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洋生活,我在國外的苦水中泡大  


耳聞目睹媒體上留學中介機構的廣告比比皆是,英、法、德、日、俄……有人戲稱:「『八國聯軍』又大舉進軍中國了。」對於中國學生來說,出國留學又是多少人的夢想埃然而留學的生活究竟是怎樣呢?記者近日採訪了幾個去不同國家自費留學回國度暑假的中國學生。
  徐騰騰,男,18歲,現就讀加拿大俄卡迪亞大學。於苗,女,20歲,現就讀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翟碩,男,21歲,現就讀蘇格蘭特爾福德學院。金芊,女,22歲,現就讀新加坡淡馬錫理工學院。
  初到異國他鄉,迎接他們的是舉目無親、孤立無助甚至受騙上當的遭遇翟碩高考落榜,在北京的一所民辦大學學了兩年計算機專業。爸爸一直對他上的不是正規大學耿耿於懷。雖去英國學語言一年的學費要4000英鎊(約合5萬元人民幣),好大學一年學費要1萬多英鎊,但他爸爸很看好英國的教育制度,於是就花了1.3萬元委託一家留學中介機構,幫他聯繫去蘇格蘭特爾福德學院留學。
  去年10月31日,翟碩登上了飛機。9個多小時後到了倫敦。剛踏上英國的土地,翟碩說他就遇到了麻煩:「首先是語言障礙,我需要在倫敦進行落地簽證,再轉機到蘇格蘭。雖然出國前我參加過兩個英語口語強化班的學習,可倫敦移民局官員的提問我只能聽個大概,卻回答不出來,急得出了一身冷汗。好在問題不太複雜,無非是『你為什麼來英國』等等,我連蒙帶唬好歹矇混過關了。聽說也有人因回答不出移民局官員的提問,又飛回國的。
  「在倫敦轉機1小時後,我到達蘇格蘭首都愛丁堡。一下飛機我就傻眼了。出國前中介公司的人說,已為我在愛丁堡安排好了住的家庭,那家人會來機場接我。可我在許多舉著牌子接人的人群中轉悠了半天,也沒找到自己的名字。眼看著同機的人一撥一撥都走光了,我孤零零地站在空蕩蕩的機場大廳裡,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舉目無親。想到我連那個家庭的地址、電話號碼都不知道,有一種被遺棄的淒涼感,眼淚止不住地流,怕人看見就躲進廁所裡哭起來,邊哭邊後悔出國。
  「大哭了一場,才想起給中介公司打電話,就在機場花10英鎊買了張電話卡。由於語言不通,卡買錯了沒法用,好說歹說才換了一張。費盡周折,當學校值班的人來機場把我送到那個蘇格蘭家庭時,我已經24個小時沒吃沒喝了。」
  金芊已在新加坡留學3年了。出國前她是北京一所重點中學高三的學生,眼瞅著就差高考這一關了,父親一位在新加坡工作的朋友,建議她去新加坡上大學。新加坡有6所公立大學,國際學生一旦考上,可享受80%的助學金。個人承擔20%,也就合1萬多人民幣,和國內一些大學的學費差不多。而且新加坡的官方語言是英語,不像國內的一些大學,學出來的往往是「啞巴」英語。全家人一致贊同金芊到新加坡留學。
  金芊對剛到新加坡時的窘況記憶猶新:「雖然出國前我就做好了吃苦的準備,但還是遇到了許多出乎意料的苦。新加坡雖然華人很多,但當地華人說的話我聽不懂。聽說我是從中國來的,連一些賣飯的都看不起我,賣飯時故意少給。有人甚至會輕蔑地問『你們家有電視嗎?』「我和一個女孩合租了一間房,房東老太太對我們很苛刻,房間裡安著空調,但不許我們用。在房間裡熱得實在受不了,我就到附近的酒店大堂裡做功課,圖的是那兒有空調涼快。老太太也不許我們用洗衣機。毛巾被、牛仔褲我都得用手洗。她還不許我們在廚房做飯,只能天天到街上的小飯館去吃。我們先交了兩個月的房租(其中一個月作為抵押金),和我同住的女孩實在忍無可忍,住了1個月連抵押金都不要就搬走了。雖然我也很想搬走,但想到會損失300元新幣(約合1500元人民幣)的房租就忍住了。
