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東是FLG


一年多前,我曾在一個FLG(「法輪功」的縮寫)老太太家住過大半年,也因此有機會近距離瞭解FLG學員們的生活和想法。現在我已經搬走,但仍然和他們保持一定的聯繫。那段日子,我那房東老太太的堅強、執著與善良讓我印象深刻。
我不知道是否應該沒有和他們商量就把他們的生活片段公布出來。但是每當我看到有網友信心滿滿地說:「FLG那些照片是偽造的」「那些在街上發傳單、抗議的FLG都是用錢雇來的」,眼前就浮現出房東老太太那欲言又止、悲哀而又沉默的神情。

那是在我深深刺傷了她的心之後的讓我永遠難忘的一幕。

兩年前,經過朋友的介紹,我滿心歡喜地以低於市價的租金住進了這位老太的家裡。她孤身一人,老伴幾年前去世,兒女都在外地。老太后來對我講,之所以讓我住進來,是通過我的一個FLG朋友知道我對FLG持同情態度,因為這裡經常會有FLG學員來,一般人怕會不方便。

房子很大,有一個大廳,每到週末就會來十幾、二十幾個男女老少,在這裡席地而坐,捧著轉法輪輪流念兩個小時,然後一起討論,通常是談談自己的感受,也談家庭問題,遇到的困惑,大家就幫助從「法理」上幫助解疑。這裡有著名學府的博士、博士後,有商人,也有餐館大廚,當保姆的......不過在這裡他們都是平等的。我有一段時間很好奇,經常來聽他們聊,也和他們談談我作為一個常人的看法。他們把我當做有緣人,努力給我解釋。不過我始終沒有被他們說服,我也說服不了他們,最後大家就互相尊重各自的選擇,不再試圖說服對方了。

他們就像一個大家庭,互相幫助,互相鼓勵,雖然也有矛盾,甚至還會很深,但都會「向內找」,不會影響感情。老太太時常不在家,經常去參加其他地區的「弘法」活動,各地有什麼公開活動,當地FLG學員都會爭取參加,立看板,發材料,煉功,可很多小鎮只有一兩個FLG,忙不過來,老太太時間比較靈活,就去「趕場」,幫忙。很多FLG學員都有老太太家的鑰匙,所以老太太不在的時候,週末的學法還是繼續。

老太太家的地下室很大,安裝了幾臺舊電腦,用來向國內發郵件和網上聊天。老太太來自臺灣,拼音和我們用的不一樣,可是老太太楞是學會了用中文寫簡單的問候語,學會了上網、發電子郵件和進聊天室!(所以胡平還沒學會上BBS貼文,我看多半是不想來)當然她不會打很多漢字,好在有精通電腦的FLG學員製作了自動貼真相資料的程序,她學會了把這些準備好的材料貼到聊天室的方法。

我對這種貼真相資料的方式很不以為然,有一次看老太太在忙著貼文章,我就開玩笑說「您又在騷擾誰啊?」老太太一愣,沉默了,回頭看著我,臉上現出悲哀的神情,嘴唇動了動,什麼也沒說出來。就又回過頭看電腦。我當時並沒太在意,自己到電腦上看消息去了。好一會兒沒有聲音,然後老太太起身上樓了。

後來,老太太和我說,那天我的話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回到樓上掉了好一陣的眼淚。她是真誠地在「救人」,而我卻說她在騷擾別人。她說,國內的人被欺騙,不知道FLG的真實情況,而對FLG懷有惡意,因而影響他們的未來,這是FLG學員們沒做好;如果他們知道了真相,仍然對FLG憎恨,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FLG學員要做到的就是,爭取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給他們機會消除對法輪功的惡念,是拯救他們。

儘管我始終不大讚同這麼做,畢竟很多人根本不想收到真相資料,但我知道他們的這種想法是真誠的、慈悲的。老太太為我不能理解她的心而深深悲哀。

有一陣子,FLG發起徒步行走的活動。老太太和另三個年長的FLG學員商量徒步穿過我所在的州。儘管我所在的州在美國屬於最小之列,可要徒步穿行,也要好幾週,何況是老太太?我勸她,這麼大年紀了,何必和年輕人們一樣,受這個苦?可老太太決心已下,幾天後就出發了。她們有一輛車跟著,帶著食物和水以及被子,她們自己則穿著FLG的黃色T恤,背著「停止迫害FLG」的牌子。沿途每到一個市鎮,幾個老太太就去市議會,和議員們見面,介紹FLG在中國被迫害的情況,還去街上分發傳單......就這麼走了兩週多才回來,臉上晒得黝黑。

美國的法會一年有好幾次。紐約、華盛頓、芝加哥......,歐洲的日內瓦等地也會有法會,老太太幾乎每次都去,能搭其他學員的車就搭車去,遠的就坐飛機去。來回旅途、吃住每次少則百元,多則五六百,老太太都捨得,可是平時吃穿非常簡樸,非常簡單。一次朋友陪她去買件新衣服,極力推薦她買件質量好、價格貴些的,她拗不過,買回來,思前想後,還是回去退了,換了件非常便宜的。而那時候,她剛剛把自己的另一半房子賣掉,並不缺錢,可她說,賣房子的錢可以給她出去弘法的自由,不能花在衣服上。

FLG學員的吃苦精神是很普遍的現象。他們可以花錢製作橫幅、租借開會場地、製作宣傳材料、在報紙上做廣告,但是在吃、穿上非常節省。有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有一次我所在的城市辦法會(也叫交流會),有一個德州來開會的博士後,住到老太太家,幾乎就是饅頭、咸菜。

有人說,這些參加法會、參加抗議活動的FLG學員是被花錢雇去的,這和我的所見所聞不符合。我自己就曾和幾位FLG學員開車去華盛頓開法會,當然他們開他們的會,我去參觀博物館。

後來老太太要裝修房子,要賣掉(老太太以前是做房地產的,就是買舊房子,自己裝修,然後以比原來高的價格賣出去),我就搬了出來。我覺得給老太太的房租比市價少太多了,就要給她多留幾百元,老太太說什麼也不要。

和FLG學員接觸的這段經歷,我聽到、看到很多感人的故事,幾乎每個學員都有自己的故事。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