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中國的政治正確:流氓愛國


近年來,國人那種近於第二本能的不講原則、隨機應變的劣根,在經濟持續增長的背景下,在鄧小平式實用主義的鼓勵下,在傳統「厚黑學」的滋養下,也在後現代的極端相對主義的辯護下,迅速氾濫。這種毫無原則的實用主義,自然也左右著中共的外交政策和大眾化的民族主義。以恢復民族尊嚴和民族血性為號召,用流
氓腔調毫無顧忌地傾瀉語言暴力、民族仇恨和好戰情緒,已經成為中國大陸網路的一大特色。在這些針對具體事件的仇恨大發泄的背後,是延續百年的畸形民族主義的大轉向:由自卑、怨婦、控訴、譴責相混合的被動防禦型愛國主義,轉向了由盲目自信、虛幻自傲和仇恨宣泄構成的主動攻擊型的愛國主義。

  造成這種轉變的首要條件是:在灌輸民族仇恨的同時重建民族自信,恢復自我中心的「天下意識」。受過百年外辱的中國,自卑感是民族主義的內在核心,自傲感是自卑感的變態形式。進入新世紀,主要有四種刺激,直接推動中國人向好戰的愛國主義狂奔。

  首先,進入江澤民時代,香港的回歸成為對外雪恥和對內重建民族自信的絕好資源,99年誤炸使館事件激起的改革以來最大的反美反西方熱潮,為好戰愛國主義注入了仇恨的動力。隨著國力軍力的迅速增強,「韜光養晦」的低調外交逐漸被高調的「大國外交」所取代,「天下心態」也以「大國外交」的形式重新復活。誰都看得出,江澤民非常渴望做大國領袖,躋身國際大政治家的行列。江政權全力提升軍力,積極經營「上海合作組織」,厚待被美國指控的「邪惡國家」……,其目的不只是針對臺灣,更是想取代俄羅斯而成為抗衡美國的領袖。即便江核心在現實上的低調親美政策,也是服務於大國外交的韜晦之策,成為大國領袖的第一步,就是必須得到美國的認可。江核心,對內是「繼往開來的領路人」,對外是能夠駕馭複雜多變的國際風雲的大國領袖。

  第二,申奧、足球、入世的成功,這一諸喜齊臨的新千年,把一個無限放大後的新世紀端到國人的面前,似乎真的應驗了「二十一世紀是中國的世紀」的預言,放大著也催化著國人的自信和自傲。雖然申奧這類儀式性的成功並不能帶來實質性的富強,反而為權貴腐敗提供了絕好的機會,但籌辦奧運,不但為官方的穩定第一、經濟優先、揮霍浪費、勞民傷財和踐踏人權提供了政治正確的藉口,更可以做成
一個無與倫比的民族振興秀富強秀:中共第三代親自參見慶典並臨時決定登上天安門與民同慶,上百萬人自發地走上北京街頭,全國主要城市徹夜歡慶,向世界展示著一個日益強大和充滿自信的中國。

  第三,國內媒體不但關起門來自吹自擂,而且專門轉發國際上關於中國正在崛起為世界性大國的輿論,甚至西方流行的「中國威脅論」,也成為自傲資本。英國人李約瑟的《中國科技史》,拿破崙關於「中國雄師猛醒」的預言,國際權威機構發布的每一項中國利好的消息,統統成為國人加強民族自傲的精神資源。西方諸國政要、世界銀行、國際貨幣組織和各類精英,不斷地重複「中國經濟一支獨」、
「一個強大的中國正在崛起」、中國經濟總量可能在2015至2020年期間超過日本,等等,似乎印證昔日的「東亞病夫」正在變成「東方雄師」。當這一切片面的摘發又被加上諸如「驚呼」、「不可思議」、「奇蹟」等修飾後,媒體的誤導就把國人引向一種極其危險的幻覺--以為中國真的已經崛起為唯一能夠對抗美國的世界大國。

