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男人夜生活實錄


深圳不是東京,但是深圳的男人都有些像日本男人:他們中的很多人不想早早就回家。既然說到「家」,所指的「男人」主要是指已婚的男性群體,他們絕大多數年齡在30歲以上,身上揹負著沈重的家庭和社會負擔。他們的知識和歷練與日俱增,而體力與精力卻是日漸衰微。
  《深圳週刊》最新一期報導說,在深圳這樣一座壓力之城,真正成天不回家的男人也並不多見,絕大多數的男人是不很情願回家,或是較晚、很晚回家,女人們並不真正清楚自己的男人究竟腦子裡在想些什幺,很晚了還在外面做些什幺?她們不安而且焦灼,當這種不安和焦灼的情緒像流行病毒一般浸染著整個社會組成的基本細胞單位--家庭的時候,「男人不想回家」就不再是一個簡單的家庭問題了。
  一個很晚才回家或夜不歸宿的男人,一般來說都有著豐富多彩的夜生活。3月26日凌晨,記者走訪了本市幾家娛樂餐飲場所。雖是走馬觀花,但也算一種切身的體驗。以下實錄是一些深圳男人夜生活的聲音和圖像的碎片。
  走進位於振華路的本色酒吧華強北分店時已是午夜零點,甫一坐定便感受到一種酒酣耳熱的氣氛。酒吧不大,大堂的十多張桌子大概坐了三分之二。男士們大多坦然而坐,紅光滿面,消受著眼前融融的氣氛和身邊的鶯聲燕語。低回的爵士樂中,骰盅撞擊台面的聲音時斷時續,但並不激烈。略一掐算,男女比例約為5:3,男士年齡則在25至40歲之間。
  位於深南大道邊的龍勝吧則是另一種場景:青春、躁動、喧嘩、擁擠,全體人員跟放鬆一下。當問及「男人夜不歸宿」之類的話題時,一位男士覺得,既不要把這個問題看得過重,當然也不要淡視。他說:「有些男人是喜歡背著老婆出來玩,而且對著老婆還花言巧語的。但這畢竟是少數。
  從龍勝吧出來已是凌晨1點,跳上一輛開往布吉的中巴往羅湖而去。車上一位30多歲、西裝革履的先生正與朋友大聲通話,不得不洗耳恭聽。但聞大意:他昨晚與公司老總陪馬來西亞客人就餐,大概喝了酒,現在正要回家,早上7點還得趕到某某大廈出席內地某城市舉辦的投資洽談會記者不由感慨:深圳男人活得真,在家的女人們,面對不回家的男人,你們又該如何?
  凌晨1點半的「金色時代」帶有貴族和沉思的氣息,清吧中客人依然坐了約二分之一席位。細細觀察,發現男士們大多屬於白領或金領,年齡在30歲左右。他們氣定神閑地欣賞著台上的節目或與同伴喁喁交談,很少吸菸、飲酒,顯得體面而穩重。吧臺邊幾個男士好像是孤身而來,與酒水推廣小姐玩骰子鬥酒(或飲料),儘管難免「耳鬢廝磨」,但都比較斯文。
  在許多人眼裡,不回家的男人肯定是問題多多。在外偷情,對妻不忠,行為不檢,詭秘異常,輕浮放縱,不羈難馴,無所事事,虛度光陰但是,當我們在某個特別的城市,某個特別的時段,某個特別的角落裡真實地接近、揣摩;耐心地聆聽、洞察他們時,卻發現這些不回家的男人們各自都有自己不回家的苦衷,原由和解釋。
  作為女性,太太一般比較富有同情心,去安慰正處於煩惱中的朋友是一種行善,將心比心推己及人太太一般會比較支持,但這種藉口必須向太太點名道姓,而且一定是你的親密朋友,而這種朋友太太一般比較熟識,故存在一定風險,最好在向太太請假之後及早與朋友溝通,告知自己所為,以防一旦太太提及此事朋友能及時幫你應對過去,但一般情況下朋友往往答應時很認真很爽快,一轉頭他就忘了,故最好事後再找機會提醒朋友一次。
  幸福的男人各有各的幸福,不幸的男人總是相似的。只不過有些男人很會哄女人,而有的男人還保有幾分率真,比如我的朋友老熊。不過據說會哄女人的男人往往活得比不會哄女人的男人還累,因為他們需要不斷去編造太多的善意的謊言,而且不能有太多的重複,更要命的是他們常常擔驚受怕,謊言一旦擊破,那些一直沉浸在「美麗言語」中的女人常常會有許多驚人之舉,後果不堪設想,是女人讓男人不得不掌握了越來越高超的編造謊言的技巧,而女人欣然接受這種技巧的結果,悠然自得。當然也有極聰明的女子,她們明知自己的男人在說謊,但她們並不道破,只是一笑了之,這種女人,要不極善解人意,要不極為可怕,均屬罕見。
  其實男人是極需要極看重相互理解的動物。無論在家庭還是在社會,男人往往承擔著更多的更沈重的職責,至少古今皆如此,將來則未可知。而且越是成功的男人,他的身上越是繚繞有更廣泛更深刻的社會關係,他們須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去認真應對;男人的天性是奔放的,他們需要更廣闊的空間,他們需要更自由的時間,唯有不斷地對自己小小放縱,他們才能得到身心上的疲勞的康復以及更好的精力,而這些是在小家庭中所難以找到的感受。
