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美坐我的摩托車兜風


耿飈同志調到北平軍調部任中共代表團的副參謀長時,從張家口帶來了一輛日本摩托車。我看到這輛日本大馬力的摩托車感到很新鮮,很想騎一騎、試一試,就對耿飈同志說:「你是少將副參謀長,應該坐小汽車,哪有將軍騎摩托車的。」耿飈同志聽我這麼一說,就說:「你說的真還有點道理,那我還得運回張家口去。」我說:「你現在不要運回去,暫時就借給我這個少校軍官騎吧。」他聽我這麼說,就笑了:「呵!原來是你想要騎呀。好,我將摩托車給你騎,等我回張家口時,我還要帶走哩。」

  1946年春天的一個黃昏,晚飯後,我騎著摩托車從葉公館到翠明莊。同志們都在翠明莊外散步玩耍。當時北平地下黨介紹一位從北平輔仁大學畢業的年輕的女同志來代表團工作。她想很快熟悉與接近我們這些「土八路」,讓我們能迅速地接受她,使她迅速地融入到我們這個集體中來。

  當我到翠明莊從摩托車上下來後,她突然對我說:「楊參謀,騎摩托車是不是很好玩?我很想坐摩托車兜風玩,你帶我玩一趟好不好?」我當時沒有想到會有什麼影響,順口就說:「只要你敢上來坐,我就敢開著跑。」她在大家的鼓動下,很大方地就坐到我的摩托車後座上了。年輕人的好強心驅使著我,我說:「你真敢坐,我也就真敢開,你嚇得掉下來,我可不負責呀!」她說:「我不怕,會抓住的,你開呀!」我就騎上摩托車,真帶著她繞故宮(紫禁城)轉了一大圈。事情又那麼湊巧了,正當我們回到翠明莊飯店門口停車時,李克農同志出來了。那位女同志看見李秘書長,有些不好意思,就很快地走進飯店裡去了。

  李克農同志向我瞪著眼,等那位女同志走進去後,就把我叫住,這次不叫「小鬼」了,而說:「楊迪,你將摩托車放好後,馬上到我房間裡來。」我想壞事了,躲也躲不過,只好硬著頭皮走進李克農同志的房間。他很生氣,嚴肅地說:「我們的報紙和國民黨統治區內較進步的報紙,常常登載美國大兵在中國無法無天,拉著中國女子在吉普車上胡作非為,北平老百姓罵美國大兵是帶『吉普女郎』的大兵。你剛才騎著摩托車後面坐著一位女同志,如果讓國民黨的記者、特務捕捉到了鏡頭,在報紙上登出中共代表團某某少校軍官帶著『摩托女郎』兜風,那影響有多麼壞呀。真沒有想到你能這樣糊塗,做出這樣愚蠢的事來。」

  李克農同志喝了一口茶,接著說:「這位女同志是我要北平地下黨選調來代表團工作的,她不是解放區來的,現在還不是黨、團員,她還不懂我們黨內的紀律,你可以接近她,幫助她,但不能帶著她騎摩托車兜風。當然我知道你是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為了好勝逞強。可是你知道嗎,她家在天津、北平是很有名望的。她是名門小姐,她的家是我們黨的統一戰線對象。你這次魯莽的行動,如果發生了嚴重的後果,不僅毀了你自己,同時也毀了她的名譽。我們怎麼對得起她和她的家庭。」李秘書長一席話,使我進一步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他停了一下,很嚴肅地說:「如果明天國民黨的報紙,不論是小報還是大報登出了你今天騎摩托車帶女郎的新聞、照片,我就直接送你回延安,你要受到嚴厲的處分。」

  這可真把我嚇壞了,一個晚上沒有睡覺。真是萬幸,第二天北平的大小報紙都沒有刊登這件事。

  晚上,李克農秘書長找我到他那兒,說道:「小鬼,你還幸運,沒有被國民黨記者、特務抓著這件事醜化我們中共代表團,現在對你從輕處理。你寫份檢討,明日交給我。」

  李克農同志當時囑咐我不准講出我騎摩托車帶著的那位女同志的姓名,我一直遵守紀律從來沒有講過。現在事情已經過去57年了,也該解密了,這位女同志就是王光美同志。

  
摘自《抗日戰爭在總參謀部---一位作戰參謀的歷史回眸》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