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立功警察炮製運毒假案 無辜司機被判死刑


為獲取重額緝毒獎金,甘肅省臨洮縣公安局原副局長張文卓、緝毒隊隊長邊偉宏竟然製造運毒假案,差點屈死出租司機荊愛國。這起公安奇案是如何炮製出來的?事情還得從頭說起。


  抓獲特大「運毒犯」,公安人員成為緝毒英雄


  2001年8月11日上午,甘肅省臨洮縣公安局緝毒隊在對過往車輛例行檢查時攔截了一輛蘭州市的出租車,在車的後排座位上發現了一包可疑物品。根據經驗,如此包裝的物品很可能是毒品海洛因。於是緝毒隊馬上將這包物品和該車司機帶回公安局進一步審查。很快,技術部門對那包物品進行了檢驗並得出結論,重達3669克的9塊物品中均檢出海洛因成分。


  幾個小時之後,被一同帶回來的司機荊愛國說出了這些毒品的來歷。荊愛國,29歲,蘭州市出租車司機。據荊愛國交代,這是當天坐他車的一個男乘客托他運的一批「貨」,那個乘客說運費5000元,貨到付款。但荊愛國沒想到他的車還沒開出20公里,就被臨洮公安局的緝毒民警抓住了,很快這起案件進入了法院審理階段。定西地區中級人民法院依據公安機關提供的證據認定了荊愛國的犯罪事實。


  法院認定,荊愛國的行為已構成運輸毒品罪且運輸毒品數量特別巨大,判處荊愛國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法院有了這樣的判決,臨洮公安局馬上準備為緝毒隊請功,據說最起碼也能得到二等功。就繳獲毒品的數量來看,3669克這個數量是臨洮公安局緝毒隊成立以來繳獲毒品數量最多的一次,這個案子的成功破獲使全局上下歡欣鼓舞,上級公安機關的賀電也很快傳來。這個案子最主要的立功人員一個是局裡主抓緝毒工作的副局長張文卓,還有一個就是緝毒隊隊長邊偉宏,張副局長和邊隊長成了人們心中的緝毒英雄。


  死刑犯提出上訴,毒品來源始終不清


  然而另一方面,被判了死刑的荊愛國的家人卻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天就提出了上訴。


  他們認定荊愛國有罪的證據不夠充分,它僅僅憑藉的是荊愛國在公安機關的供述和毒品稱量的鑑定報告,同時,荊愛國的律師認為把毒品交給荊愛國的那個「乘客」一直沒有抓到,毒品的來源還沒有搞清楚,只有荊愛國一個人的供述和公安局查扣的筆錄,這樣的證據太單薄了。


  真正毒販子交代隱情,毒品乃警察委託加工


  就在荊愛國家人上訴期間,蘭州市公安局又破獲了一起販毒案,抓獲了一名叫馬進孝的犯罪嫌疑人,在對馬進孝進行訊問時,馬進孝說他以前在臨洮幫助過公安機關立過功,希望因此能減輕懲罰。


  馬進孝接下來的具體敘述,公安人員才漸漸聽出來,原來在他幫助下破獲的案子竟然就是一直備受關注的「8.11」特大運輸毒品案,接受馬進孝幫助的人就是那兩位緝毒英雄---臨洮公安局副局長張文卓和緝毒隊隊長邊偉宏。馬進孝在筆錄中是這樣敘述的:張局長和邊隊長讓我把買來的一點兒海洛因加工成3公斤,我再想辦法找個人把東西


  送走,公安局的人就在路上抓,這樣人贓並獲。


  「毒品」檢驗有「貓膩」,幕後人被刑事拘留


  訊問馬進孝的公安人員向省公安廳匯報了這一情況,而省公安廳在對「8.11」運毒案繳獲的毒品進行再次檢驗時,技術人員也發現了問題,而且已經將發現的情況提供給了定西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公安人員從這9塊毒品中取出1塊進行鑑定,從它的外角和外層鑑定出來的毒品海洛因的含量只有0.1%和0.19%,也就是說「8.11」運毒案繳獲的重達3669克的物品真正的海洛因成分最多不到7克。毒品數量是給犯罪嫌疑人量刑的重要依據,得知這一情況後,法院重新對荊愛國涉嫌運輸毒品一案進行了審理。