  「新加坡的東西很貴,幾乎是中國的5倍,我在家時特愛吃零食,可在那兒不敢買,太貴了,剛去的半年我連根冰棍都沒捨得吃。很多中國同學都叫苦連天,一個從河南來的同學說:『要知道出國這樣,打死我也不來。』「剛到新加坡不久,我的留學計畫就差點兒泡湯。我原計畫先到語言學校學幾個月,然後考新加坡淡馬錫理工學院預科班,學半年後直接轉入該大學。但當我在語言學校結束學習後,把舊的學生准證交給新加坡移民廳,等待辦新准證時,接到移民廳的來信,就一句話:學生准證沒被批准。這意味著我必須在14天內離境。我頓時懵了。」
  沒想到在中美學校裡都不適應
  徐騰騰說起到初到加拿大留學時的遭遇,至今都忿忿不平:「這所位於加拿大多倫多附近的國際學院是私立學校,學費和生活費很貴,一年大約需要15萬元人民幣。學校的校長是個做生意的香港老闆,老師大多是亞裔,同學也大多來自亞洲,沒有加拿大人,也沒有英語世界的人,在這所學校根本感覺不到是在加拿大,很像中國的學校。我很後悔,花這麼多錢,卻沒找到學英語的環境。
  「這學校的中國人很多,人際關係複雜,我呆得很不舒服,處處感受到中國人的惡習。剛去時從一個先去的中國學生那兒買書就受騙了,他十分熱情地要幫我買書,書8折買來了,我很感激他。可後來我發現這書5折就能買到。
  「數學老師是個加拿大人,他見了我們從來不笑,我認為他是種族歧視。可他有一次來上課時忍不住很生氣地說,他看見前面走的兩個中國學生把痰吐在牆上。中國學生的一些行為讓加拿大老師很看不慣,如在公共汽車上大聲喧嘩;一些有錢的中國學生恨不得一年回5次家;開著『寳馬』招搖過市;在學校交了飯費嫌飯不好吃,天天讓中餐館送外賣;和女友同居;有人去了兩年英語也沒長進……「有件事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有位加拿大老師英語教得很好,我的考試成績是全班第一。為了表示感謝,我送了他一幅國畫。沒想到他竟冷冷地對我說『你不要送我任何禮物,你的分出來了,不可能改。』我當時就懵了,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對我。過了兩天,他送給我一張表示道歉的卡,我才知道加拿大老師非常怕接受中國學生的禮物。有的中國學生考試成績不好,就按國內的習慣給加拿大老師送禮,老師很高興地收下了,學生就提出讓老師加分的要求,使老師很尷尬。我第一次覺得我是中國人真不光彩。
  「在這所學校上學,天天都得防著誰似的,我感到緊張、壓抑。實在無法發泄,我就在床板下用英文寫了一句話『這學校要走向地獄』。沒想到被打掃衛生的人發現了,告訴了校方。校方負責人把我叫去,我承認是我寫的,那人愣了,沒想到我會坦白。我因此被校方給予警告處分。」
  於苗赴美時已是大三的學生了,由於在國內接受的就是美國的師資、教材和全英語授課,初到美國時,她雖然沒有太多的語言障礙,但面臨的卻是與在國內上學時截然不同的壓力。
  「剛去美國時,我除了學習,還要兼顧打工、做飯、學車、處理生活中各種雜務和人際關係,生活不再像在國內時蜷縮在象牙塔裡那樣單純。有的課堂上同學是清一色的美國人,授課內容是文化背景很遙遠、很陌生的東西。教授很鼓勵課堂發言,同學們在課堂上都很活躍,發言時出口成章。而我在前幾節課上,儘管一直都想插嘴說點兒什麼,但喉嚨就像被堵住了,始終無法開口。
  「在國內上學時,我一直喜歡在課堂上率先發言,喜歡面對黑壓壓的人群講演。可初到美國,在一群美國學生中間,那種與同學格格不入的感覺讓我感到苦惱和失落。我知道必須要打破這個局面,要麼在沉默中爆發,要麼在沉默中死亡。
