賑災大員程韶韻「霸道廳長」的霸氣


「救濟如兒戲,沒酒就沒戲」、「喝一杯給1萬,喝兩杯給10萬」、只有5萬元的審批權,卻大筆一揮甩出2600萬元,8縣(市)農民的「保命錢」頃刻間統統打了水漂……如此賊膽包天,到底是何方神聖?此公就是江蘇省民政廳的程韶韻副廳長,手握一省救災救濟大權,應當慈悲為懷才是,這廝卻霸氣衝天,心中全無百姓疾苦,真是可惡。

  「爭民食,奪民衣,賊也!」程貴為賑災大員,不知有多少陷入困苦危難的百姓視其為救命菩薩,但這個「貧苦農民的兒子」上任未幾,迅速將鄉親們忘得一乾二淨。據今年第6 期《倡廉》報導,程將黨組分工當成「軍閥割據」,「勢力範圍」內一切由自己說了算。所到之處,不管災情多麼嚴重,經濟多麼困難,非得「好酒好色」招待不可。一日,蘇北一縣突遭龍捲風,災情極重,災民眼巴巴地期待程廳長大發慈悲。怎料程對災情不聞不問,照例要美女陪酒,按杯數施舍救災款,直至醉倒為止。在程這裡,女性的酒量已成為他放賑的 「潛標準」。另外,只要給好處,不是救濟對象的單位多少錢也敢白送。他一高興就將 2600萬元農保資金違規撥給海南賽格公司,結果一分錢也收不回來。「霸道廳長」這般 「為民行政」,難道就沒人管了嗎?

  程長期為所欲為,「有些下屬部門投其所好,常常把能否陪程韶韻喝好酒,作為索要救災款的一大訣竅」。連程自己也賣乖:「我雖然是代表政府做了應該做的事,但總有些人把賬記到我個人頭上。」正因為某些屬下「忍奴隸之所不能忍之恥辱,忍牛馬所不能忍之痛苦,曾不敢怒目攘臂而一與之爭」;不是當面直陳黨紀國法,而是百般委曲求全,使得相互監督淪為一句空話。程搞「軍閥割據」,且常常「以領導的身份、霸王的作風來欺凌手下女同志,使用淫威達到佔有的目的」,有些同僚竟也高高掛起,甚至「久而不聞其臭」,更令人扼腕。

  除了10多次受賄,程的一些霸行、醜行並不隱蔽,相信必定有人看不下去,但因有 「求」於他,救災如救火,也只好暫且隱忍。正如報導所說,「其實,近年來,舉報程韶韻問題的信件就不斷飛向省紀委」。然而,只到2001年9月3日,一封飛到中南海的舉報信被高層看到後,才促使當地將程請去「喝咖啡」,此時程的大錯已經鑄成。地方上工作再忙,難道比中央領導還忙?常說要將「事後算賬」變成「事前監督」,看來並非易事。

  程由貧苦農民之子,成長為正師職軍官、副廳長,最後跌進高牆法網。不知有多少官員上演過類似的人生悲劇。監察滯後,於國於民於個人,都是損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