  同時,國內精英也不斷地製造大國幻像:連年經濟高增長、迅速提高的外匯貯備、8萬億的儲蓄、每一次中國企業的跨國戰略的實施……,這些都會被誇張地大肆宣揚,做成標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愛國秀(如海爾神話)。胡鞍鋼在《中美日俄印有形戰略資源比較》一文中計算出:如果按照人均購買力來評估,中國經濟總量甚至能夠在2020年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林毅夫認為:按GDP計算,中國經濟總量將在2050年超過美國。北京上海廣州以及東部沿海富裕地區的政府,不斷發布本地區已經進入中等發達國家行列的統計數字,北京上海廣州三大中心城市發布的人均產值,還頗有相互攀比的色彩。國家信息中心宣稱:中國的中產階級在幾年內將達到2億多人。還有許多人撰文指出:中國已經代替俄羅斯成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理應擔負起反抗美國霸權的國際重任。

  第四,一系列與中國密切相關的國際大事,特別是中美衝突的加劇,通過中共媒體的歪曲報導,以加深民族仇恨的方式從反面刺激了好戰情緒。1、中美衝突。冷戰結束後,中共政權成為獨裁製度的最大堡壘,而自由美國成為唯一的超級大國,制度之爭的最後決戰將在中美之間展開。基於此,小布希的右傾政府明確地把中國作為最大的潛在對手,制定了全面遏制中共政權的戰略。在最敏感的臺灣問題上
,小布希成為自中美恢復交往三十年以來最親臺的總統,不僅批准了對臺軍售的升級,更在所有公開的場合強調美國對臺灣的承諾,毫不隱諱地表示將協防受到武力攻擊的臺灣,甚至在清華大學的演講也絲毫不給中共面子,一再提及對「臺灣關係法」的信守。美國又不顧中共警告,加強與臺灣軍方的聯繫,破格接待三十年來第一位臺灣國防部長湯曜明。在如此緊張的中美關係中,又發生過4.1撞機事件,
再一次加深了國人對美國的仇恨。雖然911事件暫時緩和了中美之間官方的緊張關係,但是除了在反恐領域的有限合作之外,在整體戰略上,在人權、宗教自由、武器擴散、臺灣問題等主要問題上,美國絕沒有任何放鬆遏制中共政權之跡象。而在民間,拉登式恐怖襲擊的成功,既宣泄著大陸愛國者積壓已久的仇恨,又提供了不擇手段的成功示範,使國人看到了美國脆弱的一面,增強了國人打敗世界頭號強
國的信心。2、臺灣的挑戰。2000年陳水扁及其民進黨在臺灣大選中上臺執政,接著2001年的立法大選又是民進黨獲勝,阿扁執政後一系列為臺灣正名的決策,使臺灣與大陸漸行漸遠,加深了國人對陳水扁及民進黨的仇恨,提高了武力統一的民意支持。3、其他國際因素,如日本重整軍備和對華日顯敵意,俄羅斯全面轉向西方,美印關係的改善,美國向中亞西亞的滲透,朝鮮難民引發的外交糾紛…
…,都可能誘發國人日益感到世界對中國的敵意。

  當一個極度自卑的民族面對實力落後的事實之時,保持民族自尊的策略之一,就是緊抓住任何一點點可以自傲的歷史資源,甚至不惜惡性誇大本民族的每一點成就,製造世界第一的幻覺。物質不如人的事實不易抹去,就要製造精神高人一等的幻覺;現在不如人,就要製造曾經最強大和將來必定再次最強大的神話。近幾年,「我們曾經闊過」的阿Q式言說隨處可見,歷數源遠流長的歷史和四大發明,斷定
中國曾佔據世界第一強國的位置1500多年,漢、唐、宋被認定為同期的世界第一,縱馬馳騁橫跨歐亞兩大陸的成吉思汗,擴大了中國版圖的康熙乾隆,雖然不是漢族而是外來入侵者,卻由於武功赫赫而能滿足今日中國的民族虛榮,激發起稱霸心態,於是也與漢武帝並列,成為國人心中的民族英雄。1949年以來的經濟、科技、體育等方面的成就和國力軍力提升,皆作為終將稱霸世界的徵兆。韓戰與美國打成平手的結局,被誇大為志願軍一邊倒的勝利;越戰中美國撤軍的結局,也被片面地渲染為中國的勝利;中印、中蘇、中越的邊境戰爭中本來沒有勝利者,中共卻在掩蓋解放軍的慘烈代價的同時,對內宣稱取得了偉大的勝利,似乎中共軍隊從未吃過敗仗。還有在西方取得某些成就的華人,也被作為炫耀民族強大和人種優秀的例證。更有甚者,為了滿足民族虛榮而屢屢製造假新聞,被國內多家媒體轉載、流傳最廣的著名的假新聞有:美國西點軍校挂出雷鋒的大照片,掀起學雷鋒運動;參加海灣戰爭的美國兵人手一本《孫子兵法》,海灣戰爭就是按照《孫子兵法》的戰略戰術進行的;中國女孩吳楊留學牛津大學,剛讀大二就成了狀元,破格獲得攻讀博士學位資格,並獲得六萬英鎊獎金,這在著名的牛津大學八百年歷史上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正如一群精英們的宣言所說:「中國一千多年來一直是世界第一超級大國,被人打敗只不過150年以來的事」。(揚帆等)「工業革命之前的近兩千年間,中國文化、文明確實是最發達的文化,不愧為全世界最高的成就。……全世界的人到中央帝國來朝拜。」(林毅夫)