  「終於有了一次讓同學認識我的機會,在媒體與政治課上,教授讓大家作自我介紹,我很興奮,站起來說,我叫於苗,來自中國,我剛來美國,覺得一切都很陌生,我不認識你們,又來自一個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我覺得很沮喪,又覺得你們每個人都那麼聰明,上課時那麼活躍,我曾想過要退掉這門課。我很想認識大家,如果你們能夠幫助我,讓我學得更好,我會非常感激的。我說完後,教授激動地說『Nice,Very Nice』,同學們給我鼓起了掌。終於把憋了好久的心裏的話說出來了,我覺得眼淚直在眼眶裡打轉。」
  他們打工,飽嘗了勞碌、屈辱,咬著牙掙到了血汗錢。
  出國雖然才8個月,但翟碩認為自己脫胎換骨像變了個人。「過去在家時,我好吃懶做,花錢沒數,三天兩頭和父母下飯館,一放假就到雲南、青島、哈爾濱天南海北一通兒旅遊。可在國外,我很少在外面吃東西,幾乎沒出去玩過。我最愛在超市快關門時去買快過期的食品,剛去時買了一大包快過期的麵包,吃了好幾天,直吃到麵包長了毛。青菜也揀便宜的買,一根黃瓜賣10多元人民幣,我從來不吃。我把花的每一筆錢都仔細地記下來。我覺得睡覺是浪費生命,有那時間還不如去打工。」
  翟碩剛去愛丁堡一個月就急著打工。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快餐店負責收拾40多張餐桌,樓上樓下跑個不停,垃圾袋滿了得換,還要切菜、洗碗,老闆不讓閑著。有一次他不小心把手切了個大口子,血流不止。他怕老闆看見嫌他笨不讓干了,匆匆忙忙就去洗盤子。破了的手在熱水裡泡了幾個鐘頭,下班時手指已被泡得紅腫。
  在餐館他拿的是最低工資,一小時4英鎊。後來聽說當清潔工掙錢多,一小時5.6英鎊,他就改了行。清潔工每週六、日從早上6點上班,干到中午12點,6個小時中他要分別去打掃3個酒吧。提起第一次去酒吧,翟碩說:「我噁心得差點兒吐了。經過一夜折騰,酒吧裡杯盤狼藉,廁所裡污穢不堪。我是新來的,只能幹最髒的活兒---打掃男女廁所,英國工頭讓我把馬桶、便池、洗手池、玻璃、水管子、地面、牆上都噴上清潔液,然後用布擦乾淨。開始我戴著手套干,但太慢,就把手套摘下來,每次幹完活兒,手都被清潔液泡得腫腫的。不幹活就掙不著錢,只好強忍著。臨回國前,我打了3份工。平時每天下午5點至7點收拾4間教室,8點至11點半到餐館送外賣。週六週日早上6點至12點打掃酒吧,下午5點至夜裡12點半到餐館送外賣。
  「打工受苦受累不說,還受欺負。出國前在我印象中英國人很紳士,可幹完活兒工頭常常少給或不給錢。我在酒吧打工,兩個星期應掙100多英鎊,可工頭只給40英鎊。沒辦法,只好『打掉的牙往肚子裡吞』。」
  翟碩出國8個月,打工掙了2000多英鎊,他挺自豪,說:「這些血汗錢夠生活費了。」
  「我到新加坡4個月後開始打工。」金芊說,「我教小學生和成人漢語。教小孩1個半小時20新幣,教成人一次50新幣,這樣我的飯費和零花錢掙出來了。每逢週六、週日晚,我還要到一家五星級酒店的宴會廳打工,主要接待華人的婚禮。我要拎著20多斤的開水壺不停地走,給65張桌的客人倒茶。壺很沉,水很燙,我不得不用指甲蓋墊著倒,一會兒指甲和手都麻了,就不覺得燙了。後來又讓我上菜,按當地老華人的規矩,上每道菜都要先舉起手托著盤子,然後把盤子甩到胸前,在燈光下給客人鞠躬後再上桌。和我同去打工的同學有的把盤子扔出去了,有的被燙了。菜上桌後分菜要求也很嚴,分魚時用刀叉兩下就得把魚刺取出來。分湯時不許一碗一碗地盛,說不吉利,要求一杓湯要分在每個碗裡。我還幹過酒店的客房服務,一人負責10間客房,整理床,擦傢俱,收拾衛生間,自帶著麵包和水,從早上8點一直干到晚上6點,掙50元新幣。
