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教授呼籲民主改革


去年中共十六大前後,黨內黨外、朝野上下,要求政治體制改革的呼聲,響徹雲霄,十分高漲。奇怪的是,到了今年的「兩會」,從中共官方喉舌的報導看,幾乎聽不到任何有關政治體制改革的聲音了。中央電視臺每晚的《新聞聯播》,在「兩會」期間,幾乎每天都要延長時間,但一句有關政治體制改革的話都沒有,轉播代表、委員們發言的場面,也沒有一個談及政治體制改革的。難道參加本屆「兩會」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對政治體制改革,都不感興趣,都沒有任何要求嗎?

根據黨心、民意,在今年的「兩會」上,有關政治體制改革的話題,應該是大家都關心的熱門話題,沒想到,政治體制改革在「兩會」似乎成了禁區,少有人敢越雷池半步。這樣一來,代表、委員們的發言再踴躍,但言不由衷等於沒有了聲音,「萬馬齊厝究可哀」,這裡的苦滋味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人操控「兩會」,禁止在「兩會」期間提政治體制改革、報導有關政治體制改革的人和事。總而言之,弄虛作假的伎倆實在太拙劣了。

彷彿有人在事先就預料到了今年的「兩會」對有關政治體制改革話題禁聲,便趕在全國政協十屆一次會議召開之日,請了一些專家學者,通過《21世紀環球報導》,讓他們在會場外發出有關政治體制改革的聲音。

該報導先後訪問了華南師範大學哲學研究所的王守昌教授、深圳大學港澳研究所所長蘇東斌教授、中國人民大學行政學系主任毛壽龍教授、國家行政學院杜鋼建教授、日本神戶大學法學院季衛東教授。

王守昌教授很意外,這次全國政協換屆,名單上沒了他的名字,他「本是應該做兩屆全國政協委員的」。二OO三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在他狹窄的臥室兼書房裡,當著《21世紀環球報導》記者的面,王教授三度落淚。

「這次政協換屆,我從全國政協委員的位子上下來,沒有一個人找我談話,也沒有一個人通知我。」王教授認為這次他之所以「下來」,正是因為他「反腐敗太認真,太堅決了,講真話太多,得罪了一 些人」

王教授認為政協是非權力機關,幾乎沒有任何權力,正因為如此,作為政協三大職能之一的民主監督職能就很難做到位。

他說,「沒權的監督有權的,能監督得了嗎?」王守昌教授說:政治協商本應在政冶方面多協商,但卻很少涉及政治,特別是對於一些政治敏感問題,政協更是不談。

蘇東斌教授說:現在很多委員的提案,都是關於公路建設、關於環境髒亂差之類的具體工作比較多,而關於政黨政治、關於人事改革等方面,談得比較少。我曾說過一句話:「不能把參政議政變成參經議學」。而目前確有相當一批委員,都是提一些具體的經濟問題或教育問題。提這一方面的問題不是不對,不是不好,也不是不應該,但我認為這不是政協工作的主題。……政協工作要政治化,參政議政要研究人事制度、政黨監督關係等大政方針,而不是研究政府的日常工作;在民主監督方面,應主要針對執政黨內。

杜鋼建教授認為:目前,政協對國家重大事務的決策、對重要法律的制訂、對政府重大政策的制訂,以及對其他一些國家政治生活、政治事務的參與的力度不夠、深度不夠、廣泛度也不夠。政協應該在政治文明建設的各個方面起到重要作用。執政黨要依法執政、依憲執政。但,執政黨對國家事務領導、在人大中的作用、在政府中的作用等方面,仍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政協在促使執政黨行為文明建設方面,應有更多措施、更多渠道。現在,執政黨在重大決策問題上,已形成慣例,要與政協、各民主黨派進行協商,但這種做法還應進一步制度化,規範化,應該在執政黨與政協之間的關係問題上,有更明確的制度措施與制度創新。……應在法律上進一步明確政協是國家權力機關的組成部分,亦即在政協與人大之間,人大的立法工作等各方面工作,政協要有一定的參與。

《21世紀環球報導》的政改驚雷

可能《21世紀環球報導》預測今年的「兩會」肯定會發出政治體制改革的強烈呼聲,為了積極配合,事先組織、安排了這篇《專家呼籲政協應進行改革》的報導,並在政協開幕之日刊登。出乎人們意料的是,今年的「兩會」竟然對有關政治體制改革禁聲。這樣一來,《21世紀環球報導》在會場外發出的政治體制改革的呼聲,越發顯得突出,人們猶如於無聲處聽驚雷。這「驚雷」讓人們看清了當局嚴控「兩會」,弄虛作假的醜惡嘴臉和鄙劣伎倆,提醒了人們政治體制改革仍是當前的大事,不該忘記、不該忽視,更讓人們瞭解了傳媒的作用,同時也顯示出:《21世紀環球報導》比中共當局更貼近人民意願的主流,這才是新聞言論應起的作用。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