好戰也是流氓化

  虛幻的自信自傲和盲目的仇恨好戰,使大陸愛國者泯滅了一切普世價值,沈迷於一片咒罵喊殺之中。鼓吹武力攻臺和向美國宣戰的言論,成為從官方智囊、知識精英到愛國民眾的一大時尚。

  在知識精英的筆下,這種好戰化的愛國主義,一方面表現為對西方霸權的「大拒絕」,另一反面表現為時刻準備著的「大出擊」。前者以偽學術化和偽理性化的形式出現:政治上拒絕西方的「政治霸權」,反對和平演變;軍事上準備與美國的「軍事霸權」對峙,提倡國際秩序的多極化;經濟上防止「資本霸權」對中國的控制,保護民族經濟成為不證自明的絕對前提;文化上防止「文化殖民」和「拒絕西方話語霸權」,提倡學術的本土化。有人還提出了所謂當代國際秩序的「制度霸權」:即全球化規則的制定和仲裁都由強者壟斷,弱者只能接受而無權置疑,資本全球流動的結果,是盈利主要流入發達國家;當今的主要國際組織和國際獎項,其遊戲規則和評價標準皆是由西方價值操縱,政治上的聯合國,經濟上的WTO,軍事上的北約,文化上的諾貝爾獎、歐洲三大電影獎、美國的奧斯卡、體育上的歐文斯獎、音樂上的格萊梅獎、繪畫上的威尼斯雙年展等等,而這一切,在中國知識精英們的眼中,皆屬器物層面,而非精神價值層面,亦即西方文化及其制度並不優於其他文化,或具有普世性。

  另一方面,國內的愛國學者中唯恐天下不亂者也大有人在,他們重提毛澤東時代的「國際衝突」論、「你死我活」論、「戰爭不可避免論」,甚至有人宣稱:臺灣問題遲早要引發中美的全面交惡,中國需要一場新的「太平洋戰爭」,因為「爭取世界領導權的鬥爭必須通過打一仗才能解決」。同時,他們藉助於國際關係和外交戰略的研究,把中國的國際處境描繪成背水一戰,中美衝突將成為二十一世紀的外交主軸,要求中共政權放棄韜光養晦,轉而在政治、外交、軍事等方面採取強硬態度。在外交上,不遺餘力分化西方盟國,改善與印度等周邊國家的關係,拉住俄羅斯、殘餘共產小國和阿拉伯世界,即聯合世界上一切反美力量,明確執行與美國全面對抗的戰略。

  有人論證,中國在古代的1500年內一直是這個世界上僅有的超級大國,將來也一定能夠再次成為第一流的超級大國。特別是中共執政的50年來,國力和軍力齊飛,民族文化和民族自信同步復興,現在已經取代俄羅斯而成為抗衡美國的主要大國,中國取代美國「已經指日可待!」還有人號召:中華民族的祖先建造了第一座抵禦外敵的長城,經過百年屈辱之後,從1949年開始,中共又帶領中國人
民消滅了帝國主義奴役,擺脫貧困,重新崛起,重振民族之風,建造了第二座長城。為了保衛這座長城,中國人必須「像我們的祖先那樣,必要時我們也敢於訴諸武力付出碧血。」

