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開發陷阱


我是一名被「西部大開發」吸引,以滿腔熱情投身西部的投資開發者,現在卻因中共政府的欺騙、恐嚇、暴力而感精神疲憊,無處訴說,只有寫這封信給你,一方面是想緩解我心中的苦悶,再者想通過你們警告有意來西部投資開發者謹防上當受騙。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1995年我得知在陝西的陝北正在進行轟轟烈烈油田招商引資開發,在政府優惠的招商條件下,許多人都把大筆資金投入到荒涼貧窮的陝北地區。我也慕名而來,可惡劣的環境成為我投資的第一道坎,寒冷乾燥,沒有乾淨的食品和飲水,吃的是粗糧喝的是河溝裡的水,除了一條像樣的省級公路外,全是簡易的沙土路,車揚起的塵土使十幾米外什麼都看不清。可就在我喪失信心時,政府幹部熱情的接待和開髮油田所能帶來的預期巨大利潤最終使我把幾百萬投入這片荒涼未知的土地上。陝北的地下蘊藏著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我的投資得到了回報,使我適應和愛上了這裡,接連的籌資和投資,公司也慢慢地穩固壯大起來。

幾年過去了,陝北的變化是驚人的,一條接一條地新公路,城鎮也蓋起了式樣多變得大樓,物品琳琅滿目,收廢品的拿著高檔手機。但變得更快的是政府幹部的態度和政策,以前的招商引資文件如同廢紙,苛捐雜稅層層加碼,貪污腐敗比比皆是。可笑的是我去交稅,小小的報稅員也要橫敲一筆,如果中午不請吃飯,他就不開稅票,等過了報稅期他就會以未及時繳納稅費為由要求罰款,有時吃飯花的錢快趕上上繳國家的稅費,只見一個個官員像氣球一樣的被吃肥。還有可笑的,如果你本月交稅額超過上月太多,他會要求你維持上月報稅額,原因是每月領導有任務指標,如果超過太多,對領導的能力是一種懷疑。官員們的工作就是服從領導,奉承領導。還有公開要求在公司入空股的官員,作為他們在公司的顧問費和協調關係費。一屆領導一屆政策,老領導錢袋裝滿,政績有佳,上調繼續為人民服務,新領導上任三把火,要燒到你知道我是誰,把錢裝到我口袋為止。這樣的事是司空見慣,人們也變得麻木了,不以為然。

最壞的事情是:2000年開始,政府發布一系列沒收油井資產的文件。縣、市、省三級下達以石油資源屬國家所有,必須將非國有資金投入的油田開發企業全部沒收為國有。由於陝北地區屬非國有資產的油井有不下4000多口,涉及直接利益的有不下十萬人,,相關產業的人數非常巨大,為了避免引起社會波動,政府於是就以非國有資產已被沒收,然後承包給原所有人的方式歸併非國有油井企業,先前的開發審批手續,開發協議書,合同書全部被作廢。從新簽訂了一份為期8年的油井承包合同書,其他稅費和經營方式不變。作為我們開發經營者,除了心裏不易被接受外,只要利潤不受損失,不管什麼形式,我們都無所謂,我們還是信任政府的。可到了2002年,政府又以同樣的理由,下達新的文件,要求將所有油井 全部歸併到由各縣政府自己成立的國有性質的油田開發公司,這種公司沒有資金,技術和管理體制,全部是由政府富餘人員組成的皮包公司,卻被政府賦予極大的權利,甚至可以在公路隨意攔截運油車輛進行罰款。而在2000年簽訂的8年承包合同又被廢止,根據油井的開採年限進行回收,其中8年以上的油井無償沒收,並要求在沒收之前由原公司清理所有債務;8年以下的油井給於適當補償,並要求在沒收之前由原公司清理所有債務,而補償金由國有油田開發公司在以後的經營中分多次付清。所有油井工作人員和先前原公司的工作合同也被廢止,願意繼續工作的人,重新和國有性質的油田開發公司簽訂新的工作合同,不願意的人被開除。此次的沒收及其苛刻,激起廣大人們的不瞞,對立情緒極高,有挖斷公路,有上訪,有請律師,各個縣、市的人們聯合在一起抵抗政府的野蠻行動,使得沒收工作無法進行,於是政府提議又簽訂了為期2年的油井承包經營合同。激烈的心才暫時平靜下來。可好景不長,2003年3月又有新的文件下達,要求陝北地區所有油井必須在3月底前全部無償歸併延長油礦,各縣油田開發公司也被廢止。對鬧事者進行嚴厲打擊,公檢法由政府帶頭進行掃蕩式的沒收。17日在安塞縣,被列入的第一批沒收油井,在公安人員的強制下已被沒收,原油井工作人員被強行趕出生產場地,個人生活用品被野蠻拋灑,其他物品都被禁止移動,其中有一人被銬達30分鐘。政府吸取上回一起沒收時的被動經驗,這次採用個個擊破的方法,明天又有誰會經歷這場噩夢。

這幾年,我的身心已被折磨得極端疲憊,再這樣下去,我也堅持不住多久。我已不願再干任何事。只想提醒有意來西部開發的個人或企業,擦亮你的眼睛,不要被政府的動聽招商引資文件欺騙。現在青海又有同樣的招商引資開髮油田項目,我想最後的結果和陝北差不多。

希望能讓更多的人知道這裡發生的一切。

大紀元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