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峰:共產新動向---以「革命」打擊革命、以「民運」打擊民運



* 令人深思的「聯邦政府」鬧劇

年初,閻慶新投資彭明聯邦政府,本人發表「從王柄章被誘捕到共產大圈人、臨死的共產匪要比往昔更瘋狂」(見http://www.chinacomments.net/indx901.htm),質疑閻投資彭明的目的,當時許多人表示懷疑,閻慶新也矢口否認。但四個月後,不幸被本人言中,閻慶新付出十八萬美金同她認為的「反共最合適」人選彭明分手,聯邦政府隨即解散,諸多聞錢而至的彭的追隨者成鳥獸散,繼續堅持反共到底的王、藍兩位兄弟被彭明派去北京釋放氣球竟成了共匪逮捕的「恐怖份子」,而閻慶新則為避免「自己的大陸家人不受共產迫害」另組非暴力的共和黨,至於那見「利」勇為、有「名」就撈的王西哲更是不甘落後,先是在網上向共匪通風報信抓人,後又借同彭明打仗捅出楊海平聯邦調查局背景。這些打著「反共」和「民運」旗號、追求新聞效應的風雲人物,玩噱頭之賣力可謂是爭先恐後、互不相讓,但其效果卻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搞臭抗共民主運動,事實上幫助共匪誘捕更多的堅決反共但行事欠考慮的異議人士。現在,有人站出來指責這幫傢伙共特嫌疑、政治騙子、流氓無賴,實不為過。

無庸置疑,美東「中國聯邦政府」曇花一現的「反共」、「民運」鬧劇留下了諸多值得人們深思的問題:閻慶新的錢究竟從何而來?為什麼撒起鈔票來就跟不是自己的一樣?為什麼閻慶新掏出五萬美金助王柄章遭中共誘捕之後又再掏五萬(另說是四千美金)給中共送去了兩個「恐怖份子」?為什麼以逃避共產追捕為由在美國獲得政治避難的閻慶新妹妹張琦同王柄章一道被中共誘捕之後竟能沒事人似地安全返回美國?為什麼閻慶新同彭明分手還得向彭支付十八萬,閻究竟有什麼把柄落到了彭明手上?為什麼彭明同閻慶新分手後要假借本人曉峰名字撰寫章回小說「彭明和閻慶新合演的大戲已經收場」、以承認自己是流氓無賴的方式大肆宣揚自己是最後的贏家?為什麼自譽反共高人一疇的彭明派人向中共國滲透偏要違反秘密活動單線作業的原則、事前讓許多人都知道他的行動計畫?為什麼打著民主黨旗號的王希哲多年來一直毫無顧忌地利用網路向共產通風報信、幫共匪抓人、甚至還故意把楊海平的聯邦調查局背景咬出來?為什麼同六、四毫不相干的、新成立的共和黨頭領劉俊國偏要猛吹自己是六、四著名學生領袖、事業有成的美國大律師?為什麼在閻慶新行為反常、財源不明的情況下仍有人急於投靠?為什麼彭明政治流氓、騙子本色已經徹底暴露的情況下還有人指望他能幹出反共的事業?而那些曾跟隨彭明大搞新聞秀的骨幹人物鄭在勤、張中春之流,為什麼突然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對於諸如此類用起碼的行為邏輯無法解釋的問題,那些真正希望中國民主化的朋友們,那些迫切希望清算共產邪惡的志士們,在你們今後為自己的事業再次作出選擇之前,實在應該認真地思考一番,千萬別再一失足又成共匪囚了。

* 毆打管家案與政治避難何干

另一方面,美東的另一出與閻慶新有連帶關係的中功教主張宏保毆打女管家何南芳案也值得關心民運前途、關注異議人士頂上光環的朋友們思考。如果說,張宏保僅僅是一個只具小學文化從東北山溝裡走出來的跳大神騙子,他跑到美國也只是像福建偷渡客般想找一個好生活,那也就隨他去了。可張宏保在他毆打女管家案發之後,卻偏要吹噓他是被中共追殺陷害的異議份子,聲稱共特企圖利用美國移民法的有關規定將他引渡回中共國判死刑,甚至花錢操縱網上JO之流不厭其煩地匿名鼓吹張宏寳是「國師」、「學貫中西」,恬不知恥地摹仿中共愚民方式神化張宏保、宣揚張宏保像毛匪澤東般一舉手、一投足都享有幾千萬中共信徒的「愛戴」,這就不能不令旁觀者覺得不可思議了 ---- 一個不認同中共政權、而且創立了「國家重組」理論的中功教主怎麼竟會有如此之多的共產庸俗!?如果再加上閻慶新用以調動不肖「民運」人物的那二百多萬美金至今仍同張宏保糾纏不清,張指控閻慶新背叛師門、侵吞中功巨款、在網上頻頻造勢宣稱要指使中功弟子追殺閻慶新、施以家法的同時,兩人卻反常地互相靠攏,雙雙從華盛頓移居美西加州,而且神秘地於第一時間相互瞭解對手近況,箇中內情著實撲朔迷離、耐人尋味。關注張、閻恩怨的人必定會好奇地提出如下問題:這兩個昔日的「相好」與「共謀」,如今究竟是什麼關係,互相尋仇、伺機下手?抑或互相呼應、互成犄角?