  「後來,為了擺脫孤獨,我當起了二房東。我租了房東的幾間房,留學生來了,我到機場把他們接來,住在我租的房子裡,還要幫他們辦各種證件,帶他們熟悉新加坡和學校。為給一個新來的人買張席夢思床墊,我捨不得僱人運,就自己扛著從新加坡邊境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地鐵把床墊運回來。床墊足有幾十斤重,扛起來很吃力,街上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我。」
  金芊當了兩年二房東,先後接待過近20個房客,她說:「雖然我只混個不賠不賺,但待人接物的能耐可長了不少。」
  於苗的打工經歷也不容易。「我到美國一個月就嘗試著在中國人開的壽司餐館打工,負責接外賣的電話、收錢和領位,一小時掙8美元。我以為接電話很輕鬆,但一看菜單頭就大了,那上面菜餚的名字都是我從沒聽過的,光壽司就有幾十種,我最怕客人在電話裡問『小姐,你們的蜘蛛卷裡有什麼呀?』我實在記不清那裡面除了一隻炸螃蟹外,還有什麼。記下客人點的古怪菜名和特殊要求如加雙份姜等,還要記下詳細的地址、電話,否則送外賣的司機就找不到。
  「領位說來簡單,客人進門,微笑地打個招呼問聲好,把他領到餐桌那兒。可我卻在這事上闖過禍。那天晚上,隨著清脆的門鈴聲,走進來一位衣冠楚楚的美國紳士。我微笑地問『先生,您就一個人用餐?』他彬彬有禮地回答『是的。』我又按規矩問他『您想坐桌子還是壽司吧?』他依舊彬彬有禮地回答『桌子。』我突然想起老闆說過,如果客人是一個人就盡量帶到壽司吧去,餐廳的桌子不多,萬一來個開Party的沒桌子損失就大了。我於是對那先生說『您就一個人,不如坐壽司吧。』哪知那位先生掉頭就走,走到門口對我說,『小姐,你犯了兩個錯誤,第一,問我就一個人用餐?第二就是關於桌子和吧臺的。對不起。』我趕忙說『對不起』,但他已經大步走了出去。趕走了一個「上帝」,要是讓老闆知道罪過就大了,我忐忑不安,那一晚工作還出了好多錯,最恐怖的是把客人已經被刷過的信用卡又拿來刷了一次。
  「還有那個從福建農村偷渡來的大廚師,總是不懷好意色迷迷地注視我,終於有一次他過激的行為使我決定必須離開餐館了。」
  於苗離開餐館又去幼兒園打工,每小時6.7美元,比餐館少,但她想陪小孩玩該是件輕鬆有趣的事。然而美國的小孩可不那麼好對付。
  「午睡時老師讓我去拍一個小孩的後背哄他睡覺,那個小孩轉過頭來惡狠狠地對我說『滾開,別碰我!』由於我不知道他們最喜歡的一種甜醬的名稱。一個4歲的小男孩指著我的鼻子嘲笑地說『你真笨!』一個叫仙蒂的女孩甜蜜蜜地對我說『你能抱我給小青蛙餵點兒吃的嗎?』我想熱愛小動物是好事,應該鼓勵,就抱她去餵窗台上水缸裡的青蛙。她舉著一個小罐子,嘩啦一下把裡面的青蛙食物全倒進去了。一會兒,那班的老師就帶著仙蒂來找我的麻煩了『你永遠不能讓小孩自己去餵青蛙,她會把青蛙撐死的!』我傻了,還以為他們天天都自己餵青蛙呢。我氣憤地轉頭看仙蒂,她嬉皮笑臉地衝我作鬼臉,『哈,挨罵了吧!』一個小孩悠閑地躺在教室的窗台上,我想起昨天看到一個小孩爬窗臺時遭到老師的呵斥,就死拉硬拽地把那小孩抱下來,沒想到他會去告老師,老師竟對我說『他有權躺在窗台上。』我只好把他抱回窗臺。」
  儘管打工很累,但於苗想到每一分鐘都在掙錢就很開心。掙了錢後,金錢觀也隨之改變。她說:「初來美國時,不論看到什麼東西都會折成人民幣,覺得好貴,打工後就感覺好多了,即使在學校4塊多錢一頓的中餐也覺得吃得起了。本來嘛,我半小時就掙出來了。好有成就感呀!」
