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瀚:「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推測中國人」


我不得不將今天要分析的新聞對象全文錄在這裡,因為新聞背後可能又是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超級惡事,它的邪惡可能遠遠超出新聞內容本身,突破人們的想像底線:

「中新網3月22日電 日前,一輛由廣西玉林開往安徽亳州的臥鋪大客車在途經廣西賓陽收費站被民警截獲時,竟在車內查出用旅行袋打包偷運的28名嬰兒。20日,記者趕到賓陽瞭解到,這些被及時解救的嬰兒全是女嬰,年齡最大的也不過3個月。除一個嬰兒當天死亡外,其餘27個嬰兒目前情況穩定。截至20日,還沒有家屬來認領的消息。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記者從院方瞭解到,這27個存活下來的嬰兒都用尼龍旅行袋裝著,被擱置在客車車廂內,經過長途顛簸,再加上當晚天氣轉冷,隨時都可能發生意外。幸好,經過醫院緊急救護之後,情況已經比較穩定。

  據估計,犯罪嫌疑人為使這些像貨物一樣堆放在客車上的嬰兒不哭泣,可能給她們服用了藥物。

  記者從廣西高速公路管理支隊四大隊瞭解到,17日下午,他們接到群眾舉報時,只知道有販賣嬰兒的車輛從當地經過,並不知道情況有多嚴重。當晚8時40分左右,這輛臥鋪大客車經過賓陽收費站時,被佈防民警截停。民警從行李架上、靠邊的鋪位上和後排座位上的旅行袋或行李內不斷髮現嬰兒。

  『發現三四個嬰兒的時候,我們就感到吃驚了。』一名民警告訴記者,沒有想到情況會這麼嚴重。這些孩子都不是單獨藏匿的,有的是兩個擠在一個袋子裡,有的是3個擠在一個袋子裡。當天天氣較冷,嬰兒個個臉色發紫。從目前情況來看,還無法確定這些嬰兒到底要被運往何處,這麼多嬰兒是怎麼收集的也是一個謎。目前,警方正在作進一步調查。(張雨) 」


我本想再等到新的追蹤報導出現,再來寫這篇文章,可是等了將近一個星期還沒有新的報導,我擔心這件事情再過幾天會被人們徹底遺忘,只好先寫一點自己的疑惑如下:

一、為何都是女嬰?

警察發現的是28個女嬰,最大的不超過3個月!以常理而論,中國農村的不少人因為計畫生育政策被做絕育手術,之後還想養個男孩,就從與魔鬼訂約的人口販子那裡花錢購買男嬰,從來不曾聽說有誰買女嬰撫養的。那麼偷運者「打包偷運」--這是當代中國在邪惡事件中最具表達力的事實描述--28個女嬰到底意欲何為?嬰兒太小,稍有不慎就會死去,如果是讓人買去撫養的,如果不是一次性脫手,一個一個賣,等到賣出去的時候恐怕已經差不多全都已經悲慘地死去,那麼為什麼不讓她們再養大點?只有一個解釋,「購買」這些可愛可憐的嬰兒顯然不是「用於」撫養,也不太可能是一個一個地賣,因為這樣賣對於人口販子來講被抓獲的可能性太大,風險太高!

二、為何沒有人認領?

發現這件事情的是在3月17日晚上8:40,可是直到20日還沒有人來認領,客車出發地點是玉林,而警察截獲客車在賓陽高速公路收費站,兩地相距並不太遠。如果女嬰是被人口販子盜竊的,那麼怎麼會28個女嬰失竊被劫持而無人報警?只要有一個女嬰的父母報警,警察就一定會在得到消息之後讓其認領,而且都已經過去兩天時間了,心急如焚的父母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可能找不到自己孩子呢?而且導致警察攔截客車的是群眾舉報--這意味著這些女嬰的父母沒有報警,否則警察一定會提及有人報警嬰兒被綁架,難道是記者沒有調查清楚?記者會這麼笨--連是否有嬰兒父母報警都不調查只說無人認領?(我懷疑新聞原稿可能寫到無人報警的事情,但被刻意刪掉了--只是猜測)看來,女嬰不像失竊被綁,而更像被特意「收購」的!也就是說,這些女嬰實際上是被她們的父母蓄意拋棄的!

三、為何將嬰兒袋裝?

偷運者將女嬰「袋裝打包」!「用尼龍旅行袋裝著,被擱置在客車車廂內」,放在「行李架上、靠邊的鋪位上和後排座位上的旅行袋或行李內」,「據估計,犯罪嫌疑人為使這些像貨物一樣堆放在客車上的嬰兒不哭泣,可能給她們服用了藥物。」,「這些孩子都不是單獨藏匿的,有的是兩個擠在一個袋子裡,有的是3個擠在一個袋子裡。當天天氣較冷,嬰兒個個臉色發紫。」這些信息說明什麼?--偷運者幾乎完全不在乎女嬰的死活,任其自生自滅--只要不哭,有一個已經不幸死亡!既然不顧女嬰死活,那麼偷運者獲得這些女嬰的時候,不論是買是偷都希望出手的時候能夠掙錢,而死嬰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給人販子帶來「利潤」(這個經濟學名詞在這裡讓人感覺如此骯髒!)

四、是否存在一個大規模的秘密購銷女嬰同盟?

28個小女嬰,最大不超過3個月,無人認領,用尼龍袋裝,將女嬰當作貨物,不顧死活地運送,有群眾舉報,無夫婦報警,如此抓獲的只是一起,會不會有許多次成功地偷運--無論這些女嬰死活!而無論這些女嬰死活,對於人販子而言都是可從中獲利的,這到底意味著什麼?有沒有可能在當地存在一個大規模的秘密購銷女嬰同盟?有定期的「購貨」時間,為了節省成本,人販子要求女嬰的父母在大致相同的時間懷孕,於是就能夠在大致相同的時間分娩,人販子可以一次性收走所有女嬰,而且似乎越小越好?不論死活都能夠讓人販子獲利只能得出一個結論:如果他們成功地偷運走這些女嬰,那麼這些女嬰的最終結局必定是死亡,否則難以解釋為什麼他們對女嬰的死活無所謂!

文章寫到這裡,我們可以對這件事情的大致可能性得出基本結論:如果客車沒被截獲,這些女嬰最後都會被殺害,作為某種特殊用途的「原料」!

這一可怕的結論指向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目標:嬰兒湯!這是這幾年雖然媒體不敢報導,但早已廣泛流傳的一個最邪惡的醜聞,有些網路媒體上甚至還刊登過殺嬰過程的照片!我想我不能再寫下去了,因為我不能再想下去了,魯迅先生在《紀念劉和珍君》裡說:「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如今,魯迅的在天之靈必然要哀嘆,因為這句話裡的「最壞的惡意」在嬰兒湯面前顯然沒有絲毫的表達力。

(新世紀)(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