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雜誌:走近薩達姆

2003-04-07 06:37 作者: Johanna McGeary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其他獨裁者都知道什麼時候逃亡,為什麼伊拉克的統治者呆著不走?

美國公開表示要收拾薩達姆海珊.三個小時以後,他就出現在一盤粗糙錄製的錄像帶上,不管是不是他本人,反正看上去和從前的薩達姆判若兩人.畫面上只有他一個人,在一間狹小的臨時演播室裡,這個65歲的獨裁者,看上去疲憊,顫抖,浮腫的臉上戴著一副大眼鏡.他很少在公開場合戴眼鏡的.他說話含糊,不斷重複,那雙舞弄步槍的手中拿著一個大筆記本.他是照著上面的草稿在念.薩達姆用他一貫的方式,叫伊拉克人「拔出刀來,」打敗「邪惡的小布希.」可是在那種環境下,這樣的叫喊就像一個被雷劈中的人作出的反彈.

近24年大權獨攬,這個伊拉克強人怎麼也不相信他會面臨今天的局面.他好像天生就能搶在對手前面處置他們.事事都提早防備在先.他在豪華的大理石宮殿下面,修筑了鋼筋加固的水泥掩體,存放著武器,還有逃跑的暗道.這正是一個表面冠冕堂皇,實際危機四伏的獨裁者的寫照.

美國的炸彈把這些最後的堡壘轟開之後,薩達姆應該對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的話當真了.拉姆斯菲爾德說:「薩達姆海珊的政權沒多少日子了.」

伊拉克的領導人是怎麼走到今天的?不管怎麼說薩達姆苟延殘喘地堅持了這麼多年,也許是他運氣到頭了,這回遇上了一個比他更一意孤行的布希總統.其實薩姆完全可以保住政權,只要放棄他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他還可以保住性命,只要放棄權力.從伊朗國王到剛果的MobutuSeseSeko,現代的獨裁者面對同樣的命運都是這樣做的.薩達姆應該聚斂了足夠的財富,後半輩子不會太難.可是他非不.這可能跟他的歷史有關.

戰爭肯定不是薩達姆的選擇.他處心積慮打外交牌想避免戰爭.不過他也就能做到這一步了.從他的角度看,放棄非常規武器就等於要了他的命.他對這些武器的痴迷程度很多人不理解,可是薩達姆覺得他很自然.這些武器代表著伊拉克的威力,也是他維持表面威風的依靠,使他成為世界舞台上令人畏懼的角色,也為他在中東地區的對手中爭得優勢,還是防止國內反對力量輕舉妄動的看家寶.伊拉克人都不會忘記80年代末薩達姆向反叛的庫爾德人施放毒氣的事.薩達姆相信,擁有這些有毒武器使他在跟伊朗的戰爭中免於失敗,並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中維持他的政權不至覆滅.

隨著第二次海灣戰爭的臨近,薩達姆每晚出現在國家電視台上,叼著一根哈瓦那雪茄,向他的人民反覆保證伊拉克會勝利.他努力散佈著信心.從武器力量對比上來看,他這一番表現是瘋狂荒唐的.薩達姆自己也知道他的軍隊不是美國的對手.他強調的是精神上的勝利,政治上的勝利.雖然他的軍隊1991年在科威特被擊潰,他還是認為那場戰鬥是「戰爭之母」,伊拉克取得了偉大勝利,因為他抵抗了40個國家的攻擊,依然保住了權力.上屆布希政府在戰後撤出,伊拉克18個省中有14個揭竿而起,但都被薩達姆血腥鎮壓下去.挑戰和蔑視成為他的權力支柱.心理學家JerroldPost為中央情報局勾勒伊拉克領導人的心理資料,他說:「薩達姆認為自己在孤軍奮戰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薩達姆本人和阿拉伯世界的很多人都認為,第一次海灣戰爭他是贏家,因為他什麼也沒損失.

所以薩達姆很可能認為,這次他能如法炮製.俄國官方資深的伊拉克觀察家說:「他總是心存僥倖,認為能轉敗為勝.」薩達姆能掌權這麼久,也說明在幾十年間他得艱難挨過多少危機,包括他自己的失誤.2月CBS主持人DanRather採訪他時說,這可能是兩人最後一次見面.薩達姆說,第一次海灣戰爭以前Rather也說過同樣的話.

