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導斌:人大代表的素質問題是個偽問題 ──與李銳先生商榷


2003年3月3日<21世紀環球報導>報導了李銳先生專訪,據說正是這篇專訪給該報帶來了停業之禍.我認真地讀過該文兩遍,對其中絕大多數內容都同意,並通過閱讀對李先生的坦率直言深表感佩.但我也注意到,李銳先生下面的這句話我非常不認同."人大是立法機關,代表應具備相應的政治素質和文化素質".

呼籲提高人大代表素質的遠不只李先生一人.這幾年,隨著全國和各級"人大"的地位漸漸高抬,人大代表的素質問題也就相應地浮上水面,論者莫不對人大代表的素質普遍不高表示憂慮,不放心把國政交給一些不稱職的人掌握.我注意到,在提及提高代表素質的問題時,人們往往泛泛而談,人大代表的素質有哪些內涵,要達到什幺樣一個標準,並沒有,也不可能有一個明確的權威的定義.因此,素質問題常常被人片面地理解為受教育程度等可找到依據的內容.李銳先生在談到提高政治素質和文化素質時,雖然沒有展開講,但在目前的語境下,沒有明確指出的素質要想不與"教育程度"或"知識水平"聯繫起來是很難的.然而,在當前,把人大代表與"教育程度"或"知識水平"扯到一起,卻具有加劇政體進一步寡頭化的危險性.

寡頭政體在我國歷史上缺乏傳統,因此人們對它缺乏認知.也因此,要說明這種政體,還是必須遠溯到亞里士多德那兒.亞里士多德是這樣定義寡頭政體的,"凡以自由人執掌政權者為平民政體,而富人執掌政權者為寡頭政體"(<政治學>1290b1--20,下同),"凡以人體高度----或以容貌美麗為任官標準,都將成為寡頭政體,因為體格特高或容貌極美的人在一國之內為數一定不多",綜合亞氏的闡釋,可以這樣來理解:"寡頭政體"是少數具有特質的人們所控制的政體.由於在當代中國,知識,特別是較高的政治和文化素養是稀缺資源,強調人大代表必須具備相當的政治和文化素質,其客觀效果便是將不具備這些條件的人們排除在政治舞臺之外,剝奪了他們理當擁有的平等的政治和公民權利,使得社會公權始終為少數兼有知識和政治雙重精英身份的人們所掌控.從北京握有國家政權的人們具有富裕,少數,高學歷和擅搞權術等特徵的意義上講,當代中國的政體不是什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人民民主政體,而是正宗的寡頭政體.握有立法權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全國人大常委會和政協常委會中沒有底層民眾的身影,便是這種觀念長期主宰我國政治生活的表現.這種狀況的弊端已經有目共睹:惡法層出不窮,人權失去保障,政權失去監督,高層需索無度,底層苦不堪言,財富越來越往佔少數的精英集團聚集,貧富差距日益懸殊,社會陷入分裂和崩潰的邊緣.

泛泛而論"提高代表素質"的危險性在於,它用一個偽問題掩蓋了真實的問題----當前人大代表的素質問題之所以成為一個問題,並不是當選代表不合格,而是不合格的人能夠順利"當選".高素質的代表只能產生於公開公正公平的選舉,在這種選舉中,通過"是驢是馬拉出來遛遛",不合格的自然淘汰出局.離開公正選舉而要求提高代表素質,無異於刻舟求劍,緣木求魚.不公開不公正不公平的選舉則只能選出御用工具和幫閑.易而言之,在代表不能靠競選產生而靠上邊指令產生的前提下,奢談提高代表素質,毫無意義.

(原載《大紀元》)(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