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個受迫害家庭之一:一家三代家破人亡


我今年56歲,河南大法弟子,是被迫害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我身患多種疾病,長期處於病痛之中,不但在經濟上而且從精神上都在忍受極大的痛苦。我有幸與96年12月份喜得大法,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從此我身體健康,多種疾病不藥自癒,從精神上得到極大的改善,心中的欣喜真是無從言表。法輪大法使我找到了人生返本歸真之路,使我能夠成為好人,更好的人!

江犯這個心胸狹窄的邪惡之徒,利用手中的權力,一手製造了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4.25」後,我家被當地派出所闖入6人,翻箱倒櫃,把師父的照片、大法書籍、師父講法錄音、錄像帶、煉功帶、大法簡介等全部搜走,並命令從今天開始不准再煉法輪功,宣稱這是上級指示,並且把這個大院的每個煉功學員的家都抄了一遍。

99年7月25日我遵照憲法賦公民的權利,到北京去上訪,以我自己親身感受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剛到北京站就被惡警抓住送到駐京辦,在那裡被看管,剝奪了人身自由,每天生活費要交80元,後押回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了我一個月。就因為我去了一趟北京,它們就威脅我:再去北京就勞教你!在派出所的幾天中,孩子的姑姑來派出所哭訴說:她因我上北京也受到了牽連,為此而氣的頭痛,住院治療一個多月。

2000年4月25日的前幾天,因我不放棄修煉被派出所又抓進市看守所關了一個月零三天。每到他們認為敏感的日子,我的家就成了派出所抄家搶劫的目標,甚至連買菜也被人跟蹤。

為了向政府反映我們受到的不公正待遇。2000年10月份我再次來到北京,在馬路上正走著被北京610歹徒抓上車送到派出所,後又轉到駐京辦。在那裡每天要交120元的生活費。我為了抵制迫害,就絕食抗議。等到單位來人接時住了9天,他們蠻橫地向單位收1080元,當時單位效益不好,出差報銷都很困難,單位來的人氣的不行,也沒有辦法。接著他們把我押送回本市派出所。為了抵制邪惡對我的迫害,我有家不能回,從此便流離失所。就這樣他們還不放過,經常到親戚家騷擾,找到我娘家,威逼家人把我交出來,我的親人說我們一年多來就沒有見過面,一點消息也沒有咋交人。他們就命令家人去找,家人回答說這麼大的中國怎麼去找!

在外流離失所,生活的艱辛可想而知,在外租房,也經常遭到惡警的騷擾,把房間翻了一遍,沒找到什麼他們所謂的把柄,就告訴房東說:不許把房子租給法輪功學員住,否則重重的罰款。有一次遇上全市大搜捕,房東的鄰居因為住了一個法輪功學員被抓而罰款2萬元,房東害怕就不讓我再租住了。就這樣三九寒天,冰天雪地,我漂泊在外,連臨時住所也沒有。就這樣我度過多少個這樣的日日夜夜啊!我背誦著師父的經文「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正念正行》),堅持做著講清真相,救渡眾生的神聖工作。

有次我想回家看看,從外地回來,還沒到家,就遇上一位同事,他見我就說:「你要回家呀!可別回,聽說上邊有密令,還要抓人,要辦洗腦班,你趕快走吧!」我有家不能回。後來聽說我母親因思念過度含淚而逝。

我的單位把我被迫害的經歷歪曲事實,編造歪理,到處散佈,在XX廠召開職工大會,在會上宣講什麼法輪功學員煉功不要家了,對大法栽贓陷害。誰不想有一個溫暖的家?誰不想一家人和和睦睦的過日子?這都是因為江XX這個當權小人及610對我的殘酷迫害所造成的,它對我及我的家庭和親屬所造成的極大痛苦是無法彌補的。

我的小兒子剛上了一個月的班,有一天去朋友家玩,也被綁架,因不說大法壞話,就被非法關押了一年7個月,直到2003年春節才被放出來。

我一家四口人被迫害的家破人亡,聽說我丈夫終日處在恐嚇騷擾之中,白天不敢在家呆,一有敲門聲就心驚肉跳。在那些數不清的敏感日子裡總有惡警、公安局、單位政保等來騷擾、抄家,這是怎樣的一種日子啊!

2000年11月份,我流落到鄭州,被蹲坑的中原分局抓去,由於我不報身份、姓名、住址被關到拘留所,在那裡我絕食抗議對我的迫害,堅持了11天,他們用插管子等方法給我灌食摧殘4次,最後我昏迷不醒,被送到醫院搶救。

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做個好人,就時時受到被抓被打的威脅,處處都被籠罩在恐怖之中,有時一天吃一頓飯,有時從地上揀別人扔掉的饅頭。當春節來臨萬家燈火、親人團聚之時,我卻在外流浪,我曾因沒住處而在寒冷的冬夜獨自在外到天明,3年來我就是這樣過來的。

這也只是億萬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一個縮影,我的家庭也只是遭受殘酷迫害的千萬個家庭之一,我強烈控訴江XX及其610邪惡組織!還人間正義,還世間公道!

曉春/推薦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