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昌星的高見和書生們的長嘆

2003-03-27 08:23 作者: 範英著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3月15日,北京人民大會堂一陣喧囂,歷史老人皺著
眉頭寫下中共又一恥辱記錄:江澤民戀棧美夢成真,續任軍委主席!

報紙上說江澤民「一如預期獲選國家軍委主席」,是很不準確的。只
能說,臨近此一時刻之前,中共「毛毛雨」已經下透,「造勢活動」
已經足夠,「思想工作」已經做到每個人頭,大家才見怪不怪了。但
是,回想一年前,對江核心的是去、是留的預測,乃是世界輿論排行
榜上的第一話題。不少人都認為他不會留(包括全留、半留)。這種
預測出現在BBC、VOA,以及世界知名報刊上。說話的人不乏學
者、專家。他們說得有理有據,讓人不能不信服。而認為江不會全退
的人,大家常感到他們情緒因素多於理性因素,說服力反而不夠強。
尤其是那個臭名昭著、繫獄加拿大的「遠華案」嫌犯賴昌星,也在記
者採訪中參與預測。他不假思索地斷定江澤民不肯完全退下。在眾多
知名人士舉行研討會、展示「科學預見」的時候,賴的「瞎攙和」,
簡直是對評論家們的玷污:有誰願意提及他呢?

但是,15日的事實說明,不管你願意、不願意承認,賴昌星贏了。

這裡沒有同誰「秋後算帳」的意思。一來是在民主國家暢所欲言,不
講「打棍子」、「扣帽子」那一套;二來是共黨內鬥結局,往往像拋
起的硬幣,很難說落地後哪面朝上。但是,作為一種事後的「靜夜
思」,琢磨一下為什麼學富五車的人,其振振有詞的推斷落空,而一
個教育程度不過初中的政、商「混混兒」賴昌星,反而拿到「料事如
神」的金牌。這不是很有意思的嗎?
 
當初料定江澤民全退的論據,實在多多。

◆江澤民是鄧小平的欽定;胡錦濤也是鄧小平欽定的隔代接江人,有
 言在先,怎能隨意變卦,或私打折扣?
◆擔任最高領導職務,以70歲劃線,越線者不上、不續,這是黨內規
 定!
◆人望頗佳的李瑞環才68歲,就讓人家全退。江當時76歲,「當然」
 要退;不想退,也會為李逼退。
◆朱鎔基早就表態到點全退,連個清華大學經濟學院的榮譽虛銜都謝
 絕。這是「將」江澤民的「軍」,是逼退江澤民的決定性力量。
◆15大時,江澤民和喬石雙方力量旗鼓相當,外界輿論中,是「水落
 石出」、還是「石瀋江中」,預測頻率也不相上下。後來江上喬
 下,據悉江對喬表白,這次你下,下次我下,時間先後而已。
◆左派在「萬言書」中,觀點可以商榷,但其中揭露江澤民拉幫結
 派、排斥異己的事實,證據確鑿。江已經沒有凝聚黨心、軍心、民
 心的威望,還留個什麼勁兒!
◆一批軍內外元老和元老遺孀,公開或私下,都對這個「三點水」的
 專權不滿,將好感和「黃昏寄託」移到胡錦濤身上。
◆更有意思,在一家大報上出現了大標題:《以江澤民的智慧他將全
 退。》

憑上述任何一條理由,江也應退,更何況八條的綜合力量!但歷史老
人偏偏把這些理據一抹而光。是否全然荒謬?不是的。經歷不同,體
驗不同,思維不同,道德底線不同,臉皮薄厚不同,使我們同賴昌星
在預測中共內鬥的深度上有了懸殊。這就是我們要考慮的問題。

賴是從最底層,通過「失敗、行賄、成功」三部曲的百次、千次摸爬
滾打、循環演練,而成為商界魁元和中共高層座上客的。有些廟堂關
系夠不到,他送一張願意填多少錢就填多少錢的支票給歌星,托她辦
理,便「水到渠成」了;一幢「紅樓」建成,高官紛紛前去「洗
禮」,都成了賴氏知己;為抬高身價,以豐厚筆潤請解放軍總長題
字,遲浩田欣然從命……此般創意,你可有此道行?孫子說:「知己
知彼,百戰不殆。」俗話也說:「要知山中事,須問過來人。」他是
中共肚子裡的蛔蟲,摸透了中共五臟六腑的溫燥涼熱、機巧奧秘、運
作精微,從而用兵常勝,料事常中,就不足為怪了。而在這一點上,
講求常人邏輯和fairplay的專家、學者們同賴相比,差著火候哩!依
常人思維,江核心說過的話,總不能不算數吧!人家卻說,情況在不
斷變化,我要「服從黨的需要」。我們想,你兒子靠美國「資助」留
學,現在又當了中科院副院長、中國「電信大王」,該知足了;但當
事人想,同金正日之對金日成的鐵定繼承形勢相比,我「革命尚未成
功」呢!

當初毛澤東訓斥一些不能緊跟他向胡風下毒手的作家「書生氣十
足」。他說得有理。因為你在「叢林哲學」面前,講述人間哲學,說
你有「書生氣」,並無不妥。中共的行事邏輯是不能用常人邏輯推理
的。57年人們好心好意鳴放,結果中了「陽謀」之計,被打成20年不
得翻身的「右派」;89年一批熱血青年好心好意幫政府掃除官倒,推
動改革,結果給扣上「製造動亂」的帽子,以衝鋒槍回應。每次事情
發生之前,我們都以善良的心撒播龍種,而收穫的卻總是跳蚤。這次
我們又在想,他還不至於那麼缺少自知之明、不顧輿論、厚著臉皮、
賴在高位不退吧!不料3月15日的結果,給了這種想法一巴掌。江澤
民厚顏無恥的程度,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力。他事先幾次造勢說,黨
內有「野心家」,弄得輿論界猜了好一陣子,現在證明:只有他才是
合格的野心家!

預測的賭局已經落幕。輸贏已成過去。靜夜思後所得到的思維升華,
才至為寶貴,不論你是觀察者、評論者、還是民主運動的參加者。

民主論壇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