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高速路工程受賄案 15名幹部被揪出


江蘇省交通工程總公司的15名幹部犯有受賄罪,其中包括總公司的總經理、4名副總經理和1名副總工程師以及4家分公司的5名負責人;他們當中受賄數額最高的超過200萬元,最低的也有2萬多元,這一案件還牽扯出了江蘇省高速公路建設指揮部的另一名領導幹部。是什麼力量驅使這些人踏入金錢陷阱?承辦此案的南京市及有關區縣的檢察官都提到一句話,那就是「基建項目的暗箱操作」。

  暗箱操作產生混亂

  這是一家擁有交通、能源、工業、民用等工程建設施工一級資質的國有大型企業,擁有職工5000人,公司固定資產4億元,年施工產值高達12億元,曾參與江蘇第一條高速公路滬寧高速公路的施工,以及南京祿口國際機場高速公路的施工總承包,江蘇省境內的每一條高速公路,幾乎都留下了這家企業的印記。

  在交通工程領域,項目承包方對部分項目進行分包是一種行業慣例。然而,這家公司通過招投標贏得工程總承包權後,對工程的分包及分包後的管理上「暗箱操作」,成為隨意性極大的一筆「糊塗賬」。

  制度缺失混亂繼續

  制度缺失第一個環節是分包。偵辦此案的檢察官介紹說,這家公司在獲得工程總承包權後,把工程分為若干標段交由下屬公司分頭施工,而下屬公司在組織施工時,也會把自身力量無法完成的部分土石方、路基、路面施工等工程轉包給一些中小施工企業或農民工程隊。與總承包權的獲取方式不同,分包工作面廣量大,沒有嚴格的招投標程序,哪一段工程交給哪個施工隊,沒有嚴格的標準,常常是一位領導、一個熟人的一張便條、一個電話,一段工程的分包單位就定下來了。有時甚至連分公司的副職都搞不明白,某一個施工隊是怎樣贏得一段工程分包權的。

  制度缺失的第二個環節是工程款的支付。江蘇省高速公路建設的款項由省高速公路建設指揮部層層下撥。通常下撥的工程款只是工程進度應付款的7折甚至5折。「僧多粥少」的工程款如何分配,也沒有統一的標準和制度。同樣是按質量和進度完成的工程,有的施工隊可能拿到全部工程款,有的則可能分文皆無。誰多誰少,全是由總公司、分公司分段設立的項目經理部經理一人說了算。

  制度缺失的第三個環節是工程、材料計量和質量驗收缺乏有力的監督。交通工程是隱蔽工程,用材好壞、數量多少,都只能靠施工中的同步監理才能判定。工程隊用了2000立方米土石方,計量人員閉隻眼,可以算成2300立方米,也可以算成1900立方米。應該修3米的地基,只要現場監理人員首肯,修2.7米也能通過驗收。

受賄成部分人之行規

  2001年6月,檢察機關著手查處江蘇交通工程總公司案件;7月,包括公司副總經理在內的多名犯罪嫌疑人被捕。就在這種氛圍中,淮安分公司第四工程處主任竇長明仍然收受了一家建築公司經理送來的兩萬元賄賂款。檢察官就此事訊問竇長明,他滿不在乎地說:「人家給我,我就拿著。這種事在行內不都這樣嗎?」

  檢察機關發現,高速公路建設的超額利潤,加上交通工程管理人員收入分配政策的不合理,使得行賄受賄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交通工程行業內一些幹部默認的「行規」。

  南京市檢察院反貪局偵查一處處長方賢國、偵查員李文宏說:「高速公路建設是典型的資金密集行業,例如滬寧高速公路,每公里造價高達2400萬元以上,平均每平方米至少要2.4萬元。高造價及不盡合理的預算,給包工頭留下了巨大的利潤空間,修高速甚至比做房地產還要來錢。為了承攬工程,包工頭幾萬幾十萬地送,之後還有驚人的收益。本案主要行賄人張文藝是江西廣豐縣一個農民,只有小學文化。他先後向本案當事人行賄超過百萬元。同時,他自己也迅速暴富,僅在蘇州市區就擁有兩套住房、4輛小汽車,還有20多臺施工機械,總資產近千萬元。」

  與「富得流油」的包工頭相比,這家工程總公司幹部收入是微薄的。工程建設多是野外作業,工程在哪裡,項目經理部就要設到哪裡。餐風宿露,披星戴月,一連半個月一個月甚至幾個月不能與家人團聚,對工程管理人員來說是再平常不過了。在工地,他們常年住的都是工棚,有的食堂就建在農民的牛棚馬圈裡。雖然很辛苦,但收入並不高。史崇強說:「工資、補貼、獎金,再加上工程嘉獎,他們一年的收入也就2至3萬元。」

  收入反差受賄誘因

  巨大的收入反差,使這些工程管理人員心理不平衡。據本案收受賄賂數百筆、時間長達8年、總額高達200多萬元的江蘇交通工程總公司副總經理黃加彬供述:「我做了20年工程,整天接觸那些包工頭。他們文化素質不高,比我差遠了,最初也都一無所有。他們跟著我幹工程,雖然承接的都只是一小段,沒幾年就大發特發了,變成了資產幾百萬、上千萬元的大款。是我給了他們做工程的機會,但我的收入卻很低。所以我就想:這些人賺這麼多,孝敬我一點也是正常的。再說,我拿了他們的錢,工程質量上卻並沒有打馬虎眼,也沒給國家造成什麼損失。」

  今年38歲的黃加彬是系統內公認的「搞工程的一把好手」,10年前曾被評為「重點工程建設功臣」。隨著資歷的增長、職務的晉升,他逐步發展到向包工頭索要賄款,並以種種藉口拒付、拖延應付的工程款,深受其害的一家工程公司總裁被逼無奈,終於向江蘇省紀委舉報了他的索賄行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