,她把五六名同事的錢共50萬元拿去集資,當時利息是8厘,說好兩年後隨時可以取本金。她氣憤地說:「我們是給文化局集資的,股權轉讓我們沒權,但債務轉讓總該讓我們知曉。政府騙了我們的養老錢。」他們去找法院,法院說,這是集資款,是政府部門的事,法院不會受理。

  鄭岳珍2000年3月17日接任董事長。辦公室要債的人天天不斷,久而久之,鄭岳珍擺出一副「死豬不怕熱水燙」的樣子。知情人透露,鄭買了高級轎車,還辦了香港、澳門護照,多次到澳門豪賭。

  鄭岳珍則對記者說,他接手時虧損額已達到了1000多萬元。現在欠銀行的3500萬元,欠工程建築款1280萬元,欠群眾集資850萬元。他認為市政府也該分擔點責任,他多次打報告,要求銀行再放貸款1500萬元,就能夠把所有個人集資款都能還上,娛樂城也能解套。然而,銀行不可能拿儲戶的錢去還群眾的集資款。工行慈溪市支行一位副行長說,他們在娛樂城還有700萬元貸款「懸空」。他說:「如果不考慮政府因素早就起訴了,而娛樂城連過去的本金利息都不還,怎麼再貸?」現在所有金融機構的貸款全部逾期,娛樂城想再貸,可能哪家銀行都不會同意。

  娛樂城負債率高達80%以上,一旦銀行不再注入資金,某個環節受阻,就會「雪崩」。作為市政府一項重點文化工程,東方娛樂城最終落得這樣的下場,也是決策官員們始料未及的。截至記者發稿,慈溪市文化局表示已向市人大和市政府打了報告,正在設法和銀行協調。「苦果」如何嚥下,老百姓的集資款能否償還,人們還將拭目以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