即便是第二次和美國交戰,薩達姆也感到了存活的機會.像十年前一樣,他堅信美國人承受不住傷亡.所以他的策略也和以往相同,只要美國士兵和伊拉克平民死的多就能影響西方的公眾輿論,促使他們要求停火.他不會在乎伊拉克人的死活.五角大樓稱,薩達姆讓裁縫做了15000套英美軍服,讓伊拉克軍隊穿上去襲擊伊拉克平民,然後轉嫁到聯軍身上.戰爭開始前西方社會大規模的反戰示威給薩達姆壯了膽,他以為美國會妥協.

薩達姆很早就學會不惜一切代價保住權力.他從一個牧羊人到42歲當上獨裁者,靠的不僅僅是凶殘的野心.他生在TIKRIT,當時正是阿拉伯民族主義開始興盛的時候.族人的爾虞我詐,養成了他弱肉強食的世界觀.弗洛伊德如果知道薩達姆從小在家庭關係中扭曲的經歷,一定很高興有人驗證他的理論.據心理學家Post說,他的母親曾經想流產,不把他生下來,還差點自殺.後來他母親又嫁了一個人,那個人虐待薩達姆.10歲了還不認字的薩達姆就跑去和他的舅舅住.舅舅是一個狂熱的民族主義者,從前是軍官.1941年在巴格達權力爭鬥中敗下陣來,心懷怨恨.薩達姆在那一階段受到的影響左右了他的一生.舅舅給這個敏感的孩子灌輸了很多他對西方的仇恨和對阿拉伯世界的輝煌夢想.

2.心理學家Post說:「薩達姆認為自己在孤軍奮戰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

薩達姆在伊拉克動盪的政局中能高高坐在權力寶座上,靠的就是純粹的武力和殘酷鎮壓.薩達姆20歲就拿起槍,參加了民族主義的復興黨,他知道在敵人的十字架上是什麼滋味.1958年伊拉克軍隊推翻了君主制,暴徒拖著攝政王和首相的屍體穿過巴格達的街道,把他們吊在城門上.薩達姆自己想刺殺政變的領導人AbdulKarimQaseem,可是沒有成功.五年以後復興黨的人還是策劃謀殺了Qaseem,並且在伊拉克的電視上讓全國的人看到他千瘡百孔的屍體.

這些經驗使薩達姆學到,政治鬥爭就是在無休止的陰謀,仇殺,和背叛中生存.他在復興黨內爬得很快,就是靠著骯髒的保安工作,成為一個人見人怕的角色.寫薩達姆傳記的ConCoughlin說:「他殺了很多人才爬到上面.」他知道,「那些人為了向上爬很可能會殺了他.」另一位傳記作家,倫敦的EfraimKarsh教授說,薩達姆有一次跟一個客人說,沒等別人有什麼陰謀,他就已經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不忠.「所以他們沒有任何機會打擊我,我總能先收拾他們.」布希最近看了一盤1979年做的錄像節目,說薩達姆親自指揮,把幫助他當上總統的黨內同事都殺了.生怕有人搶他的位子,薩達姆在政府部門的關鍵職位上安排的都是家人和家鄉來的忠誠分子.

薩達姆要求身邊的人無條件地服從.人們經常談論這麼一件事.伊拉克跟伊朗的戰爭初期,伊拉克處境很不利.薩達姆讓內閣成員坦白地給他提出建議.衛生部長開口說,讓薩達姆暫時退位,安撫伊朗一下,等和平之後再復位.薩達姆謝了這位部長,然後就讓人把他抓起來.部長夫人求薩達姆把丈夫還給她.薩達姆確實把人還給她了,只不過是大卸八塊放在垃圾袋裡送回去的.從此顧問們學會了不跟薩達姆唱反調.

結果,薩達姆就生活在與世隔絕的溫室中,很少接觸其他觀點,完全是他自己的念頭.1960年他行刺不成逃到埃及住了3年半,80初有一些短暫的出訪.除此之外他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在1990年的一次採訪中,薩達姆兩次表示驚訝,美國居然沒有法律把侮辱總統的人關起來.

