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江澤民——毀滅人性的國家恐怖主義

2003-04-07 05:23 作者: 晨鐘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作為人,我們有一種本能叫做害怕,當人最基本的生存條件面臨挑戰時,這種莫名的東西就會抓住我們的心,使我們顫慄和痛苦。然而今天,當你急切地對一個中國人說,我們的森林礦藏已快被耗盡,我們的水源也污染損失得所剩無幾時,他們往往會漠然的看著你,好像在問:那又怎麼樣呢?當你接著說,這意味著相應的天災會不斷,死亡威脅將會降臨時,他們也只是淡淡的一句:那有什麼?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我們不得不驚詫於今天中國人對死亡的漠然和麻木。然而沒有在那塊土地上生存過的人們,永遠也不能理解,是什麼因素,將一代代鮮活的、充滿幻想、好奇和生存慾望的生靈變得如此生死不懼。聯合國的調查表明,每天在中國,平均多達500名婦女自殺身亡。也許有人會說,中國人多嘛。不錯,中國佔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但卻佔了全世界自殺死亡人數的42%,更佔了全世界婦女自殺死亡人數的56%。回想建國五十年來,由最高領導者發起的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運動,使每一個中國人都飽嘗了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苦難,想想那含冤而死的眾多生命,我們就會明白,其實,從根本上毀掉人的精神的,就是那曠日持久、絕不間斷的國家恐怖主義迫害。

一、國家恐怖主義籠罩下的中國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在對恐怖主義和人權問題的追蹤進展報告中,有這樣一段話「國家實行的恐怖主義有不同的表現形式,其中之一是所謂的『政權』或『政府』恐怖,這就是國家恐怖主義的傳統類型或形式,亦即由國家機構對它自己的人民實行恐怖主義,以此維護某個特定政權。」

一位國際宗教自由聯合會的律師說,「當我問我自己,什麼是國家恐怖主義時,我想提出三點特徵。一是殘忍而非常的懲罰,包括酷刑,殘忍地折磨致死,精神脅迫等;二是通過懲罰當事人的親人和朋友造成當事人的痛苦,比如懲罰他們的孩子;三是集體懲罰,這一方法在二戰時廣泛應用,比如納粹會因一個村落中的一些人冒犯了他們而消滅整個村落。」

在當代中國這樣一個幾十年來一直被國家恐怖主義籠罩著的國度裡,恐怖滲透到空氣的每一個分子中,獨權統治能維持到今天,正是利用了人民的恐懼心理而推行國家恐怖主義的結果。這與其它恐怖主義分子所採取的暗殺、綁架,在指導思想和行事手法上都如出一轍,所不同的是,死於中國式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的民眾,已超過一億。恐怖份子在組織能力、犯罪規模或犯罪經驗上都比中國的國家恐怖低檔了許多。正如聯合國委任的研究恐怖主義特別委員庫琺女士最近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指出,國家恐怖主義所犯下的暴行,比其他任何恐怖主義所犯的暴行的總和還多得多。


在那裡,人人自危,老百姓一提起政治就噤若寒蟬,政治成了恐怖的同義詞。可憐的老百姓整天生活在無形的牢籠中,左是禁區,右是雷區。人們無奈地在夾縫中求生存,只能在求得一點物質上的安逸方面動動腦筋。在這種恐怖中生存的人們,唯一的選擇是適應或逃避恐怖,或者欺騙自己說,我們周圍根本沒有什麼恐怖。不過,要檢驗這種無形的、強大而又無所不在的恐怖並不難,今天,只要你去對一個中國人說一句:法輪功講修心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你不妨煉煉看。你立刻就會聽到對方十分懼怕地說:「你有幾個腦袋?現在大家在街上都不敢提『法輪功』三個字,會招致來自江澤民政府的殺身亡家之禍的。」

是的,瞭解一下法輪功正在遭受的迫害以及江集團對其採取的一切國家恐怖主義行動,會有助於我們更清醒的理解這一毀滅人性的罪惡--國家恐怖主義。

二、國家專職恐怖機構及其作為

談到對法輪功的迫害,就必須介紹一下和當年納粹的蓋世太保組織有著相同性質的「610辦公室」。「610辦公室」建立於1999年6月7日,即開始鎮壓法輪功的前一個月,中國主席江澤民在中國共產黨政治局會議上發言,全盤攤出他鎮壓法輪功的政策。在那次會議上,他命令部下建立一個他稱為「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小組」,並指定3個負責人,包括政法委頭目羅干。在江的直接命令下,1999年6月10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正式為「領導小組」成立了一個辦公室,命名為「610辦公室」。

