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今天這則消息好一頓曝光江澤民!

2003-03-20 13:46 作者: 青晴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天,3月19日,蒼老了許多的滕春燕被釋放了;後天,3月21日,回國探親的李祥春將被非法判刑。兩種作法達到了同一目的:曝光江澤民

中國大陸到底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虐殺?沒有人說的清,現在幾乎每天都有人失去生命。美籍華人李祥春回國探親,從1月22日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非法綁架至江澤民老家揚州,至今未放,不許和自己的親人通電話,並且在1月21日將被非法送上法庭「審判」。

聯合國人權會議在瑞士的日內瓦正在召開。雖然會議主席是人權惡棍利比亞,但中國的人權問題畢竟還是被觸及到。

為此,中共每年都會用金錢和人質點綴在他們的屠刀上。

今年做出的姿態是:

1、把原香港《文匯報》駐東北記者站主任姜維平的刑期從8年減少到6年。

今年47歲的姜維平,在擔任親北京的香港《文匯報》駐東北記者站主任期間,寫了三篇揭露東北地方官員腐敗的文章,其中部分內容批評了當時在大連市當市長,後來又調到遼寧當省長的薄熙來。 (其中一篇文章寫到:薄熙來做愛粗魯,把女模特的乳房咬爛,造成女孩子終生殘疾。),中共說姜泄露了國家機密!

從此,姜維平的案子成為美國和中國進行人權對話的議事日程,姜維平的名字也屢次出現在美國政府交給中國政府的政治犯名單上。

結果呢,道德敗壞的薄熙來晉升兩級,直接當上了中央委員,而揭露貪腐的英雄姜維平被「恩賜」把刑期從8年減少到6年!這豈不是紅色恐怖下的黑色幽默?

2、在中國服刑接近三年,有美國永久居民權的華裔女子滕春燕被提前一個多月在3月19日釋放了。滕春燕的罪名是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報罪。

滕春燕1999年進入中共的精神病院,拍攝了幾張被關押在那裡的法輪功學員的照片,並將這些照片交給了外國媒體,揭露了中共的謊言,因此在2000年5月再次回國時被扣留,2000年12月12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有趣的是,中國官方今天安排外國記者在北京南郊大興一所監獄外,等候滕春燕步出。這又是一場排演好的戲。中國官方說,滕春燕因在獄中服從管理,有良好悔改表現,獲得減刑。

到底誰應該被關起來?到底誰是罪犯?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所探討的判刑、減刑等等一切問題都是本末倒置。

中新社19日報導說,上午十時左右,身著米色套裙、白色皮鞋的滕春燕從位於北京大興的一所監獄中走出來的時侯,與緊隨其後的兩位女警員相擁告別。面對早已等候在大門外的十多位中外記者,滕春燕興奮地說:「我現在的心情非常好。」為接女兒出獄,滕春燕的父親滕玉本專程自外地來到北京。奇怪的是她不會馬上隨父親回東北的家,而是「將在北京生活一段時間後,回到美國與家人團聚。」看來江澤民集團對於「有良好悔改表現」的她仍然懼怕,所以她將經過一段觀察之後才能返美。

還記得,在2001年1月8日,滕春燕曾接受了一次由江集團安排的境外記者採訪,美聯社的記者在報導中指出,這次採訪,外國記者所要提出的問題是事先提供給監獄的,而且在採訪時監獄的官員以及外交、安全人員都在場。顯然,事先的排練是必不可少的。

在美聯社的採訪中,滕女士宣稱她從紐約飛回大陸,收集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精神病院遭受迫害的信息,並安排海外記者採訪的行為是傷害了「國家」和社會。當記者問她是不是盼望刑滿獲釋的那一天時,她卻說:真的不是,我珍惜這裡的每一天。

從今天中新社的報導來看,滕春燕並不想在監獄裡呆一輩子,她今天說了實話,出獄的「心情特別好」。

有記者在監獄外問了剛剛釋放的滕春燕很多非常敏感的問題,例如:「在獄中你是否受到虐待?」「回到美國後,如果『法輪功』人員繼續找你,你會怎麼辦?」如果滕春燕要繼續保持特別好的心情直到返回美國,她應該怎麼回答呢?

在2001年,美聯社對滕春燕女士的外表做了這樣的描述:化名李瀚娜(音)的滕曾梳著長發,有著優美的穿著和化裝。現在她的頭髮剪到領子的長度,顯得很油或抹了髮膠。臉頰塗了胭脂,抹著口紅,修得很細的眉毛,臉顯得很胖甚至有一點臃腫。記者接著說:那種使得李瀚娜(音)在北京顯得很出眾的紐約時尚已經不復存在了。

關押僅一年時間時,身陷囹圄的美麗燕子就滿臉灰暗、蒼老呆板、額頭上刻下深深的抬頭紋。今天近三年了,有人看到外國記者(可不是中新社發表的)拍攝的她出獄的照片,驚呼道:我剛才都沒有認出是她!

滕春燕那張飽經苦難的臉正好驗證了她回答記者問話時的真偽:「獄中從沒有虐待過犯人。相反,干警對待我們友好,如同親姐妹一樣。」滕正是在那些親姐妹的「耐心細緻的幫助和教育下」,不但短短不到三年使顯得很出眾的紐約時尚不復存在,而且說話言不由衷!

中新社在3月19日的《滕春燕釋放側記》中報導了滕春燕父親滕玉本的話,這段話證實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不但用國家四分之一的財力打壓法輪功,使國庫空虛,而且也毀掉了法輪功學員個人的經濟基礎和事業,使他們陷入人為的災難之中。

滕玉本說,「我感謝政府使女兒解脫出來,讓她重新走上新的生活。這是讓人高興的事。女兒沒有了經濟基礎,事業也沒有了,重新開始談何容易?做為父親我有些擔憂。」(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