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作者:《中國民主論》(1)

2003-03-31 16:20 作者: (作者佚名於華中)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引言

「萬事開頭難」,這是中國的一句老話。提筆寫未來的東西,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事,何況又是長期生活一個在缺乏民主自由的國度裡,寫《民主論》豈不更成了一件難事了嗎?然而,不知為什麼,那曾經數次被擱淺了的思緒卻始終縈繞在我的眼前,這大概是出於一種歷史責任的心態吧。

中國沒有民主,中共黨內也沒有什麼民主,中國的老百姓要民主,但不知道什麼是民主,更不知道民主制度究竟是個啥模樣。為什麼?因為中共從來也沒有向百姓灌輸過民主,更甭提什麼自由、人權了,所灌輸的只是一些帶有「專政」性質的法制條文。作為一名民主愛國人士,怎麼能眼看著中國百姓對民主制度的概念一無所知呢?怎麼能容忍偌大個中國長期處於平民百姓不懂民主的狀態之中呢?怎麼能讓世界民主潮流在中國錯過撞遇的機會呢?

中國,是一個以漢文化為主的多民族大國。本來中華民族封建帝制的傳統意識就很強,在加上中共五十年來因勢利導的宣傳教育,中國百姓已經習慣了「傳代式」的帝位轉換方式。什麼第一代是開國領袖毛澤東,第二代是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傳到第三代江澤民,目前還不清楚要定個什麼名號。至於毛澤東欽定的接班人華國鋒屬於哪一代,到現在也沒人給個說法,這也就成了中共在傳位過程中的難解之謎了。瞧瞧!這哪有一點兒中國民主制度的味道?當今世界已進入二十一世紀了,難怪還有人稱中國人是愚民。在中國,這是中共五十年來夢寐以求的「國家大事」,因為他們十分清楚在「愚民政策」制度的嚴控下非出愚民不可。

民主,是當今國際社會的主導潮流,也是人類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對於「民主」一詞,現代的中國人並不陌生,整個中國大陸幾乎天天都在高喊「民主與法制」。從一八四○年的「鴉片戰爭」到一九一九年的「五四運動」,中國人就一直追求民主。但是,到了現在也沒有搞清「民主」一詞的內涵是什麼,「民主制度」又是什麼,原因何在?

老百姓,是組成整個社會最基本的一個要素,國家是由這些個社會成員所組成。其中,中國的絕大多數成員都處於社會底層,按中國人的習慣稱呼就是「老百姓」。可以說,沒有中國老百姓,就沒有中國這個國家,也就沒有什麼新、舊中國之分了。對於處於社會底層的老百姓來說,最需要的就是民主,因為只有民主才是代表民眾意願的。有人說,中國國情不同,老百姓還沒有民主意識,所以中國暫時還不能推行民主制度。這種說法很容易讓人提出質疑:在舊中國就主張建立民主制度的中國共產黨,怎麼中國政權到了自己手裡就讓民主制度緩行了呢?究竟是不想推行民主制度,還是怕民意基礎不牢失去手中的權力呢?

權利,每個國家的公民都有他所應有的那份權力。公民的權利雖然可以從各個方面體現出來,但是最能體現公民權利的,不僅僅是什麼生存權的問題,而是參與權與知情權的問題。民主制度是保證公民參與權與知情權得以實現最為有效的一種制度。至於生存權是國家政府對本國公民的基本保障,而不能作為阻止公民行使包括參與權與知情權在內的其他公民權利的擋箭牌。

在寫《中國民主論》之前,作者走訪了中國社會的各個階層人士,接觸了社會最底層的老百姓,絕大多數中國人都認為,中國已到了非實現民主不可的程度了。不過,當筆者問及如何才能引導中國走向民主化,中國建立什麼樣的民主制度的時候,絕大多數人又嘎然言止。於是,筆者便萌生了寫《中國民主論》的念頭,意在向國人灌輸一點未來中國民主方面的東西。

