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腐敗「全軍覆沒」之一種

2003-04-04 08:18 作者: 馮日干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一個攝影展覽時,意外碰見一位友人,問我:「《中國青年報》上登的吉林省那個李鐵成受賄案看到了嗎?」我說沒有。「哎呀!」他像是怪我竟成桃花源中人了:「怎麼能不看呢?全縣科局級幹部沒有一個不向縣委書記行賄的……」因為他馬上要走,不及細談,臨行扔下一句話:「要看要看,全軍覆沒,無一倖免啊!」

我對官員腐敗一類報導已無多大興趣,但此案能讓友人感慨一番,我還是想見識一下。細看之後,我並沒有拍案驚奇。李鐵成在縣委書記任上長達8年,此前還做過縣長、副縣長,總共受賄140多萬元,比起安徽阜陽那個上任當晚就受賄近百萬的肖作新來,不過是個小老弟。不錯,他任職的靖宇縣乃是著名抗日將領楊靖宇的犧牲地,也是國家級貧困縣,你可以罵他「全無心肝」。但腐敗分子哪一個不是良心大大的壞了,哪一個會關心百姓疾苦,感念腳下灑過烈士的鮮血!讓我的朋友驚嘆的是:全縣百餘單位無一不向書記行賄。如此行賄者眾,確屬罕見。但友人將此現象概括為「全軍覆沒」,嘆惋「無一倖免」,卻不能完全表達我的感受。或者說,讀了報導,我倒生出另一層感想來。「全軍覆沒」,自然是比喻。比得也不為錯,但卻嫌籠統。戰爭史上全軍覆沒的戰例不少,具體情況多有不同。史可法守揚州全軍覆沒,那是當時外無援軍內無貯糧,揚州已成一座孤城,以一萬多守軍加上城內民眾抵抗十萬多清兵的圍攻,最終城破人亡,實在也是「勢不可為」。敗是敗,亡是亡,但史可法與揚州軍民誓死不屈以身殉城的精神卻可歌可泣。垓下之戰,窮途末路的項羽陷入四面楚歌,終於別姬自刎。然而他百戰沙場,臨死仍作困獸之鬥,單騎殺死漢兵數百,「死亦為鬼雄」。靖宇縣幹部的「全軍覆沒」,與哪一種情況相像呢?好像都不大象。

他們面對的「敵人」是李鐵成的權勢---縣內機關部門「一把手」的任免他不點頭「誰也不好使」。假若有那麼一些幹部(我不敢期望每個人都能)堅持原則剛正不阿拒不行賄,因而個個受到打擊報復,或被罷官,或迫於無奈自己棄官---假如出現這種局面,也是一種「全軍覆沒」,即所有與權勢抗爭的幹部無一例外地失敗了,從遭打擊迫害的角度講就真是「無一倖免」了。可惜這是筆者的假設,實際情況卻是:面對李鐵成對幹部的頻繁調整,所有想撈個科局級「一把手」或想坐穩原來第一把交椅的幹部竟都慌了,趕緊投『其所好納貢上門。而且他們都精於此道,「以謀取自我利益的大小來設計禮金厚薄」;而且還都認為李書記算是個「講究人」,受人香火就讓人如願以償,樂於孝敬他。這實在很像是在真槍實彈的戰場上一聽敵人喊殺就兩股發顫連忙繳械的豆腐兵。依我看,這叫「全線崩潰,無一守節」,似乎更確切些。歷史上有無類似情況呢?有。五代十國時宋滅後蜀的戰役中蜀軍就是這個樣子。平日裡將驕兵疲已成慣性,故當宋軍壓境時,數倍於敵的人馬聞風喪膽,毫無鬥志,「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

說到後蜀這樣的亡國之旅,不免讓人胡思亂想:假若(仍然是假設,不必過於憂心)某一天真的面臨血淋淋屠刀黑乎乎槍口的考驗,這支「無一守節」的隊伍有多少人能像楊靖宇烈士當年那樣寧死不屈?看多了和平時期貪官污吏的老百姓還會像當年那樣冒著生命危險去掩護他們嗎?

來源:反腐敗網哨(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