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用盡心機偽裝結婚屢禁不止


在同一天,日本的《每日新聞》與《朝日新聞》同時報導了中國人偽裝結婚的問題。《朝日新聞》報導說,日本墨田區本所郵局總務課總務主任田村精二因與中國人李姓姐妹涉嫌偽裝結婚而被逮捕。其中姐姐李冷芳不僅涉嫌幫助偽裝結婚,還涉嫌把自己與中國人所生的孩子冒充日本人而取得日本國籍。為達到這樣的目的,她在懷孕期間就拿著日本人妹夫的保險證入院檢查並接受治療。可謂用盡了心機。

《每日新聞》報導說,中國人女性翁素真與其他兩名中國人女性涉嫌偽裝結婚,捏造公證書原本內容等嫌疑被警視廳國際搜查課逮捕。同時一位日本人,年齡已過六旬的流浪漢佐籐秀藏等三人也被逮捕。根據調查得知,翁素真是「愛死爹」店的店員,於兩年前的12月末以結婚的方式取得了合法的在留身份。其實翁素真僅僅是作繭自縛者之一。佐籐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向在國內的中國人女性兜售來日假結婚的手續,每人收取中介費高達240萬日圓。其要價之高不知使多少中國人女性受盡了盤剝。佐籐也靠此而大發橫財,一獲千金,至被捕為止他介紹了80多對假結婚,獲暴利約4900萬元。

無獨有偶,4月16日,在山梨縣又發生了一件中國人新娘夜殺日本人丈夫的驚人事件。剛剛舉行了婚禮的一對新婚夫婦夜半爭吵,新郎被中國新婚妻子徐小梅用一個繩子狀的東西緊勒住脖子後,亂刀砍死。事後發現徐小梅的住址並沒有轉移到丈夫的家裡。她們的結婚可能是一種「走婚」的形式。值得深思的是,這對異國情侶的年齡差為16歲,實在是與正常的婚姻相差甚遠。由此推斷這很可能是令一種形式的假結婚。事件的發生也不能排除金錢的問題。

隨著在日華人社會的不斷龐大,因假結婚而生的事件時有曝光,其中不乏以寳貴的生命為代價的冷酷事件。很多女性或不勝盤剝勒索,鋌而走險觸犯法律。或因難耐日本人家庭的居高臨下而不得不出走變黑。更有的女性雖然從內心深處對比自己大十幾甚至幾十歲的日本人男性充滿厭惡,但卻為了一紙簽證而不得不與之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日本人男性也利用在日華人的這一最大弱點而財色雙收,其中貪得無厭者往往容易逼迫在日華人女性失去冷靜與耐心,只有通過犯罪而尋求解脫。

令人擔憂的是如此以簽證為目的的婚姻已經普遍為在日華人所認同。大家對以假結婚的方式留在日本的做法同情多於譴責。即使知道這是一種犯罪,但是做者犯罪意識薄弱,聞者不予唾棄和指責。假結婚現象屢禁不止不能說與我們自身意識薄弱無關。希望以此為契機,在日華人能夠自覺地抵制這種損己利人的假結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