儘管還沒有動筆寫《中國民主論》,世界上最民主、最自由的美國卻遭受到「恐怖份子」或其它什麼反民主組織的嚴重襲擊,儘管中國現政權對民主異議人士存有敵意,許多仁人志士試圖推進中國大陸的民主進程還困難重重,儘管深知自己對民主國家制度的瞭解有限,對有關民主方面的論說也知之甚少,但是,筆者對實現全世界民主的信念絲毫沒有動搖,對建立中國民主制度的追求仍將永不停息,對民主中國的企盼就像那奔流的黃河一樣,不到大海將永不停息。正是這種為了中國民主而忘我抗爭的動因,才時刻激勵著作者把《中國民主論》堅持寫了下去......(2002年1月)

第一章 中國人的造反精神與民主意識

在中國漫長的封建社會裏,中國人的造反精神遠遠大於民主意識。自從秦始皇創立中國第一皇帝以來,老百姓就開始把當朝「天子」的「金口玉言」視為珍寶。儘管皇宮中的整天過著花天酒地、紙醉金迷的糜爛生活,但平民百姓認為那時「上天」恩賜給皇上的福分,「九五之尊」的皇帝是至高無上的,而老百姓則是天生的「賤命」。在信息傳遞緩慢、經濟文化落後的古代中國,整個社會體系從上到下全靠「皇權」來運作,每個官吏不論幾品都必須無條件地遵從「聖旨」,對與錯全憑「天命」。在宮廷御用文人的授意下,中國的老百姓將歷朝歷代的皇帝統稱為「真龍天子」,而把那些敢於向腐朽沒落「皇權」挑戰的起義領袖稱作「盜賊刁民」。因此,那些試圖揭桿而起的庶民,為了防止背上「犯上作亂」或「大逆不道」的罪名,也都打出「真命天子」下凡的招牌,大膽製造「驚世」輿論,其目的是喚醒民眾起來反抗當朝皇帝的殘暴統治。由於受長期封建制度的約束和影響,中國人已經養成了一個政權推翻另一個政權的習慣,所以總是欠缺對民主的認知能力,以至於民主意識在中國被迫流產。

一、長期的封建專制制度,中國人的反抗精神佔了主流

在中國封建時期,由於整個社會受各種傳統觀念的束縛,中國百姓要想擺脫大小官吏的壓榨幾乎是辦不到的,哪還談得上什麼民主意識?但是,平民百姓的反抗壓迫意識卻從未間斷過,正所謂「奴隸代代求解放,戰火連年起四方,只因為行動渺茫無方向,多少個英雄飲恨亡。」所以,一代又一代的中國百姓一直企圖「翻身做主人」,不惜犧牲自身的生命來達到「改朝換代」的目的。然而,在中國歷史上數百次大規模農民起義的漩渦中,起義領袖們卻始終貫穿著一個「皇帝夢」的主線,從而形成了一個從開明的「開國皇帝」登基到昏庸的「末代皇帝」下臺的「死循環」更迭規律。這種長期反覆的封建「死循環」結果,實際上就是中國人不斷摧殘民主意志的循環過程。

帝王將相統治著中國長達兩千多年,這在世界其他國家實屬罕見。當一個又一個新「馬上皇帝」登基後,中國人曾一次又一次地對新王朝充滿過希望,試圖分享「改朝換代」後的喜悅。遺憾的是,隨著一代代王朝的衰敗,人們的希望與企盼最終都變成了泡影。正是:秦漢一統民受苦,三國兩晉血成河。南朝北朝爭高下,隋唐盛世有悲歌。宋攘遼金連烽火,元明外內蒙漢和。滿清政府最腐敗,聯軍入京淚水多。中華民國無寧日,共產黨國又如何?