  在陌生的學習環境中,他們歷經了壓力、挫折和競爭的考驗,感受到成功的樂趣金芊在新加坡剛上了4個月的語言學校,就收到移民廳的信,通知她的學生准證沒被批准,必須在14天內離境。她當時只覺得腦袋「嗡」的一聲就懵了。她去找移民廳的官員問理由,官員讓她去找學校,學校說大學預科班因沒招滿停辦了。這意味著她直升淡馬錫理工學院的計畫泡湯了,而且,必須在14天內找一個肯接收她的新學校,否則就得回國。
  金芊說:「一看上不了大學預科班,估計考大學沒戲,和我一塊兒上語言學校的十多個中國學生大都回國了,有的去了其他國家。我在國內上的是重點中學,同學們都考上了大學,我要不走也能考上好大學,可在新加坡我竟連預科都沒上成,當時的心理壓力特別大,甚至也想回國。但轉念一想,既然出國了就應盡最大的努力搏一搏。
  「那些天,我東顛西跑地找了五六所學校,最後選中了商業私立學校。學費很貴,3個月就要3000新幣(合1.5萬人民幣)。我一邊學習一邊找人補習準備考大學,我不敢告訴父母,怕他們著急,我知道自己沒有退路,必須奮鬥考上公立大學。雖然留學生在新加坡考公立大學很難,由於新加坡只承認中國部分名牌大學的學歷,其他大學畢業的學生想來新加坡讀研究生,必須重讀本科。因此我的許多競爭對手都是國內的大學畢業生。」
  經過努力,1999年金芊終於考上了新加坡淡馬錫理工學院,考上大學的只佔報考人數的10%。「進大學後,我有了好心情,但在學校每天都很緊張,學校實行淘汰制,每學期都有很多學生被淘汰,如我們當年考上了900人,一年下來就剩400人了。大二根據成績分專業,我學的是最好的通訊專業,而且成績在班上名列前茅。再過一年我就畢業了,畢業後會拿到『綠卡』,由於我享受了政府的助學金,因此至少要在新加坡工作3年。」金芊對前途充滿信心。
  於苗剛到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時,看到每一門課的教學大綱那名目繁多的內容,就感到發怵。尤其是媒體與法律這門課,講的是美國涉及新聞領域的相關法律,其中滲透了美國人的意識形態、價值觀,是她聞所未聞的。教這門課的教授是一位職業律師,每節課都講很多內容,什麼憲法第一修正案、誹謗罪、著作權法等等,聽起來既陌生又枯燥。班上的另一個中國學生不堪忍受這種折磨退課了,她則硬著頭皮堅持著。
  「儘管在國內大學我是班上最好的學生,可我覺得和一班美國同學相比,肯定起點是不一樣的。期中考試前我如臨大敵,複習筆記寫滿十多頁紙的正反面,還背了好多案例。考試後宣佈成績時,教授說大家考得不好,平均成績是C。同學們都灰著臉聽著。教授檢討了可能是考題太難後,接著說,不過咱們班有一個同學答得非常出色。考捲髮下來了,我竟然得了100分。下課後教授對我說,她真的很驚訝,對於一個母語不是英語的學生取得這麼好的成績,她既感動又有幾分崇敬。她問我,你一定是經過非常刻苦努力的複習吧?我說,我幾乎把課本重抄了一遍。教授聽得目瞪口呆。
  「期末考試為了寫結業論文,我把圖書館翻了個底兒掉,然後就等著講演。我準備了好多小卡片,甚至在公共汽車上逮著一個不認識的美國人,就問人家某個詞的正確發音是什麼?講演那天我要求第一個上講臺,我談到中國媒體許多有趣的故事,又提到相關美國法律和一些案例,最後進行二者的分析比較。10分鐘的講演我洋洋灑灑講了近20分鐘。結束時,教授和同學們都熱烈地給我鼓掌,教授讚嘆道『太漂亮了!』接著她又問誰下一個說,全班竟沒人舉手,有個女生說『我可不想跟在她後面當下一個』。」
  在美國結束一學期的學習後,於苗的每門課都拿了A。
  翟碩到蘇格蘭特爾福德學院後,感到最困難的就是語言障礙。他說:「同學來自法國、智利、紐西蘭、土耳其等國家,彼此的語言對方都聽不懂,根本無法交流。因語言不通,剛去時我在學校連教室都找不著,頭兩個星期上課,什麼都聽不懂,像在國內看沒翻譯過來的進口原版大片似的,老師讓幹嘛不知道,留什麼作業也不知道。當時我感到特別痛苦,甚至懷疑自己是否應該出國。」
