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捐雜稅中國農民難抬頭


中國政府希望通過全面推行農村稅收改革來遏制農村地區廣泛蔓延的不滿情緒,這種情緒導致一些農民舉行暴力示威。

農民張大女和她的丈夫、4個孩子住在甘肅省文縣一個山腳下的狹窄土坯房裡,距離最近的城鎮也有幾百公里。在她的記憶裡,她家總是有還不清的債。張大女說,她剛40歲出頭,可深深的皺紋讓她非常顯老。她和丈夫在一小塊農田裡種小麥和水稻。他們靠自己種的糧食餬口,還要做些零工,掙錢供孩子們上學。張大女說,各種各樣的稅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 辛苦一年借錢繳稅 *張大女說,她記得,地方幹部每年都從她家拿去1,200多元教育稅、農業稅和其他各種雜稅。這相當於當地農民平均年收入的將近三倍。張大女說,她和丈夫不得不借錢繳稅,辛辛苦苦幹到年底,設法在政府稅收幹部再來之前把債還清。 張大女的公公、鬚髮皆白的劉老漢說:「你們外國人來採訪我們,這真是太好了,請你們把這裡的情況告訴我們政府,這樣我們就能吃飽飯了。」

事實上,中國政府已經從全國各地數不清的的農民家庭那裡瞭解到農村的情況。中國官方媒體報導說,地方幹部每年向農民非法徵收的稅捐將近三百億元人民幣。依照政府規定,農村地區的稅額不得超過家庭收入的百分之五,但是農民一般被迫把百分之二十以上的家庭收入上繳地方政府,有時甚至大大超過這個比例。農民的納稅負擔沈重,但收入卻很有限,在這種情況下,農村地區的暴力騷亂時有發生。

王志振是文縣上巴村的村長。他說:「本地農民都住在山裡,缺乏自然資源,交通也不方便,人均年收入只有450元左右。兩年來連續乾旱,很多農田顆粒無收。」王志振說,更糟糕的是,亂收費的現象至今沒有制止,地方幹部有時強迫農民繳納比規定數額更多的錢。王志振不知道稅收改革能否改善當地農民的生活。他說,農民要想做到收支平衡,只有離開農村找活兒干。* 種田種菜難收成本 *不過,在建築工地幹活的農民都說,他們也必須拚命幹才能維持生計。一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文縣中年農民干的活是粉碎用來鋪路的石頭。他說,他種的菜只能賣1毛多錢一公斤,所以不再指望干農活掙錢了。除去買化肥和澆水的錢,他連種菜的成本都收不回來。 這個農民有三個孩子。他說,他在建築工地幹活,每天只能掙10來塊錢。他還抱怨說,每年要為孩子們交五百多塊錢的教育稅,而他有時還根本拿不到工錢。他把鐵鍬放在腳下的石堆上,說現在物價這麼高,他甚至不願意走出家門,日子真是過不下去了。


美國之音(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