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看北京的醫生是如何麻木地對待SARS


下面這位新加坡的患者已死於4月5日,她的行程是:3月14日到香港,16日到北京,(她在香港2天接觸的朋友至今全部沒有病。〕19日感覺不適,兩次到北京兩家不同醫院求治,但是醫生都沒有看出她得的是SARS,隨便就打發了,她自已懷疑這是SARS,26日專程趕回新加坡治病,但是為時已晚,今天去世了!

  國外連機場都有條件檢疫,北京的醫生,為什麼到了3月20多日了,還這麼麻木,毫無警覺?!!

  下面這篇報導,來自一向親中共的新加坡聯合早報中文版:

  患病設計師曾在北京求醫

  本地第四名非典型肺炎病原張佩玲在北京曾先後到過兩家醫院看醫生,但醫院在為她吊鹽水和照X光後,就讓她出院

  她出院後仍然感到身體不適,因此趕回國求醫。

  在香港時狀況良好

  她的朋友向本報透露,她是被設計公司派到北京協助設立分公司,因此特地到北京安排住宿問題。

  她在香港停留一兩天期間,曾和一群在香港工作的新加坡朋友吃飯,當時她的身體狀況良好。

  張佩玲到了北京幾天後,感到不舒服而到一家醫院求醫。但醫院只為她吊鹽水,就讓她出院。她在朋友的介紹下到另一家醫院。第二家醫院吊了兩包鹽水、為她照了X光,給了她一些藥物,就讓她離開。

  她覺得不妥,急忙訂機票,希望趕回新加坡求醫。

  她在香港碰面的朋友中,還沒有任何人患上非典型肺炎。

《聯合早報》


(大參考)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