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千千萬萬的種糧人死於缺糧看農民

2002-05-09 07:50 作者: 淮生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河南省的信陽,原本就是個主要產糧區的「魚米之鄉」,
1958∼1960年的大飢荒中,卻有100多萬農民餓死了。中共駐這個
地區的行署專員張樹藩,在文章中如此這般地描述當地飢荒的細節:

◆有個擁有23名成員的黨支部,餓死了20人;
◆有的全家餓死了;
◆有的全村餓死了;
◆飢民外出乞討的試圖,被武裝人員暴力制止;
◆農民為求生而唯一可採用的自救渠道,也被殘暴地堵死了;
◆……

而所有這些,僅僅只是一個「魚米之鄉」的慘狀。讓我們來聽聽離信
陽千里之外、為了活命偷偷摸摸搞「大包干」的安徽小崗村的領頭農
民嚴俊昌怎麼說吧:到1960年,僅他們一個生產隊,就餓死了67人,
餓死絕了6戶……怎麼辦?反正餓死是死、分田到戶殺頭坐牢也是
死,就拚死冒險吧!(也就是說:農民的「生存權」,常常要用自己
的「生命」來換!)

細細查看歷史就不難發現,這時的中國,餓死的幾乎百分之百是農
民!

為什麼城裡人鮮有餓死的?難道是因為城裡人的抗餓能力較強嗎?

為什麼親手生產糧食的人卻大批量地死於缺乏糧食?難道城裡人離開
糧食最近嗎?

要知道,滋養全體中國人的兩種主要作物--無論是旱地小麥、還是
長在水田的水稻--,都需要我們的農民從整地、耕耘、育苗、播
種、清理雜草、灌溉、滅蟲、收穫、脫粒、揚塵、翻晒,直到裝袋
……。正是農民,仰仗自己血肉之軀,從事原始的體力勞動,從春忙
到秋,糧食才能開始收穫。但是,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糧食就被強
行徵收、被粗暴掠奪了。農民從此喪失了對哪怕是最低份額(保命糊
口)之糧食的所有權和控制權。

種糧食的人數以百萬、千萬計地死亡,死因是:得不到自己生產的糧
食!不好理解吧?!

其實,這也沒有什麼不好理解的。在中國,稀缺資源全部牢牢地控制
在的城市人的手裡。只要什麼東西稀缺了,在分配時,他們從來不會
成比例地分配給農民一點像樣的額度。即使不是救命糧,在分配就業
資源、高等教育資源、醫療資源、財政資金……的時候,也都是這
樣。

比如說糧食吧。當它成為了缺乏的物品時,城市人霸佔著它、掌控著
它、處置著它。他們不會去餓死他們自己,而寧可去餓死那些千辛萬
苦種出糧食的人。

張書藩在文章中還感慨地指出:「當時信陽並非無糧。大小糧倉都是
滿滿的。餓死那麼多人,沒有一個糧倉被農民哄搶。」「我們的農民
真是太好了!」

聽見沒有:當我們可憐的農民同胞整個整個地、整家整家地、整村整
村地被餓死時,我們的城市權貴明明知道糧倉裡有大量的糧食,明明
知道這些全是農民生產的,他們就是不肯去打開他們所控制的糧倉,
濟糧於農民!這些「人上人」對於農民的死活,可以裝作不知道,事
後,還要來如此「深情地」謳歌被悲慘折磨致死的農民的「本分」和
「忍耐」美德。

這種畸形的分配方式,至今仍然沒有得到改善。農民的苦難、悲慘沒
有盡頭。請看看佔了總人口80%的農民是如何地被分配資源吧!

◆就業:全中國體面、可拿退休金的公營企業的就業崗位,農民所分
 比例少於5%;
◆財政資金分給農民的份額:少於5%;
◆高等教育:農民少於20%;
◆醫療資源:農民少於20%;
◆可支配現金:農民少於20%;

也就是說,佔中國總人口僅僅20%的城市人,享受著全國80%乃至95%
以上的好處!

既然如此,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在今天中國,農民的出路通常只
能是:乞討、打工、賣苦力、賣血、挖礦、偷渡……

民主論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