  有人專門論述:只有激發尚武精神,中國才能強大。一篇名為《尚武中國》的文章獲得普遍的好評。該文開篇就是:「要國家強大,必要拋棄奢談仁義道德、重文輕武之風。」接著從春秋戰國一路論列下來,直到當下的台海戰略。作者把是否尚武作為解釋朝代興衰的鑰匙,結論是尚武者興而輕武者亡。他推崇秦國在與趙國的長平一戰中活埋趙國俘虜40萬的野蠻,因為這是秦盛趙衰的決定性因素;把漢朝為了一匹寶馬而消滅一個國家作為千古美談,因為這顯示了「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的霸氣和自信,「那是何等的嘯傲天下!」;而宋朝之所以飽受凌辱以至於亡國,就在於喜談「理學」和「心學」,「酣嬉太平、尤厭言兵」。現在的中國,既受到美國霸權的圍堵,又經常受到周邊國家的挑釁,自身又承受著人口龐大資源匱
乏的壓力,作者反問道:「難道中國就應該死守一塊陸地,無所作為?」結論是:當下中國的擴軍尚武勢在必行,不必小心翼翼偷偷摸摸,而應該大張旗鼓行尚武之道,被指責為「強橫霸道」和「中國威脅」又如何?

  對於臺灣,中共政權屢屢進行武力威懾,御用學者辛旗甚至放言:如果陳水扁及民進黨執迷不悟,我們不惜把臺灣打爛重建。中共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所所長許世詮也口出狂言:「美國最近一連串反中行動,嚴厲干涉中國內政,美國不要忘記,中國曾因為同樣理由出兵去朝鮮半島和美國打了一戰。」再看看大陸的網際網路,愛國網民們對陳水扁一屆政府一直充斥著近於瘋狂的喊殺聲,稱陳水扁是美國的傀儡,不惜一戰,打沉臺灣這艘美國反華的「航空母艦」。網上出現眾多武力攻臺的戰略方案和兩岸軍力的對比,主張導彈奇襲和經濟封鎖的雙管齊下;「解放軍打擊臺灣具有絕對優勢」,「打比不打好,早打比晚打好」的言論非常普遍;民意調查也不斷地放出好戰的結果:95%以上的受訪者堅決反對台獨,80%以上主張「武力統一」。更有心理陰暗者說:最上策是坐享其成,等到阿富汗把美國拖垮之時,中國就出其不意地一舉解放臺灣。

  對美國,中共政權和民間愛國者都視其為頭號敵人,雖然中共政權基於實力對比的實用主義立場,也基於權貴集團的經濟利益(權貴們的大量親屬移居美國,驚人資產轉移到美國),一直對中美衝突保持現實低調,但是明裡暗裡都在加大軍事開支和抓緊軍備,意在對抗美國和威懾臺灣:連年大幅度增加軍費開支,增加福建沿海地區的導彈部署、從俄羅斯大舉購買先進武器、跟那些與美國為敵的國家保持
密切關係。而民間情緒的主流則開始抨擊「韜光養晦」,轉而支持大國外交,支持一切針對美國的強硬政策,即便在國內問題上對中共持批評態度的知識精英,在臺灣問題和中美關係問題上,也與中共政權完全一致,堅持一種與美國為敵的大中國主義,甚至直呼其名地批評江澤民和朱鎔基對美國太軟弱。一篇署名周志宏的文章《合圍》稱:圍堵中國是「小布希政府的狼子野心」,「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
候!」「打起精神來吧!獅子!!!」《聯合早報》6月12日報導,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舉辦《美國的戰略調整、新戰略秩序與21世紀中國的國際安全》研討會,與會的中國專家學者一致認為「美國把中國視為頭號對手」,甚至認為布希實際上已經把中國列入「邪惡軸心」或「邪惡國」。南方網發表題為《美國新戰略籠罩亞洲欲建立包圍中國的隱形長城》評論,分析布希政府「正在認真建立以美國為中心的世界新秩序」,而這一秩序得以順利建立的主要戰略前提就是圍堵正在崛起的中國。在此新戰略的格局下,美國與亞洲的傳統盟友之間的關係日益走向軍事化,俄羅斯和中亞西亞也正在融入西方,中國的傳統勢力範圍和同盟國家正在美國的利誘下,一個個棄中國而去。甚至像緬甸這樣的軍政權,也通過釋放昂山素姬來尋求與美國改善關係。所以,中美正面衝突將不可避免。

