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力支付34萬醫療費 北京12歲少年捐遺體


在需要進行骨髓移植的白血病患者中,能夠找到合適骨髓的概率只有萬分之一。前幾天,北京兒童醫院的醫生終於找到了適合移植給12歲血癌少年王瑩的骨髓,但高達34萬元的醫療費用又打破了王家剛剛升起的一點希望。6月30日,看著欲哭無淚的母親,小王瑩冷靜地說:「媽媽你別著急,我的病能治好就治,治不好將來就把我的遺體捐獻了,讓醫生專門研究白血病。」聽到這稚嫩的話語,正在一旁採訪的記者不禁潸然淚下……

  不幸少年的家

  王瑩住在崇文區幸福大街筆桿胡同19號,這裡是母親王燕書單位的宿舍,20多年來住戶不斷增多,每家加蓋的房屋把院子擠得幾乎沒有人走路的地方。王瑩的家是一間13平方米多一點的房子,一個小單人床疊在一張大雙人床上面。屋子裡最引人注目的裝飾是王瑩的獎狀,十多張寫著「十佳優秀少年」和「優秀紅十字會會員」等字樣的獎狀整齊地貼在破舊的櫃子上。然後就是各式各樣的藥,都用塑料袋裝著掛在裸露的暖氣管上。

  王瑩今年12歲,聽名字像個女孩子,原來長得也很秀氣,但吃了兩年含有激素類的藥物後,他的體重已經由80斤增到了160斤。母親王燕書看著總是面無血色的兒子,覺得一切都那麼不真實。

  做手術需34萬

  2000年3月,身體一向不錯的王瑩感冒了,咳嗽、嘔吐,吃了一個月的藥也沒好,後來竟然開始流鼻血、頭暈。王燕書帶他到友誼醫院檢查,被診斷為「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王燕書承認,自己開始並不清楚兒子得的是什麼病,還一直以為是嚴重的貧血。當時全家每月的收入只有父親王永久500元的工資和王燕書200多元的下崗補助,其中還包括了王燕書100多元的癲癇病藥錢。王瑩的病「有錢時就看,沒錢就不看」,這樣一直到了2001年1月。

  王瑩還記得那天是1月12日,醫生跟王燕書急了:「孩子病得這麼嚴重還不當回事,這就是白血病。」王燕書好一陣兒緩不過神來,她覺得真對不起兒子,並開始千方百計地四處籌錢準備給兒子治病。今年3月,王瑩的病情加重,吃藥已經不管用了,醫生說必須骨髓移植,雖然幸運地找到了合適的骨髓,但30萬元的手術費和4萬元的空運費讓王家一籌莫展。

  願意捐獻遺體

  看著四處奔走的父母,12歲的王瑩顯出驚人的成熟和冷靜,他對王燕書說:「媽媽你別著急,我的病能治好就治,治不好將來就把我的遺體捐獻了,讓醫生專門研究白血病。」王燕書怎麼都不願意,作為母親,她覺得這樣對孩子太殘忍了,可王瑩卻認為,死後火化了不過是一堆灰,把遺體捐出去還能多點用處。


  王瑩對於捐獻遺體的瞭解是從電視和課堂上瞭解的,但處在這種邊緣的狀態中,一個少年說起生死卻特別自然,「把印象留在心中比留下什麼東西更好」,王燕書對兒子的這句話記憶深刻,只要王瑩願意,她也不再反對了。

  希望上區重點

  王瑩自己覺得生活在得病以後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尤其在學校的時候,根本不覺得自己是個病人。醫生原本建議王瑩休學半年,但他在永生小學堅持上到六年級並參加了畢業考試,優秀的成績還讓老師們對他讚不絕口。只是他最喜歡的體育課已經有兩年多沒上了,而且一個月總有那麼幾次上著課就開始流鼻血,為了多聽點新東西,王瑩仰著頭,讓鼻血倒流到肚子裡,回家就大口大口地吐血塊。

  正常人10萬-30萬的血小板數量,王瑩只有2萬。現在,骨髓的造血功能越來越差,完全靠肝臟的造血功能維持著,王瑩每隔十天左右就必須去醫院輸一次血。放假了,王瑩心裏想的和很多六年級剛考完試的孩子一樣,不知道自己會被電腦排位上哪一所中學。他希望自己能上區重點,這樣上大學的希望大一點,或者廣渠門中學的宏志班,這樣可以減輕一點家裡的負擔。如果說有什麼和別人不一樣的,那就是他很想去東單公園玩一次,得病以後身體虛弱,還特別容易感染,王瑩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去學校和醫院以外的地方了。

  王瑩家聯繫電話:67166091。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