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空難痛失四親人:這筆錢讓我怎麼花?


在大連南山賓館裡,隨處可見面容憔悴、雙眼通紅的死難者親屬。走進3樓客房部那條窄窄的通道,原本以為會聽到撕心裂肺的哀嚎和情緒激昂的咒罵,不料竟是出奇的安靜。我從一個個房門口前經過,從裡面傳出的只是低聲的悲泣和交談,但這種低調的哀怨似乎更具穿透力。
  ■一下失去了四個親人

  新快報5月10日報導,不用說,每名家屬都有一個不尋常的悲情故事。但我不想在這種時候去撩開他人的痛處,甚至還希望人家能娓娓道來,因為這樣實在太殘忍。我一直都只在傾聽,在慢慢融入這種氣氛。後來在與保險公司理賠人員交談時,我碰到了64歲的張阿姨。

  張阿姨是在一位中年婦女的攙扶下進來的。我立即從床邊站起來,讓她坐下。一絲謝意從她潤濕而麻木的雙眼中一閃而過。她並沒有與保險公司的人說什麼,只是淡淡地說出一個名字,便靜靜地呆坐在那裡。保險公司的人立即熱情地查對起資料來。我緊挨著她坐下,她沒有拒絕。也不知道交談是怎樣開始的,這位一下失去四位親人的老人早已泣不成聲。

  ■小外甥想著回家吃炸醬麵

  「我是從網上得知飛機出事的,當晚就和老伴從瀋陽搭車趕來,到大連已是8號凌晨5點。我兒子和三個外甥高高興興地去新疆玩兒,眼看著就要到家了怎麼就……兒子才31歲啊!」張阿姨的兒子李時佗與30歲的張小楠(女)、22歲的張維漢及5歲的小外甥4月29日去新疆遊玩,5月7日從新疆回到北京,當晚搭乘北航6136航班準備返回大連。

  「7號晚上7點『他們在北京機場給我妹妹打電話』說坐8點半的飛機回來,5歲的小外甥還在電話裡嚷嚷著想吃家裡的炸醬麵,給他做好了,他又不回來吃……」張阿姨的眼淚順著滿是皺紋的臉頰流下來,我的眼睛也紅了。張阿姨在大連的妹妹當晚準備了一大桌飯菜等著孩子們,卻不料等來的竟是噩耗,她妹妹當即暈倒在地,直到現在還躺在醫院。

  ■「這筆錢我怎麼花啊?」

  我注意到張阿姨腰間纏著一塊巴掌寬的護腰。她摸著護腰,眼中充滿母親的慈愛。「我前段時間腰椎錯位,都是兒子帶我去醫院,他也是醫生,直到出事前幾天,他還專門從新疆打電話回家詢問我的病情,是個特別孝順的孩子。」

  這時,保險公司的人員對還沉浸在對兒子無限回憶之中的張阿姨說:「您兒子的名字已經核對過了,沒錯,我們會盡快為您辦理賠償事宜。」張阿姨突然悲從中來,大聲哭道:「我一個老太婆拿這筆錢來幹什麼啊,這是我兒子用命換來的,我怎麼花啊。」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