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陸電視記者的絕望


我從小生活在中國北方一個城市裡,接受的教育完全是正統的,要愛黨愛國為人民服務,做個善良正直的人。大學畢業後,我來到一個電視臺工作,我精心製作每一期節目,工作熱情讓我發掘一切有價值的熱點和欣慰。可是漸漸發現,真正反映民生的好節目往往被「槍斃」,真實的事件在沒有徹底拍攝完畢之前就被告知停止工作。我的心漸漸的冷下來。
98年洪水滔天,我奉命去一線採訪,此前,我已經在電視中看到有關搶險的新聞,都是轟轟烈烈歌功頌德的。然而在現場,我憤怒了,那不是天災是徹底的人禍!近10年來水利款被大筆侵吞,豆腐渣工程遍佈長江沿線,每衝垮一座堤壩,就有大批的老百姓喪生。可是更讓人髮指的是,來自全國各地的救災物資在救災現場被無情變相使用,我就曾親眼看到一瓶礦泉水賣到10元的天價,而在普通超市僅用1.2元左右就可以買到。災區人民流淚又流血,等到的卻是這樣的賑災。在抗洪前線,我夜夜失眠,我的筆憤怒的寫下了種種真相,我的鏡頭捕捉了最真實的鏡頭。當我興沖沖回到電視臺的時候,編審把我的樣片拿去,等了很久,再也沒有音訊,去催問過,得到的回答遮遮掩掩,最終不了了之。

班禪找到之後,我特地去西藏采風,想記錄藏漢一家的美好畫面。可是到了當地,驚訝地發現,真正的藏民根本不認共產黨封的班禪。前幾任班禪在世的時候下去巡視,肯定是萬人空巷的,藏民會帶著妻兒老小迎候在班禪必經的地方跪拜等待。可是如今的班禪所到之處,政府強行攤派讓每家必須出三人以上去迎接,否則會進行罰款、拘留等懲罰。很多藏民為了逃避政府攤派的見班禪的任務,舉家遷移。連寺廟的阿卡(和尚)看到班禪也是立而不跪的。我又一次把真實的情況採寫發回,結果仍然是不了了之。

在失望中,我放棄了對工作的熱情。

可是最近發生的事情,讓我無法忍受,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越來越讓人無法接受和理解。以前,曾經地毯式地播發過反法輪功的新聞,也去採訪過一些事情,可是無法說真話,需按著預定的精神和意圖只可誇大不能保守,傳達給老百姓的根本不是真實的聲音。正在鬱悶中,突然又看到了更離奇、更小兒科的事情。近來,一些地方播發法輪功真相片之後,各電視臺立刻接到指示,如臨大敵,我們電視臺的員工就被查了祖宗三代,填寫的表格有厚厚的一疊,連姑姨表親這樣的關係都寫得詳詳細細。每天進出電視臺,都要進行刷卡確認身份。

一個月前,我外出採訪,在回來的路上就看到有不少警察在盤問行人,走近一聽,才知道是讓人說出法輪功創始人的名字,然後在後面罵一句髒話,完成任務的走人,不罵的當場被抓走。我很憤怒,如此邪惡的伎倆!一個國家政府工作人員竟然公開強迫老百姓罵人,不罵人竟然成了被抓的理由。到了電視臺,等著我的是令人更邪乎的事情。進門的大廳地上赫然擺著那位創始人的畫像,保安告訴我,必須踩過去,否則……。我驚得真是目瞪口呆,無話可說!你說什麼樣的用心才能想出這種招數脅迫所有人幹這種缺德的事?我不認為踐踏別人的,更何況是素不相識的任何人的照片是正常的行為,甚至覺得非常邪惡。可在這裡就逼著你連踩帶罵,政府好像不看著所有的中國人把最後一絲德性作賤光就不算完。

(源自大參考,轉載時有刪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