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勝於雄辨--一個原腸癌患者的心聲


我原本是一名腸癌患者,1987年發病,先後做過兩次大手術。1993年下半年舊病復發時,由於診斷不明確和其它方方面面的原因,延誤了手術和治療時間,拖到後期已是一個多月未能吃一口飯、喝一滴水,因四肢血管已近枯萎,只能靠頸部打靜脈注射營養水和血漿維持生命。全身除了皮就是骨頭,消瘦得不成人形,1.72米的個子,體重只有90斤。要做手術那天,我和家屬都是抱著決別的心情被推進了手術室,外地的弟弟、妹妹也是抱著來見最後一面的心情,不遠千里地趕了來。在手術台上,我被折騰了足足9個小時,總算是活著出來了。客觀一點講,當時醫生救了我一條命,可是難以治好我的病。手術後又增添了很多新毛病,如:左腿麻木、雙膝無力、胃腸部隱痛、大便稀稠不成形,鼻涕經常帶血絲等,身體極度消瘦憔悴。也正因為身體的原因,我以難以言表的心情,不得不提前告別了我與之奮鬥了幾十年的工作單位和工作環境。此後,為了與死神抗爭,我每天不是跑醫院就是拜師學氣功。藥吃了無計其數,氣功也先後學練了兩、三種,不但舊病沒好,1996年底又因突發心肌梗死,差一點送了命。這就是修煉法輪大法以前的我,一個在人生道路上沒有多大希望的我。

我還能在這人世上彌留多久,我還有生的希望嗎?親朋好友嘴上不說,心裏都明白,只能是聽天由命,過一天算一天。家屬子女都不惜任何代價,只要聽說什麼藥能治我的病,就千方百計地去找什麼藥,什麼好吃就讓我盡情地去吃,我想幹什麼,誰也不攔我。我也明白,他們這樣做,無非是讓我在有限的光陰中,盡情地去享受人間的美好與歡樂,也是以此來寬慰他們自己的心。正在迷惘危難之際,一位法輪功學員向我介紹了李洪志老師的法輪功。1997年3月初,我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態來到煉功點。沒想到,當我還在邊學邊比劃的時候,在第四天,我那經久不癒、吃了幾年藥,煉了幾年功都不見效的大便稀稠不成形的毛病卻奇蹟般的好了。法輪功神奇的功效極大地激勵著我,增強了我修煉的信心。從此,我真正跨進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門。

法輪大法,使我明白了以前所以煉功不祛病,是因為只注重煉,不知道向內修和如何修的道理,也使我懂得了要想從根本上改變本體,就必須放下有病的心和常人的一切執著心,和「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法理。從那以後,我每天不僅刻苦煉功,更注重學法修心。除每天早晚到煉功點和大家集體煉功外,還自己加煉一次動功或靜功。在幾個月的時間內,反覆看了幾遍《轉法輪》,把老師在《精進要旨》中的幾篇經文也基本上都能背下來了。我深知自己進門太晚,要想縮小差距,就必須在學煉上下功夫。

正如師父說的那樣,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自從進了修煉法輪大法的大門以後,生命的進程便出現了根本性的轉折,身體從裡到外,幾乎天天都在奇蹟般地變化著。煉功半個月,原先那些鼻涕帶血絲、偏頭痛、胃腹部隱痛、雙膝無力等等病症全部一掃而光。自從1987年得病後,山珍海味對我來說都不覺有胃口,這時卻是吃什麼都香,而且總有吃不飽的感覺。煉功兩個月,體重就增加了15-16斤。煉功不到半年,原本消瘦、黑黃、滿臉鏽斑的我,變成如今滿面紅光,看上去比健康人還健康。凡熟悉我的人見到我,沒有一個不感到驚訝,都說我與以前相比判若兩人,真是越活越健壯,越活越年輕,都快60歲的人了,看上去一點都不像。其實又何需別人說,自我感覺不也是這樣嗎!如今,我臉部、手背部的老年斑、腳雞眼,也都相繼枯萎脫落了,就連伴隨我十幾年的深度老花加散光的老花鏡,也不知什麼時候與我不辭而別了。氣質上的變化更大,走起路來輕鬆自如,背上五、六十斤的重物上五層樓,大氣都不喘一口。

法輪功在我身上顯現的奇效,使熟悉我的家屬、弟弟、妹妹們和瞭解我的不少有緣之士,也都相繼跨進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門。說一千道一萬,如果不是醫院病例有記載,我在人群中一站,有誰會相信我曾是做過兩次大手術的癌症病人和心肌梗死病患者。事實勝於雄辨,法輪功到底好不好,我今天還能夠雄赳赳地展現在人面前,這本身不就是一個真實的、最好的回答嗎?!

(1998年8月)

讀者推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