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說工商

2003-03-17 05:33 作者: 翟羽佳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一婦女提著一籃子花生去賣,不料被市場管理人員發現。婦女拚命地跑,市管人員拚命地追。婦女實在跑不動了,對市管人員說:「反正落到你的手裡啦,你想咋辦就咋辦吧?」於是,市管人員強姦了她。事畢,賣花生的婦女拍拍說:「我以為多大的屁事!要知道你不搶我的花生,我才不跑呢!」

這是發生在文革時期的真事,事後這位市管人員被開除回家。如果不是這件事的話,說不定這位市理人員還可能成為我老翟的領導呢。在極左的年代,市場被關閉,任何私人間的買賣,都會被看成發展資產階級,予以取締。人們為了生活好一些,就不得不冒著被關押的危險,做點小買賣。於是,貓捉老鼠也成了市場管理的主要方式。

據老同志講,那時,人們的思想很左,對待小商小販動不動就上綱上線。為了抓一些小商販,市管人員常常夜間查過路行人和自行車。一夜,一家死了人,裝死人的棺材被市管人員查獲。市管人員非要開棺驗屍,因為風大火柴點不著,管理人員只好用手去摸,一把摸著了死人。

市場管理是工商行政管理的前身,因為極端的年代,極端的管理模式給工商行政管理帶了了個很不好的名聲,讓人一提到工商行政管理,就跟踢人家的攤子、收人家的稱「二稈子」聯繫在一起。

記得有一故事這樣描寫,某地有一古樹,樹內有一個洞,可以藏納一個人。在這棵個樹下,曾經發生了兩個故事,一個是日本鬼子追趕我抗日戰士,抗日戰士走投無路時,藏在了古樹的樹洞裡。另一個就是一個小商販被市管人員追趕,也是走投無路之際,藏在了這個樹洞裡。

極端年代,由於那時民風純正,治安的事情相對較少,而市場管理卻顯得比較忙活。那時的市管人員權力很大,不僅可以隨便打人和關人,也可以隨意罰款和沒收東西。工商的權力很大,以至於撥亂反正後,一些懷舊的老工商,依然希望上級配發手槍。

隨著撥亂反正,工商的職能發生根本性轉變,管理與服務成了工商管理的手段,工商行政管理形象得到了改善。可是,這段時期時間並不長,隨著整個社會腐敗的抬頭,加上工商人員素質較低,三亂現象十分猖獗,私設小金庫現象十分嚴重。山東省微山縣因為私設小金庫,雇佣人員打人,被焦點訪談給予曝光,氣得朱總理直達哆嗦。陝西一個商標副科長,為了三亂,不惜敲詐全國聞名的步長製藥廠,也被焦點訪談曝光。前些時間,山東一個所長上路查車,當監督的新華社記者拿出記者證時,竟然被這個所長一拳打在了臉上,說:「我打得就是你記者。」

以前,工商幹部隊伍中有舉說法叫「好孩子幹不了,壞孩子不能幹」,意思是說,跟小商小販打交道好孩子不能幹,壞孩子能幹但容易出問題。由於社會腐敗,好孩子不能幹工商現象依然存在。因為工商隊伍在一些地方十分龐大,工資發放完全靠自身收罰。管理也有過去的服務變成了單一的收費,超標準收費嚴重地敗壞工商人員的形象。不過,國家正在著手解決這個問題。

在收費中,某地工商人員為了收費馬不停蹄,連新年也顧不得過。在年三十收費時,有人說幹了一年了也該休息一下了,再不放過人家就得出問題,楊白老就是因為黃世人年關要債逼死的。可是,領導就是不允說:「如果你不要工資,你就可以不收。」

為了罰款,某地工商局不惜對發證的生產資料經營戶先發營業執照,再按登記中隱瞞真實情況一一罰款。為了罰款,某地所有的房屋租賃戶沒有辦理營業登記處罰。為了罰款,有的地方不惜對國家禁止經營的商品搞罰款放行……正是亂收費、亂罰款,嚴重地影響和破壞了工商管理的形象。

一被罰款生產資料經營戶,對工商人員講:「你們做法就是跟我們說,你們要砍我們的手指頭,還要我們寫上自願的。」工商人員說:「你可以不寫,這是你們的自由。」經營戶說:「我們如果不寫的話,你們卻說要砍我們的腳脖子。」一房屋租賃戶說:「你們從來也沒有把房屋租賃納入登記,卻把所有的房屋租賃一一罰款。我們賣廢舊報紙也沒有辦營業執照,難道也要罰款。」一經營戶說:「你們應該把所有的老百姓也抓起來罰款,因為他們棉襖裡有棉花。」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