歷史事實證明,封建專制制度是民主制度的死敵,民主制度則是封建專制制度的剋星。從滿清政府到現在的中共政府,統治者們一直在抵制西方的民主制度,其根源就是害怕在中國建立起真正民主制度。在統治者百般封鎖民主信息的環境下,中國人很難瞭解到什麼才是真正的民主制度,這樣勢必會造成以反抗精神取代民主意識的結果。中國人的造反精神本來就很強烈,再加上統治者的「愚民政策」的挑撥,老百姓肯定會萌生推翻政府的念頭。在民主道路走不通的情況下,中國人也只有被迫走上「官逼民反」的狹路了!

二、中國專制統治者的殘暴,引發了一次又一次的大規模民眾起義

歷代封建專制統治者都企圖讓自己的王朝千秋萬代「永不變色」。但是,人類社會的發展卻不以統治者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一切善於推行暴政的專制統治者們,儘管利用控制國家機器的便利條件瘋狂鎮壓廣大民眾,但結果還是難以維持穩定局面,其殘暴行為反而加速了滅亡的進程。

西週末期: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民眾起義

在中國尚未進入封建社會的西週期間,周厲王姬胡是個貪財愛利的暴君,以巧立「專利」名目的手段盤剝老百姓的民脂民膏。老百姓面對周厲王的貪婪行為,都紛紛咒罵他。於是,周厲王就派了一個衛國的巫師監視老百姓的言論,發現有人評論「專利」、辱罵國王的,就趕緊抓來殺頭。如此一來,公開評論國事和咒罵厲王的不同聲音倒是少了,可老百姓用眼神或面目表情來代替聲音,以表達共同的仇恨。周厲王卻以為自己殘暴統治產生了效果,他沾沾自喜地說:「你看!我有辦法制止老百姓的誹謗,現在他們都不敢說話了。」有個叫召公的貴族卻對厲王說:「你這是用堵洪水的辦法來堵老百姓的嘴。壅塞的洪水一旦衝決堤岸,就會淹死更多的人。堵住老百姓的嘴,如同堵壅塞洪水一樣,能過多少平安日子呢?」厲王非但不聽勸告,反而一意孤行,變本加厲地繼續推行殘暴統治。過了三年,終於釀成了一場大規模的國人暴動。成千上萬的奴隸和平民聯合起來,像潮水般憤怒地衝向王宮,去襲擊厲王。嚇得厲王偷偷溜出王宮,遠遁後才保全了性命。十四年後,周厲王死於彘地(今山西省霍縣)。這就是後來人們所稱的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民眾大起義。

秦朝末期:大澤鄉陳勝、吳廣起義

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統一了中國,成為中國封建歷史上第一個皇帝。秦始皇是歷代封建統治者們頂禮膜拜的偶像,也稱得上是現代專制政府的祖師爺。這個封建制度的創始人自統一六國登上皇帝寶座後,在位26年一共做了「焚書坑儒」、筑「萬里長城」、建「阿房宮」、渡海討「仙藥」、構建防盜「陵墓」等五件大事。靠造假來篡奪皇權的次子胡亥,其殘暴程度與其父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秦二世為了炫耀自己的在位時是「盛世」,不惜耗費巨資與勞力擴建「阿房宮」,供自己享樂。逼得老百姓民不聊生,怨聲載道,國內危機四伏。胡亥為了鞏固統治其地位,制定了比秦始皇更加殘酷的刑法:只要老百姓一批評朝政就滿門抄斬,偷偷議論一下時局就要殺頭。公元前209年,陽城的兩名軍官押著九百名民夫去漁陽守防,走到大澤鄉遇上滂沱大雨,道路難行,已經不可能如期到達目的了。那時,秦朝有「誤期當斬」的嚴酷法令。於是,被選為「屯長」的陳勝、吳廣便決定以「陳勝王」的幌子來發動起義。陳勝、吳廣分別殺了兩名押解的軍官,舉起了討伐昏庸皇帝的義旗,結果全營兵士追紫煊Γ(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