關於張宏保究竟是個什麼貨色,一般人也許不會瞭解,但本人因王柄章被誘捕一事,卻有幸對張宏保有了一個徹底的認識。那還是在輿論關注王柄章失蹤有生命安危的時候,本人突然接到張宏保主動打來的長達二個小時的越洋電話,說他「有證據證明王到越南是幫閻慶新去取中功在東南亞的錢,王實際並未失蹤,他曾隱藏在非洲,是故意製造新聞事件」。可當我要求張出示證據並動員其調動中共弟子參與打擊共產政權的努力時,張卻乾脆拒絕,而且聲稱:「共產黨還有二十四年壽命」,他不能反共,他要給中共國當「國師」。本人在「共產大圈人」一文中揭露了張宏寳的假難民、真共產「國師」嘴臉之後,我又接到了張宏保打來的電話,說是要在電話裡發功,「讓你立即心臟病暴死!」。我聽了哈哈一笑,告訴張宏保他那跳大神的功對我根本不起作用,氣得張教主害人功立馬就發不出來了,話筒裡傳出的只是張宏保氣急敗壞的罵娘聲。

回到張宏保的毆打管家案,人們很自然地就會提出一個問題,明明是一個普通的民事訴訟,張宏保聰明的話完全可以直接向美國法院尋求公正,可他為什麼偏偏要把案情擴大化呢?一個本來就不反共、甚至對共匪政權還滿懷希望的教主,為什麼偏要強調共產陷害、強調被美國人送回去會面臨死刑呢?原因很簡單,張宏保自知打人案他打不贏,美國移民局很可能按照美國法律將他遣返,於是只好又祭出了他向美國騙取政治難民身份的老招數了。更讓人稱奇的是,張買通的匿名筆桿子最近又連篇累牘地在網上張貼其管家何南芳有精神病和騙取美國政治避難的材料,人們不禁要問,這些材料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麼打人案發前,張宏保以中共弟子名收留何南芳並賦予她經管錢財的管家重任,又當如何解釋呢?張宏保不是說打人案是共產黨給他設的陷阱嗎?這實際上就等於說,網上公布的何南芳材料原本就是張宏是中功弟子的檔案,何女當初欺騙美國搞政治避難,中功教主是始作蛹者,現在騙子教主同騙子弟子打起了官司,於是一切老底全掀出來了。有心人不妨拿法輪功同中功作一對比,那你就會發現,法輪功從不在網上吹噓個人,他們多年來在抵制和打擊江共邪惡政權方面默默地作了許多工作,而中功呢,讓人看到的只是自吹自擂除和分贓不均,除此別無成效。人們由此或許會提出另外一個疑問,這中功是不是共產黨故意放出來抵消法輪功影響的?

* 共特新動向值得警惕

四月二十二日,正義黨王新華在網上發表文章,對本人提出的問題作出了某種合理的解釋。他寫道:最近一段時間,個別匿名人士,分別從澳大利亞和美國兩個地區,利用某個特定的新聞網站,積極「組黨」和「成立組織」,廣泛招收「黨員」,吸引網友聯繫,本黨網路組和情報組經過觀察、分析、取證和研判,決定提醒網友注意:無論你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與不瞭解的匿名人士或組織聯繫是有相當高的風險的,根據中共國安在海外的運作特點,在海外建立網站吸引國內外活躍在網上的政治異議人士前往聯繫,使用論壇和其他服務,是中共國安的任務之一,目的是準確發現對象、瞭解個人情況、掌握和控制活動位置和活動特點、控制通訊內容等等,必要的時候還採取攻擊、謾罵、詆毀、造謠等手段進行圍攻,以造成傷害和消耗時間精力、破壞個人情緒和工作效率等等。

對此,網上一些眼光比較敏銳的朋友提出了一個更加確切的說法:「以革命打擊革命」、「以民運打擊民運」是共產特務的一大發明。人們如果從這個角度去觀察當前抗共民主運動出現的某些不可理喻的亂象,那麼本文上面提到的諸多問題,包括一些可疑人物「以政治避難打擊政治避難」、「以某功打擊法輪功」,就不難理解了。

* 題外的話

按照張宏保之流的習慣做法,本文上網,其花錢買出來的筆桿子會急不可耐地跳出來謾罵、圍攻,這不要緊,本人只要確認是張宏保所為,就會及時將證明他是共產黨同路人的錄音和證言資料提交美國法庭,以戳穿其遣送回國會遭共產判死刑的謊言。屆時,人們也許會吃驚地看到,共產黨會像釋放張琦般地無罪開釋中功教主,令西方輿論再次大跌眼鏡。不過,本人並不願意作得太絕,如果張宏保從此還其偷渡客的本來面目,僅僅同他的弟子打打架官司,不再繼續抹黑異議人士的形象,或者從此帶領中功徒眾投身抗共民主運動,那本人將絕不介入張案。

六月四日稿

中華評述(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