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右安門「淫窩扎堆」 小姐自曝賣淫內幕


據《北京晚報》報導: 在豐臺區右安門外開陽裡小區一座居民樓後面一間低矮的平房前,有一家門臉簡陋的美容店,在外人看來並沒有什麼獨特之處。昨天,從這裡走出一位髮廊妹,她向記者哭訴著自己誤入這家提供色情服務的髮廊、並在此遭受一系列不願啟齒往事的經歷。記者通過暗訪瞭解到,幾名來自四川的男女以美容店為掩護,在這裡從事著非法的勾當。據悉,就在附近,像這樣的髮廊還有十多家。

昨天,一名李姓小姐向記者傾訴了自己不幸的經歷。半個月前,她通過一位老鄉的引見,來到開陽裡小區這家髮廊打工。曾經學過按摩技術、並通過相關部門考試取得按摩師資格證書的她,打算在這裡憑藉自己的手藝養活自己,面對老闆娘提出的沒有底薪、完全靠提成作為收入來源等非常苛刻的用工條件,李小姐也義無反顧地接受了,因為她深信:自己有手藝,不怕掙不了錢。

  但是,事情和她想像的完全不同。當她正在髮廊後面一間非常隱蔽的按摩間裡給一位客人做著身體保健時,這位客人開始對她動手動腳。李小姐這時還是非常克制地告訴客人:這裡是髮廊,不是什麼色情場所。沒想到,躺在按摩床上的男子冷笑一聲:誰不知道這裡可以提供小姐服務呀?並試圖要將李小姐帶出髮廊,但遭到了她的嚴詞拒絕。

  像這樣的遭遇,在半個月時間裏李小姐已經不止一次地碰到。每當這個時候,她都是毫不客氣地加以拒絕。她的舉動,引來了老闆娘的極度不滿。後來她整天看到的,都是老闆娘那陰沉著的臉。

  李小姐告訴記者,該髮廊除老闆娘夫妻二人外,還有一名二十來歲的外來妹,她經常為客人做一些「特殊服務」。每當客人有這方面的需求時,老闆娘就會安排這名外來妹到附近的一個固定場所,隨後,老闆娘的丈夫再用自行車馱著客人過去。「之所以要採取這樣的方式分步行動,是因為這樣保險,不容易被抓到。」李小姐說,賣淫小姐的非法收入與老闆娘一般是三七分,小姐拿七、老闆拿三。她經常看到那位小姐與老闆娘在一起分錢。「附近還有一些像這樣提供色情服務的美容店,他們彼此都相互聯繫,一旦某個美容店的小姐不夠了,他們就會從別的髮廊轉借。在這些美容店裡,賣淫被稱做『大保健』,普通按摩叫做『保健』,這些行話有時候就成為某種暗號,客人與小姐之間一拍即合。」李小姐向記者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記者暗訪小髮廊老闆娘:小姐隨後就到

  根據李小姐的指引,記者來到了位於右安門外幸福路的這家髮廊。推開玻璃門,只見用來理髮、美容的場所約10平方米左右,只可以並排放下兩張椅子,一位二十來歲的小姐正在給一名男子洗頭理髮。

  聽說記者要洗頭,老闆娘立即走過來,親自幫記者張羅。雖然手上在忙著,但老闆娘的嘴卻沒閑著,她與坐在記者旁邊那個位置的男子聊得正歡,話語極其挑逗、露骨。

  約過了一個小時,記者的頭終於「洗」完了,這時,老闆娘極力地勸說記者做一次全身保健按摩:每人每次收費50元。記者表示同意,於是跟著老闆娘走進設在髮廊後面的隱秘按摩室。在靠南的一間按摩室裡,放著兩張單人床,中間用一個帘子隔開;北邊的一個小按摩間,則更為隱蔽。記者藉口這裡不太衛生,要求老闆能夠提供小姐外出以進一步服務。老闆娘見記者面孔陌生,先是矢口否認髮廊提供這一服務,當聽說記者是通過一位朋友介紹過來的,她才神秘地告訴記者說:兩天後將會從東北招幾名漂亮的女孩到髮廊,屆時再來消費也不遲。

  記者注意到,在髮廊臨街的玻璃門上,還貼有一張招工廣告。記者與老闆娘打趣地說,自己可不可以來這裡打工?沒想到老闆娘十分清楚地告訴說:不行,只要女性。

  警察查抄小髮廊

  記者從小髮廊暗訪歸來後,立刻將瞭解到的情況提供給警方。今天從右安門派出所獲悉,根據舉報,該所昨天已經對這家髮廊進行了檢查。在檢查中他們發現,該髮廊根本沒有齊全的經營手續,幾名員工也沒有相應的證件。目前,這些人已被公安機關收容以等待進一步處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