在過去的三年裡,「610辦公室」被江賦予了絲毫不受限制的特權,它們無需任何證件可以隨時闖入民宅;無需任何手續可以隨意抄家,搜身,抓人;無需任何法律程序可以勞教判刑;無需任何理由和承擔任何責任,可以濫施酷刑直到死亡,可以「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或「打死算自殺」。

那些不能見光的和置人於死地的指令使得地方警察不受約束地酷刑折磨,性虐待,甚至謀殺修煉法輪功的人們。暴虐之程度令人難以想像。在拘留所,無論年齡,性別,或身體狀況,暴力和酷刑成了對付法輪功群眾的主要手段。這裡僅僅是法輪功網站從直接受害人的控訴中獲得的酷刑手段的一部分:毆打,強迫灌辣椒水和高濃度鹽水,不許吃飯,睡覺和上廁所,暴露在極冷和極熱的天氣下,用香菸和燒紅的金屬燙烙,用毒氣熏,放狼狗咬,使用6萬伏高壓電棍電擊,等等。鎮壓中,女性遭受到各種形式的性攻擊,包括強姦及使用電擊裝置電身體敏感部位。懷孕婦女被強迫墮胎,以此來延長對她們的拘留,而不是釋放她們以便生育。他們還把人活活打死(幾乎發生在全國各地),活活燒死(北京,淮安),拴在車上拖死(湖北),更有歹徒把人從樓上扔下活活摔死(九月十九日,遼寧省地方警察將法輪功女煉功人於秀玲打得奄奄一息後,竟從四樓窗戶扔下,活活摔死,隨後公安聲稱是自殺)。

另外600多法輪功群眾被強行關進精神病院,強制注射大劑量破壞神經中樞和有損健康的藥物,32歲的電腦工程師蘇剛就是在精神病院被這樣迫害致死的。一個正常健康的49歲女煉功人史倍因不放棄煉功,被關進浙江省杭州第七醫院(精神病院),注射大劑量「鎮靜劑」,公安一個星期不給她吃東西,最後史倍餓死在精神病院裡。法輪功群眾被關押後被整得精神不正常或慘死,官方反而嫁禍法輪功。

江澤民花無數個億的人民幣建造監獄,囚禁法輪功群眾;把招待所改成洗腦所,對法輪功群眾實行經濟壓迫,經濟剝奪,洗空,三年多來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中,有超過100,000的法輪功煉功人被送到勞教所,至少485人被折磨致死,數千人被送入精神病院,成千上萬的人失去工作,甚至家庭。

然而「610辦公室」恐嚇的不僅僅是法輪功,而是幾乎所有的中國人。它對那些與法輪功無關的人們施加直接的壓力以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例子包括,在許多地區強迫學童簽名污蔑法輪功,否則開除學籍;成年人也必須簽署這樣的聲明,否則便會失去工作或退休金;同樣,警察被威脅如果不執行「610辦公室」的命令,就會失去工資、分配的住房、甚至工作,對他們的親屬實行敲詐勒索,對法輪功煉功人的所在單位實行經濟制裁,罰款等等。公安人員借抓法輪功群眾到處旅遊,讓法輪功群眾擔負費用。這種經濟上的恐怖主義,直接反映著政治上,行政上的恐怖高壓,用剝奪人們基本生活條件、起碼生存需求來達到讓人就範。幾乎中國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受到江集團御用的官方恐怖機構的影響。可見,當年希特勒戮殺猶太人是因為他們的種族,而今天江澤民戮殺中國人是因為他們的信仰。希特勒消滅猶太人的肉體,江澤民不但消滅著中國人的肉體,還消滅著中國人的靈魂和精神,因為法輪功被稱為是奉行「真善忍」的道德修煉群體。

三、千百萬受害者的呼聲

網際網路上刊登了一個十五歲孩子的敘述,能讓我們真切地體會到國家恐怖主義迫害的惡毒:

「我是一個農村女孩,今年15歲。父母都是多種疾病纏身的人,特別是我母親她那萎縮性胃炎和類風濕同時犯的時候,手腳腫脹疼痛,多年來我們家被無情的病魔給攪得失去了歡聲笑語。煉功後,我父母在很短時間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自從他們煉功以來再不用吃一片藥了,後來,我和兩個弟弟也修煉了。

「1999年7月20日,廣播電視突然開始污蔑攻擊大法,並且壞人殘酷地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父母說:「這全是假的!」於是他們去北京上訪,沒想到警察把他們關進看守所一個月才放出來。想到法輪大法救了我們全家,師父被人誣陷,母親又一次到北京上訪,父親又被鄉派出所綁架,被打得慘不忍睹,後送看守所,非法長期關押。我和弟弟面臨無法想像的困境,每當夜深人靜時,我的眼淚打濕了枕巾,看著兩個弟弟想念爸爸媽媽。可是我沒怨恨父母,因為他們是堅持真理才被江澤民的打手抓去的。每當看到兩個小弟弟哭著要爸爸媽媽時,我就告訴他們說:「爸爸媽媽很快會回來的。」

「可是受江澤民指使的壞人,在光天化日之下,開著車帶著二、三十人闖入我家,不顧鄉親們的勸說毫不留情地搶走了糧食,電視機,錄像機等個人財產。更讓我難以忘懷的是2001年元月的一天,公安局的車來抓我母親,一進門看我家還有兩人,不聽他們解釋,就抓起板凳打向親戚和老奶奶,最後親戚和老奶奶同母親被惡警抓走了,父親給母親送行李時也被所謂的公安抓去了。2001年一月十九日在我們當地開了一個大型的所謂「宣判會」。我的父母和好多大法弟子被惡警用繩子五花大綁,還挂了二尺長的白牌子!會後我父母和那個親戚與老奶奶被非法勞教了。

「全世界善良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們:我的父母病重住院時,不能下地幹活時,江澤民和他的打手們沒一個人過問,多種苛捐雜稅少了一分錢都不行!可當我的父母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身心得到健康時,能夠更好地服務於社會時,卻被那沒有絲毫人性的江澤民集團關進了黑監!目前我父親和千千萬萬的善良的好人們仍然被非法關押著,在極痛苦中為堅持「真、善、忍」做好人而被殘酷迫害,其中又有多少善良的人被殘忍地虐殺!

爸爸、媽媽,我想你們!現在中國有成千上萬的小朋友和我有同樣的遭遇。讓我們向全中國、向全世界呼喊--請幫助討還我們親愛的父母!」

四、現行國家恐怖主義的動機

習慣於逃避恐怖壓力的人們很少願意去瞭解這一切,所以當人們聽到這些真相時,往往感到難以置信,常常疑惑地問:江為什麼要把法輪功趕盡殺絕呢?

軍人喬良是《超限戰》一書的作者之一,江澤民把他請到軍事科學院作高級教授,把《超限戰》列入軍事科學院教學課程。所謂的超限戰就是在戰爭中不顧忌任何人道主義原則的限制,通過打擊對方的平民和民用設施逼對方就範。這其實是徹頭徹尾的恐怖主義。《超限戰》一書的作者認為:超限戰是窮國對富國的戰爭,是弱國對強國的戰爭。其實說白了,就是打不過就耍流氓。

那麼江澤民為什麼對出了名的打不還手的法輪功使用超限戰呢?其實明眼人心裏也都清楚。法輪功百姓按「真善忍」做好人,用他們的話講叫「修心向善」。法輪功老師李洪志先生著作廣為流傳,信徒無數,無心問政,只教導人修煉,他顯然具有巨大的個人魅力和道德感召力。可是江澤民呢?在老百姓的嘴裡,他屬於人性卑劣的昏君,不僅耗費百姓的血汗錢給自己買專機,修大劇院,還把自己三流大學畢業的兒子提拔成科學院副院長,並讓其下海經商,大搞權錢交易。江政權的貪污腐敗有目共睹。江澤民只會叫嚷一些三句三句的政治口號,然後讓其御用文人包裝成所謂的理論並強迫XX黨員「學習」。在各種公共場合,江總是耐不住性子地作秀,但每每成為百姓的笑柄,被稱為三流戲子。兩相對比,人性貧窮的江澤民對道德高尚的法輪功發動超限戰也就不足為怪了。