  很快,「8.11」運毒案的主要經辦人張文卓、邊偉宏因涉嫌製造假案被依法刑事拘留,張文卓被刑事拘留以後公安局才知道這個案子的整個過程。在製造假案的張文卓、邊偉宏接受調查的同時,荊愛國涉嫌運輸毒品一案也有了終審判決,按照《刑訴法》無罪推定的原則,二審法院作出了一個與一審截然相反的判決,認定荊愛國無罪。


  至此,荊愛國運輸毒品一案有了結果。而此時對於涉嫌製造假案的臨洮公安局副局長張文卓、緝毒隊隊長邊偉宏的調查還在進行之中,在對他們進行訊問時,他們承認了與馬進孝共同製造假案的事實。


  作假者交代原由,是緝毒重金迷了心竅


  身為公安民警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臨洮西面是臨夏地區,臨夏地區毒品販運猖獗,販毒分子將金三角的毒品運出臨夏、臨洮是必經之地,臨洮公安局打擊毒品犯罪的工作一直相當繁重,上級公安機關每年都會下達一定的任務要求必須完成。在邊偉宏的筆錄中提到,當時他們當年的緝毒任務還沒有完成,他們緝毒隊在全地區公安系統的各項評比中都是倒數第一,為了完成任務他們才想到自己來「做」一起案子自己偵破。記者還瞭解到,繳獲1克海洛因可以獲得獎金30元,那麼「8.11」運毒案當初繳獲了3669克海洛因,就能獲得獎金10萬餘元。


  為了獲得這筆獎金,張文卓、邊偉宏讓馬進孝把石灰做成9大塊,在表面抹上海洛因,做毒品檢驗時又故意僅以「檢出海洛因」作為鑑定結論將繳獲物品的總重量模糊成海洛因的淨重量,這樣他們就破了大案,立功受獎。而荊愛國卻因為這個特別巨大的毒品數額被判了死刑。


  2002年年底,定西法院以徇私枉法罪判處張文卓有期徒刑5年,邊偉宏則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


  根據央視「今日說法」整理


  他們怎麼敢鋌而走險


  古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指的是當獎勵足夠高的時候,會有人願意做一些難度非常大、常人難以承擔的事情,這道理基於一個心理因素,就是強烈的慾望能夠讓人克服恐懼。


  臨洮公安局副局長張文卓和緝毒隊隊長邊偉宏就為上級給予的10萬元獎金挑戰了法律,炮製了一起「特大運毒案」。他們因此成了「緝毒英雄」,因為幫局裡完成了當年的緝毒任務,還得到全局上下的讚譽。


  不過,相比案發後他們受到的懲處,這些獎勵恐怕並不值當,10萬元分發給相應人員,落到他們本人的手裡恐怕不會有多少,而英雄與讚譽也不過是些虛名,一般人不會為這樣一點小利鋌而走險,他們為什麼會這樣做?瞭解了整個案件的經過,我們終於知道,他們這樣做的原因是他們並不「險」。


  可以想像一下,如果馬進孝不被抓獲,如果他不以交待「8.11」的案情來換取減輕懲罰,這個案子能否最終真相大白?僅靠公安機關提供的毒品鑑定和供述能夠給一個人定死罪,辦案人左右的鑑定竟然無需經過進一步的核查。張文卓、邊偉宏甚至連造假的手段都不太講究,他們在石灰表面抹上一點海洛因,找人花5000元雇個司機「帶貨」,就完成了一個「大案」的製作,而且沒有人,沒有該對一個人的無辜與否負責的部門提出半點異議。當一個人、一個部門的權力大到如此地步的時候,我們怎麼能夠寄希望於他們不辦冤案和錯案呢?當一個人、一個部門的行為沒有監督,我們怎麼能夠知道他是否公正、是否稱職呢?


  對於涉案的各個部門來說,司機荊愛國只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而張、邊卻是社會正義的化身,擁有著左右前者命運的力量。為了防備一種力量過於強大而隨意使用,我們設置了檢察院、法院來作為對上一級權力的監督與核查,這使得每一級都不致被濫用。而當他們紛紛放棄了憲法賦予的這種責任時,作為小民的我們,靠什麼來保證我們的清白呢?

北京青年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