  有人說生活是一條河女人就好比是一條船,男人就是那竹篙,男人只有一篙一篙插入生活的底層,那船兒能勻速向前,否則竹篙往船上一橫,那船兒也只能是順流而下了。
  男人的累不僅僅是因了太多的責任,他們還要承受太多的偏見,男人天性好玩,錯也沒錯,但男人的玩並不那麼純粹,往往摻雜了不少的功利,這是男人天性的狡猾;說男人天性好色,但事實上把持不住自己的也只是極少數,真要是個個如此,那麼多男人結婚幹啥;說男人普遍沒有責任感,真不知道是針對太太而言還是針對家庭而言。總之,現在的男人是既要累又叫屈。
  男人不愛回家,很大程度上與他們承擔的社會角色有關。在社會中,男人是主角,男人一生的重心也都放在了社會上,家庭只是男人休養生息的地方,精神與情緒調整好了之後,還得到社會中來搏擊。晚上該回家卻不急於回家,是男人潛意識裡對社會的某種依戀,哪怕只是同事之間打打牌,也是這種依戀的淡淡抒發。
  下班不回家,似乎意味著忙,意味著應酬多,意味著社交能力強,意味著談生意,意味著賺錢,意味著機會,意味著在社會上的重要性男人的出息與回家的時間幾乎建立了成反比的數學關係:下班回來得越晚,出息越大。所以,這就讓許多男人常常在下班回家的時間問題上頗犯躊躇,據說有的男人即使今晚沒人請他吃飯,居然也會給太太打個電話:「餵,我晚上有個應酬,不回家吃飯啦」緊接著再給快餐店打電話要一份盒飯,然後呆在辦公室看看報紙,練練書法,一直堅持到午夜12點,這?打道回府,一派日理萬機的樣子。
  對於女人來說,其實男人的問題在很多方面讓她們矛盾,理智和情感的天平總是難以在女人們的心中找到一個平衡點,由此很多女人們一直在這個問題上苦惱著。
  理智上女人希望男人充滿職業精神,但從情感上他們希望男人們每天早早地回家來,給她們安全感。但越具有職業精神的男人越沒有閑暇陪妻子逛街和休閑。當年的陳景潤就是一個以職業為快樂的人,只不過按照那時候的道德標準,沒有時間陪伴妻子,甚至沒有妻子,都歸屬於男人的優點。而現在,中國女人自我意識增強了很多,所以越來越難以接受一個不回家的男人。
  理智上女人們喜歡男人自信、處事果斷,但這樣的男人,基本上也就是一個驕傲的男人。他們不優柔寡斷,更不瞻前顧後,該了就了,該斷就斷。他們永遠相信自己就是正確的同義詞,尤其是對於自己的妻子來說。這樣的性格對女人來說無疑是霸道無情的。其實在情感上女人很希望男人沒有原則、黏黏糊糊一點,對家和自己更依戀和順從一點。
  理智上很多女人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夠擁有一定的社會名望和社會地位,但如果一定要這樣的男人在社會名望和妻子之間做出一次選擇的話,他們往往不會選擇妻子和家庭,但是這完全不妨礙他們需要有一個女人作為妻子的存在,妻子和家庭只是他們的工具和陪襯。而在情感上女人其實是希望社會名望和地位是他們夫妻和家庭的陪襯。
  在理智上女人希望自己的男人富有魅力並且性感迷人,但這樣的男人往往也就是一個對於所有女人來說都富有魅力並且性感的男人。一顆情種僅僅限於在一個小花盆裡發芽是天真的想像。一個不與任何美麗、可愛的女性有任何交往的男人,基本上也就是一個被任何美麗、可愛的女性所不屑一顧的男人。但在情感上女人又非常希望男人由她們獨自一人專有,一旦想到有人在和她分享她的男人都覺不可忍受。這樣的矛盾總是折磨著女人。
  理智上女人需要男人生活儉樸沒有不良愛好,但這樣的男人又容易是一個在社會上很吝嗇的男人,也很可能沒有任何愛好或者在任何場合都不修邊幅的,而不修邊幅也僅僅是為邋遢尋找理由罷了。但在情感上女人需要男人懂生活有情趣愛清潔給自己送禮物在朋友面前瀟灑大方。這樣的矛盾卻很難統一。
  理智上女人知道男人們要在外面有應酬有交際,這樣利於男人事業的發展,所以如果一個男人每天晚上都在家裡呆著,女人就會認為這個男人沒有交際沒有朋友沒有本事。這樣的時候,男人得到的將不是女人的選擇,而是女人的數落。似乎男人的閑暇只有當他們沒有閑暇的時候,才顯出珍貴。所以女人們經常不得不忍痛「割愛」讓自己獨自一人守空房,把老公搭出個三分之二去。要不咋說舍不了「孩子」套不住狼呢!但在情感上女人其實很難忍受獨坐空閨的寂寞,巴不得男人能夠整天圍著自己和家庭轉,希望家裡永遠都熱熱鬧鬧。
  理智上女人們希望自己的男人具有一些藝術愛好,但那些天天發燒於藝術的男人,基本上也就是一個不腳踏實地、沒有正業的男人。拍照片、聽音樂、看電影、讀文學作品、喝咖啡、唱歌、跳舞、繪畫、撫琴,確實浪漫,但是一旦在家庭裡天天發生,那可不是一個女人幸福的開始。在情感上女人其實認為男人什麼藝術都不搞只要對自己好就行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