  雖然,鄧小平的發展經濟為主的戰略代替了毛澤東的階級鬥爭為綱,敵人意識和火藥味隨著小康生活的來臨而逐漸淡化,但是,一黨獨裁在本質上的權力恐懼症,不可能放棄「敵人意識」和「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暴力革命論,只不過,敵人意識由普遍的階級鬥爭轉向針對「極少數反華勢力的代理人」,由國內轉向國外,仇恨理論由階級仇恨轉向民族仇恨,暴力崇拜由「槍桿子裡面出政權」轉向「槍桿
子裡面出統一和出民族尊嚴」。

  由仇恨心理、敵人意識和槍桿子崇拜構成的野蠻傳統在愛國主義藉口下的復活,在對內統治上,構成共產信仰崩潰後的新的意識形態;在對外關係上,構成對臺灣和美國的武力訛詐。這些好戰的狂熱愛國者所依據的理由是:對於美國霸權以及台獨分子來說,他們唯一能夠聽懂的語言只有「導彈的爆炸聲」。愛國者們現在的毫無顧忌的好戰言論,很可能就是將來的為所欲為之暴力行動的準備。

兩個個案--愛國主義的流氓腔調

  在當下大陸,做一個愛國者是幸福的,那些滿口的暴力語言和流氓腔調的網上愛國者尤其幸福。藉助於網路的言論空間、發言的方便和匿名的安全,可以肆無忌憚的逞口淫之快,愛國在道德上迅速墮落為嗜血的、下流的、蒙面的、陰暗的流氓主義。

  他們剛剛對女明星趙薇大耍完流氓愛國主義(請參閱我的《大陸愛國者的流氓相》一文),又有兩個美國流氓為他們提供了絕好的口水對象,發動了一場用流氓腔調對美國流氓的語言誅殺。兩件事的發生似乎還隱含著某種詭秘:它們發生在中國很有名的兩個城市--改革開放的沿海櫥窗深圳和中國的心臟北京,且湊巧的很,作案的時間都是下午,地點又都是在公共汽車上。

  深圳,2002年3月9日下午,金髮碧眼身材高大的美國人馬克借酒壯膽,在一輛公共汽車上當眾扯開一名中國女子的胸扣往裡看,且口出狂言:「我是美國人,我把你殺了,你們能把我怎麼樣!」洋酒鬼兼流氓激怒了車上所有的國人,大家一擁而上,將他扭送派出所,警方處以500元人民幣罰款,馬克向受害人當面道歉並做了書面道歉。據警方介紹,馬克是心理學碩士,曾任職深圳書城中的電子工業人才培訓中心,一向下流瘋狂,經常跑到酒吧喝得爛醉,到處惹是生非,無所顧忌地用手向女學生胸部指指點點,已被培訓中心開除;警方還查實,馬克入境後,沒有按規定向公安機關申報住宿登記,違反了《外國人入境出境管理法》的有關規定。對此,警方對馬克又處以罰款並縮短他在中國停留的期限。

  北京,2002年4月19日下午,在359路公共汽車上,一個年近40歲的美國男子,身高1米8以上、黃色分頭、穿短袖、牛仔褲,把腳放在汽車引擎蓋上,女司機孟秋生好言勸說,此人竟大打出手,打得女司機鮮血直流,緊急停車,他還衝著上前勸阻的小夥子的額頭狠擊一拳,將其打得跌在座位上,頭破血流,他還用下流的語言和動作辱罵圍觀和勸解的群眾,威脅並追打採訪拍照的記者,大罵
「Fuck!」。一位會英語的女士好心為他翻譯並用英語示意他坐下,他非但不領情,還不停地罵髒話。後來他見圍觀群眾越來越多,想跳車窗逃跑,最後被趕來的巡警帶走,給予了行政處罰。

  媒體報導美國人耍流氓、打人的事件時,還盡量注意分寸和中國特色的外事紀律,兩個流氓也都受到了有關部門的相應處罰,只是兩起普通的治安事件,與中國各地每天發生的無數治安事件沒有根本的區別。但是,因為兩人是外國人、又是美國人,這就變成了有關民族尊嚴甚至國家主權的大事。相關報導上網後,頓時成為熱點中的熱點,三大網站的帖子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有了上百頁,幾乎全是謾罵聲打殺聲。

