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級標兵、三好學生、中國少年報小記者被迫失學


我於1987年1月20日出生,現被迫流離失所。

自99年7月20日大法被迫害後,我隨父母兩次進京上訪,在兩次進京中我曾被警察毆打、辱罵、恐嚇及勒索。還被非法關押、照像、逼供、帶手銬、蹲小號。回到家後,學校校長、老師、各級教育局派來的人找我「談話」,逼我寫所謂保證。我不寫,他們就免去了我大隊長、省級標兵、市三好學生、中國少年報小記者等一切榮譽,還說以後都沒有資格參選,還在全校通報批評,免去我少先隊員的稱號。

每到法定假日(十一、五一等)學校老師不但每天早晚一個電話,還不准我出去旅遊、逛街。更使我無法接受的是在99年十一期間,派出所通過和學校商定,把我非法在學校裡關了10多天。在這期間,學校老師、校長對我輪流進行「思想教育」,逼問我父母在什麼地方(他們好報告給派出所)。他們這種行為使我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傷害。同學們都用異樣的眼光看我。有時我正在上課,就被老師叫走,說「教育局領導要找你談話,你不許說話,只許聽」。如果我說出我自己的想法,就會被他們說成是頑固不化,屢教不改,再次接受「思想教育」,這種日子一直持續到我小學畢業。

在升學期間,我去過多所學校,都因為我是學大法的他們不肯收我。他們都說:「你學習再好,我們也不會收的,因為這牽扯政治上的問題」。有一次我把錢都已經交給了一所學校,他們到我的學校去取學籍,發現上面寫著我「煉法輪大法,多次進京上訪,屢教不改等」。他們看過後把錢退給了我,說:「你寫個不煉功的保證吧,我們再考慮收不收你。」我收回錢後就不再去他們學校。

我最後接到通知,我被按片分到了我家附近的中學,我去報到,校長兩次推托說他有事叫我以後再來,等我再去時,校長說:「我們學校拒絕法輪功,我們不能收你,這是上面(市教育局)說的,我也沒辦法。」眼看就要開學了,我又去了中學向他們講明「我是按片分進來的,你們沒有權力不讓我上學,再說九年義務教育,你們沒有資格不讓我接受教育。」他們沒辦法就說:「你寫不煉功,不進京的保證,還要寫悔過書等,我們看你思想狀況行不行,不行我們會接著轉化你,你不寫,你天天來我們也沒辦法,以後你來一天我們就轉化你一天。」我堅持不寫「保證書」,就這樣我曾去過四、五次中學,還寫過信、打過電話。他們都無動於衷。

就這樣我在「家」中整整呆了一年,因為父母都被非法勞教,我過著有家不能回、寄人籬下的生活。新學期開始我去一個中學上學,在那念不到兩個月,他們在學籍上發現我煉法輪大法時,就千方百計找藉口,不讓我上學,說:「你耽誤了一年,學籍不好辦,再說你又逃課(其實那天根本沒上課,他們捏造的),我們不能收你了。」我又再一次受到了失學的打擊。

前幾天,我隨姑姑又去找以前的那個中學的校長(校長換了,是個女的),希望他們能解決我上學的問題。她說:「我們不收你,你就是寫保證,我們也不收你了。」我姑姑說:「你就真看這孩子上不了學?」她又說:「我不管,你們自己想辦法,找我沒用,你找上面去」。

我直到現在還是小學畢業,我是真的很想上學,可是他們卻連這一點受教育的權利都給我剝奪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