再有,江澤民作為一個本性卑劣的宵小之人,他既很明白自己孤家寡人的可憐境遇,也明白欺騙百姓對權力穩定的重要,他花費了巨大的經歷一直在為自己權力的穩定而幹著種種見不得人的勾當,同時又在以刻意營造的不存在的虛假繁榮欺騙百姓,法輪功上億個大講「真善忍」的人「忽如一夜春風來」,使江澤民產生了本能的恐懼,也產生了本性的仇恨,惱羞成怒、歇斯底里的迫害便開始了。

江澤民在一次重要的工作會議上說,「相比之下,其他氣功就不那麼容易解決,就會給我們的工作帶來相當大的難度,對社會穩定起破壞作用,起不到懲戒的效果。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就可以放手進行。以後利用打擊法輪功的經驗,可以有效的運用於其他氣功組織。」對法輪功的鎮壓,就是為了既要剷除隱患,也要製造一種恐怖,威懾人民,使人民俯首聽命。

由於世界上有五十多個國家都有人在煉法輪功,江澤民還把鎮壓本國人民的手法推行到國際舞台上去。有渠道證實,江集團不僅公然派人到處蒐集黑名單,騷擾國外法輪功群眾的人身安全和財產安全,威脅他們的國內親屬,偷聽電話,拆毀信件,封鎖電子郵件,散發電子病毒,駭客攻擊,並冒充法輪功名義進攻外國政府網站,跟蹤,破門進入私人住宅,在華僑中煽動仇恨,派遣特務打入,甚至暗殺等等。江為了達到擊垮法輪功的目的,他無所不用其極,與當今世界上的恐怖份子毫無二致,他破壞聯合國國際人權憲章,並且利誘和高壓,無賴和狡詐並用,以所謂的「中國市場」外交為誘餌,卡外國政府和商業組織的脖子。

其實江澤民的國家恐怖主義不僅僅專門鎮壓殺害中華民族優秀的子民法輪功群眾,同時也針對一切有思想的正義的中國人民。一份吉林省公安廳和高級人民法院的文件在《關於嚴厲打擊非法組織的通知》中指示說:「各市、州、縣(市區)公安局、人民法院:根據國務院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的有關規定,為了更好地迎接2008年奧運會在我國順利召開,穩定社會治安秩序,嚴厲打擊非法集會、聚會及其它擾亂社會治安活動。特此通知如下:一、凡是三人以上聚眾集會者不聽勸告予以拘留15日以下處罰,並處罰款1000元;二、對大規模組織聚會、遊行、演說,屢教不改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10000元。三、對非法組織的組織者、頭目要予以嚴懲,予以抓捕後補辦手續。五、此次活動自2000年5月20日起至2007年12月30止。」冷冰冰的一段文字,透著陰森的恐怖,剝奪了每一個中國人最基本的說話和表達自己思想的空間和權利。

江澤民國家恐怖主義僅在2001年第四季度就拆毀了溫州市的兩千多處寺廟,2002年4月又派4500名軍隊進駐四川喇榮佛學院,強行驅趕遣散8500名僧尼,拆毀一千多所僧舍,經堂,廟宇,數千僧尼流落荒野。同樣的災難也在折磨著信仰基督教、天主教的中國人。

五、實施恐怖的秘密武器--媒體洗腦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譴責江澤民政府搞國家恐怖主義。江澤民以國家恐怖主義,達到了以一個政黨挾持十三億民眾,任意奴役人民,鎮壓人民,殘害人民,不給人民自由民主和人權的目的。其最擅長的手段就是把十三億人民頭腦洗得空空的,剝奪了人民的知情權。與其國家恐怖主義相配套的謊言充斥的媒體專制,造謠惑眾,為其實行恐怖主義製造說辭。這是一個專制邪惡的獨裁者統治國家的唯一辦法。

