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百華:「抗薩」低效率憂思


現在中國防治「SARS」已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是越來越糟糕以至出現大災難,例如成千上萬甚至在治療能力完全支持不住後,幾十萬、數百萬、千百萬地死人,還是有效遏制、發病率逐漸下降?誰都不知道,連最權威的專家在接受傳媒採訪時的談話,都有很讓人緊張恐懼的理由。

北京市朝陽醫院院長、該市「戰『非典』專家組組長」,在接受央視記者採訪時說:離開初期時間越長,越不容易弄明白SARS傳播源頭了;除了飛沫、間接接觸,病人的排泄物看起來也是重要的傳染渠道。

我就想:目前城市如此糟糕的污水處理系統會不會使自來水水源發生問題呢?

我們南京市一直在平安中,可短短三天內已出現七例(包括疑似病例)。從傳媒報導的情況看,醫院漏診和監控網路的不健全是一個重大問題。

北京胡佳先生的文章表明:北京現在政府防治部門的工作狀態存在著明顯的令人憂慮的現象。

應當承認,各級各地政府已經做了大量有效、艱鉅的工作,很可能是1949年以來相關工作最出色的時期。但是,縱比論,正如謝泳先生《閻錫山控制疫情辦法》一文所表明的那樣,中共很多方面的相關工作還不如1918年山西軍閥閻錫山;橫比論,比起越南、臺灣、加拿大等地來,高下已是眾所周知的了。

最讓人擔心的,各地官員目前盡心盡責的情況究竟如何!今天中央電視臺公布了政府抗薩總指揮部頒布的公共場所消毒標準辦法,這是好的,因為可以使人們看到各地政府、官員哪些工作是在搞勞命傷財的形式主義。表明花樣、官樣文章都是對上負責做給上級看的,平時知識份子批評說「誤國誤民」,毫無廉恥心罪惡感的官僚充耳不聞,在SARS肆虐的今天,官僚主義、形式主義、說謊政治的危害,就由隱性變成顯性、從實際存在卻感覺不到變成可以感覺到了。

SARS本身是自然病毒,但它的擴散蔓延就不僅僅是自然現象,而應當主要說是一個社會現象了。這一點今後應當有細說細算帳的時候,那些還沒有受到應有處罰的官員人們是不會忘記他們的!問題是怎麼減少「人禍」的一面呢?這是中國的大難題!

我不想多說,主要說一點:希望中共當局「像控防『政治犯』那樣滴水不漏」的監控好SARS。

我說這樣的話是很傷心、缺德的。但是,面對SARS的擴散蔓延,我實在想不到很確當的話來表達。都知道要嚴防死守,可是要嚴到什麼程度呢?想來想去,只有用中共對「異議人士」、「政治犯」控制的嚴厲、嚴密來做比喻。

其實,只有垂直的、觸鬚無孔不入的控防系統,沒有廣泛有效的社會橫向動員與支持,沒有眾多的社會自治、自主、自救的組織系統,搞政治專政還行,對付像SARS擴散這樣的災害,當然也還有很重要的作用,但相比於民主自由社會而言,就顯得很僵化生硬、笨拙無力了。但是,怎麼辦呢?總是不能讓社會一下子發育健全的呀,總是不能讓民間團體「乘機」出世的呀,抗SARS固然是大事,但是,掌握絕對權力更是大事呀,畢竟官員們的安全保障要好得多呀,就算是病死幾百萬老百姓,共產黨的「天下」還是可以繼續坐下去呀。防民主自由怎麼說也不比防SARS小呀。

我能夠理解這樣的想法。但是我確實無法理解例如對SARS的漏診、漏控。我希望共產黨實事求是地將抗SARS放在第一要緊的位置,實事求是地看待現存政治體制的抗SARS能力,實事求是地看待國內民間和國際社會能夠在抗SARS中提供的幫助與支持。否則,除非想用軍隊暴力對付很可能出現的群眾激憤,即使為「坐江山」計,還是應當真心誠意地將老百姓的生命、健康、安全,放在比手中的權力更加重要的位置。

真正依靠人民群眾的話,就不應當僅僅讓一些群眾對著電視鏡頭不斷地感激黨和政府,而應當向民間開放發揮其積極力量的管道。如此,即使死神降臨到我的頭上,我也會死而無憾,否則,我心中的禍害絕不僅僅是SARS病毒!

2003年5月3日(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