  我隨機下載了二百條網民的評論,只有兩條是主張訴諸法律,其餘的198條全是類似言論:什麼「五馬分屍」、「凌遲處死」、「腰斬」、「宮刑」、「操美國豬玀」、「先輪姦後示眾再絞架」、「干死美國佬的女人」、「把美國佬雞雞割掉」、「把他閹了,再剁成肉醬祭王偉、朱穎、許杏虎、邵雲環」、「我就恨美國人!!!用火箭筒導彈轟他!!!」、「美國的政府和雜種都是一個樣,都是欠扁的!!!!!」,「組織中國光頭黨,專揍各種蠻夷」……

  以極端民族主義成名的王小東先生,甚至小題大做,把個人違法行為上升到兩個國家尖銳對立的可怕高度:如果中國人不用拳頭而是只訴諸法律來教訓這兩個耍流氓的美國人,那就是民族精神的陽痿。在日益激烈的世界競爭中,在唯一霸權美國的欺負下,中華民族的未來存亡還將遭遇大的危機。他專門為此寫了題為《中國人趙薇.美國人馬克.歧視.愛國 》的文章,「美國流氓」的稱謂不僅取代了調
戲女人的馬克之名,且由此引申出「美國本身就是當今世界的最大流氓」的咒罵。

這個學者王小東甚至說:「如果是我碰上這樣的美國流氓,我一定出手,不管我打不打得過他,不管警察來了會怎麼治我而不治他。」他之所以如此理直氣壯,是因為這種暴力愛國主義被他提升到關乎民族精神的確立、民族的長遠利益和偉大復興的高度,他說:「揍美國流氓就是對於孩子們最有效的『愛國主義教育』……先從揍美國流氓做起,如果這一點都做不到,這一點血性都沒有,這一點精神都沒有,
談什麼中華民族的長遠利益,談什麼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他不愧是學者,要比其他愛國網民淵博,引經據典地論證暴力愛國的正當性,說:「中國人的祖先曾經說過:『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這句話放在現在是什麼意思?就是說,不要說你一個小小的美國流氓,就是你美國總統,如果冒犯了中國人,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們也要把你追上誅殺。」雖然「我們現在確實還弱,確實還做不到我們祖先做得到的事。但我想,二十年吧,二十年,我們肯定可以做得到。這個美國流氓深知現在這個軟弱的中國,但他還是知道得太少,他不知道,中華祖先最高貴的血仍舊流淌在我和像我這樣的中國人的血管中,所以,歷史必定還會回到那麼一天: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國人的道德殺手鐧是:愛國不需要理由。最近,又有一則演藝界的漢奸新聞轟動全國。一向愛國的著名演員姜文,被天津一家小報製造成准漢奸,理由是:他在拍攝抗戰影片《鬼子來了》期間,曾經去過日本的靖國神社。製造者根本不管中國人可不可以去靖國神社,姜文去幹什麼(收集素材或看櫻花),只要有去過就是漢奸,因為現在的中國,愛國主義是絕對的政治正確和道德權威,漢奸的惡名對一個
人的抹黑,遠比桃色緋聞更有效。一個社會名流沾上漢奸之嫌,是可以全國共討之的。

  姜文受惡意誣陷的遭遇就是趙薇蒙辱的翻版。事件的製造者和憤怒聲討者,根本不管趙薇是否知情、穿這套服裝幹什麼,更不會顧及趙薇的個人權利和名譽。只要穿了,就足以證明她是漢奸是賣國賊是小日本的藝妓,就應該被詛咒被打殺被強姦被挖祖墳……。

  可怕的是,對趙薇的大批判大詛咒並非官方授意,完全是自發地來自民間,並有大批社會精英參與其中。民間多數所形成輿論暴政把完全無罪者送上了道德法庭,逼迫受害者趙薇不得不「低頭認罪」,向廣大愛國者道歉--包括那些用屠夫語言砍殺她、用污言穢語強姦她的愛國者。而以愛國之名發動的輿論暴政,離肢體暴行只有一步之遙,甚至已經有人開始向趙薇潑糞了。同樣,以愛國之名煽動起的好
戰民意,離真正的戰爭也並不遙遠。

原載:民主論壇(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