據美聯社在6月19日的一篇報導,在中國,有3千萬以上的網際網路用戶。然而,在一起網吧起火事件後,僅在北京就有至少2400個網際網路網吧被關閉。很多居民的網際網路被切斷。南華早報在6月29日報導,上海的網路警察也已經著手讓網際網路公司確保查禁有關民主活動家及法輪功精神運動的信息。城市宣傳部網際網路信息分部的負責人張小玉(音譯)說,他的辦公室「在檢查有關法輪功的任何信息的網站,或其它被認為危險的信息網站。」他進一步講到,政府除了監測上海所有的網吧外,已經決定審查網站上的內容。上海日報聲稱,那些發表不是來自政府控制媒體的信息的網站,例如外國網站或報紙會被關閉。

香港人權和民主信息中心6月28號報導,中國至少把500,000海外網站列入了被禁止訪問的黑名單,如外國報紙、法輪功網站、民主和人權網站等。不僅網上瀏覽被監視,新聞雜誌期刊也難倖免。南華早報6月22日報導中國禁止了第15期經濟學人雜誌,因為此期包括有關法輪功群眾遭受的迫害,民運以及對中國股票市場的尖銳批評。

當然,控制這一切輿論工具,靠的還是國家恐怖主義這一法寶。中國的老百姓誰都知道保持沉默是生存的第一要素,即使親眼目睹,也必須守口如瓶,而這樣做的後果,是要承受綿綿不斷的良心折磨。於是人們選擇了逃避真相,他們封閉了自己的思想,只是為了能活個安寧。這種從精神上毀滅人的恐怖,其實比肉體上的毀滅更為恐怖和邪惡。

六、國家恐怖主義是對全人類的威脅

在江氏的國家恐怖主義中,恐怖是具有巨大的威懾作用的,它窒息著人民,窒息著國家、國家各級機構、機構中的工作人員,窒息著法律程序、法律制定和法律的實施。這張大網的嚴密性、邪惡性本身就是極端恐怖的。江澤民的國家恐怖主義釀成了中國的不幸,也是人類的公害,它掩藏著無數的殺機和災禍。

一些善良的民主國家人士以為,解決這種持久恐怖的方法是通過自由貿易和自由市場帶動獨裁者走自由民主的道路,然而事實證明這就好比要把一隻猛虎訓練成素食者一樣,是不可能的。經濟和利益慾望的膨脹,只會使獨裁者更牢地捏緊它的權杖,而與其交易的人,也往往會為了利益而放棄原則,事實上以通過幫助一個極權統治對其人民實行國家恐怖主義來獲取利潤是不道德的,甚至是犯罪。

其實,江澤民的國家恐怖主義與塔利班政府的殘酷性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只是中國的國家恐怖主義其手段更隱蔽。雖然恐怖主義有不同的形式,但其本質是一樣的,就是殘害人。這種國家恐怖主義的洗腦是很成功的,如果有一天被毒害的人民善念都已被洗空時,剩下的就會是沒有人性,沒有道德,沒有同情心,而只有仇恨的軀殼。全國二千多所監獄裡的獄吏及警察對自己人民下毒手時已經完全沒有了人性,只有極為殘忍的恐怖主義獸性。正如國際宗教自由聯合會的斯坦迪斯律師所說,「無視對良知的鎮壓是非常危險的,歷史告訴我們,一個對國內人民實施暴行的政府,通常會將暴行擴大到國外。同時,對良知的鎮壓會導致極端主義,並在最後壓力爆發出來時給國際社會帶來動盪。」

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主席李世雄先生明確指出:「通過『運作』『法律』,而不是通過爆炸來達到殘害生靈的國家恐怖主義才是真正值得人類特別去警惕的恐怖主義組織。正義人類不但要有勇氣去打擊失敗的恐怖主義及小流氓國家,更要有勇氣去面對和痛擊成功的恐怖主義及大流氓國家。」江集團鎮壓三年來,法輪功群眾對其信念的恪守和始終如一的和平抗爭,集中體現了一場良心與國家恐怖主義之間的抗爭,任何一個善良的人,都應該勇敢地站出來支持他們。

江澤民不能代表中國,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它代表的是行將就木的獨裁暴政,它是中國的罪人,人類的罪人。歷史記載著本次人類文明中由江澤民造下的最黑暗事實。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