  不過,他知道自己沒有退路,爸爸一定讓他出國留學,說對前途有好處。雖然爸爸有自己的公司,但他在出國前發現,為了支付昂貴的學費,爸爸媽媽開始省吃儉用了。爸爸以前都是「打的」上班,後改坐公共汽車了。媽媽身體不好,以前每兩週去醫院做例行檢查,現也很少去了。
  「我除了上課就是玩兒命地背單詞,英國的教學方式和國內迥然不同,不像中國傳統的老師講學生聽,為讓學生掌握交流的技能,每天下午的課都是和導師面對面地聊天,家長裡短什麼都聊。一個月後,我上課能聽個八九不離十了,在國內天天上英語強化班也達不到這水平。後來我又去打工,打工也是為了融入英國社會練口語。幾個月下來,我的英語水平突飛猛進,如今和老外用英語交流沒問題了。」
  翟碩的目標是蘇格蘭最好的愛丁堡大學,他想學商務信息專業。他說:「本科畢業後我還想繼續讀研,當然,我會繼續打工掙學費,減輕父母的負擔。」
  徐騰騰對加拿大的學校很不滿,一去就惦記著盡快離開,這就促使他給自己定了個必須在一年內考上加拿大大學的目標。但這目標對沒上過高中的他來說談何容易?
  「我這一年實在太苦了,一般每天夜裡兩點睡覺,早晨七點起床,有時困得不行,但一想到國內的同學正在準備高考,肯定比我苦100倍,就打起精神再學兩小時。數學是我最吃力的課,尤其是微積分,我從來沒學過。但老師以為我們都會,因為同學們最起碼也是高中畢業,有些甚至在國內上過大學,因此教學進度很快。這可苦了我,我只好在放學後玩命地做題,拿出在國內對付『題海戰術』的功夫,一做就是三四個小時。我告誡自己,必須保證數學考試及格,如不及格重修的話,要多花1200加幣(約6000元人民幣),我絕不能因為我沒努力,讓媽媽多掏一分錢。這就是我當時的動力。」
  徐騰騰有一股狠勁兒。第一次數學考試才得了50多分,他就給自己加碼兒,哪怕不吃不睡也得考好。第二次考試得了80多分,以後數學成績再沒掉下來。為考大學寫論文,他利用暑假加課,每天苦苦讀書,到圖書館查資料,然後坐在電腦前一天寫了7個鐘頭,大綱、草稿、正文,直寫得眼睛都花了。再經過三番五次的修改,別人一學期完成的論文他在兩個星期完成了。終於以超過錄取線8分的成績被加拿大俄卡迪亞大學錄取了。
  「我之所以選擇到這所遠離加拿大喧囂城市,冬天非常寒冷的半島上大學,一是由於那所大學的電腦非常棒,我的專業是計算機和電子商務。二是因為那兒的中國人很少,我想躲開中國人的圈兒。」徐騰騰至今對那所加拿大國際學院的環境心有餘悸。
  採訪了幾個自費留學生後,我不由感慨萬千:這些在國內眾星捧月、衣食無憂的獨生子女,在國外卻過著孤獨無助、節衣縮食的生活。陌生的學習環境,殘酷的打工遭遇,父母期望值的壓力,迫使他們在意識到外國並不是天堂的同時,學會了省吃儉用、刻苦耐勞、忍辱負重、自強自立。沒想到這些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竟是他們在異國他鄉學到的。在國外的苦水中,他們被泡得成熟了,長大了。
  在此,我記下了他們每人在留學期間發自肺腑的一句話,這些話深深地打動了我。
  徐騰騰:我必須在一年內考上大學,絕不能因為我沒努力,讓媽媽多掏一分錢。
  翟碩:我能在英國撐下來,靠的就是這句話:只有吃不了的飯,沒有吃不了的苦。
  於苗:如果永遠不走出家門,你就永遠不可能知道自己原來可以很獨立,很出色。
  金芊:既然出國了就應盡最大的努力搏一搏,即使結果不能如願以償也要無怨無悔。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