第二次海灣戰爭臨近之際,伊拉克領導人身邊還是1990年那個拍馬屁的小圈子,再加上一個37歲的二兒子,公認的繼承人.他們就像一個黑手黨家庭,秘密操作,對外人一概不信任.這個小圈子的人早就在薩達姆的政策下圈夠了錢.雖然他們知道,薩達姆完了,他們也就完了,但還是不敢冒險告訴薩達姆真相.他也許不在乎.他在自傳裡寫道:「我喜歡自己做決定,不要別人介入.我的決定很嚴酷,就像我的沙漠.」

這可能就是為什麼薩達姆對形勢會做出致命的錯誤估計,尤其對戰爭做出錯誤判斷.1980年,他看到伊朗革命造成的混亂,認為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他雖然不是軍事專家,卻是三軍總司令.他以為,用他的超級軍隊發動閃電襲擊,一定能把有爭議的領土從伊朗手中搶過來,殺掉波斯的原教旨主義者,贏得阿拉伯世界的感謝.可是他的軍隊打了8年也沒打敗霍梅尼的革命軍.伊朗軍隊一旦想佔領他的領土,他就向他們投放致命的化學武器,樹立了一受威脅就採取極端措施的樣板.霍梅尼的死終於使薩達姆在1988年停火.他宣布取得了偉大勝利.

僅僅兩年後,薩達姆又侵入石油富國科威特,想以此充實被戰爭拖垮的國庫.他對美國做出的每一個反應都沒有正確理解,以為老布希說把他趕出科威特不是當真的.波斯尼亞大使EdhemPasic1979年跟薩達姆關係還不錯.1990年7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後,他去勸薩達姆撤軍.他說:「我告訴他,出於種種原因他必須離開科威特.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西方國家會摧毀他.」薩達姆回答:「我知道的你不知道.」他還是相信自己的錯誤判斷.這次聯軍在伊拉克一路挺進,一位將領最後告訴薩達姆他的軍隊完了.薩達姆冷冰冰地回答:「那是你的看法.」不過有一點他是對的:如果他能安然度過沙漠風暴,他就能恢復過來.

但是這一次,沒有多少機會讓他判斷失誤了.小布希一心一意要除掉薩達姆.華盛頓的夢想是,等伊拉克領導人確信必敗無疑,為了保命他會離開這國家.可是那些瞭解薩達姆的人認為,他不會選擇流亡.他的阿拉伯驕傲不允許.前約旦議員ToujanFaisal說:「他追隨老式阿拉伯騎士風格.」也有些解釋沒那麼浪漫.作為嗜殺成性的獨裁政權領袖,薩達姆不能顯示任何軟弱的跡象.他一旦開始與西方談判流亡的條件,馬上就可能面臨政變.還有些專家認為,薩達姆可能喜歡像本拉登那樣轉入地下,留下他的陰影繼續讓伊拉克發抖.

3.薩達姆的傳記作家EFRAIMKARSH說:薩達姆眼中的世界是一個充滿暴力和敵意的環境.

專家普遍認為,對薩達姆來講,權力就是一切,讓他放棄權力還不如讓他去死.前五角大樓顧問PhebeMarr寫了一本關於伊拉克的書,他說:其他結果都會打破薩達姆一生建立的神話,「他的傳說也就消失了.」

薩達姆喜歡說:伊拉克就是薩達姆,薩達姆就是伊拉克.Coughlin說,薩達姆總想青史留名,讓他的名字和阿拉伯歷史上的偉大英雄一起流傳後世.像攻佔耶路撒冷,建空中花園的古巴比倫國王尼布賈尼薩,把耶路撒冷從基督教十字軍手中奪回來的薩拉丁等人那樣.他想成就埃及的民族主義者GamalAbdulNasser對現代的承諾,恢復阿拉伯人的團結和在世界上的地位.近年,薩達姆這個復興黨魁首甚至開始祈禱,利用伊斯蘭教徒的熱情,興建大清真寺,講話中也帶上了討伐異教徒的語言.

美國參與戰爭計畫的人擔心,為了給人難忘的印象,薩達姆可能會選擇死亡,尤其是參遜式的的死亡.心理學家Post認為,這個獨裁者可芑岵幌б磺寫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