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成:雞蛋糕的硬度及其他


【看中國特別報導】你怕我用雞蛋糕砸傷你的頭嗎?如果我問這問題,不少人會笑我神經有問題。因為凡是中國人都知道雞蛋糕是中國的傳統食品,在」舊社會」是沒牙的老太太或牙齒還未長成的小孩吃的東西,就是食品中最軟的,幾乎不需要咀嚼的東西.

可是我在上世紀70年代中期到東北瀋陽出差時,到招待所時已過了開飯時間,我就跑到街上去買點吃的東西,我早已知道東北生活特別緊張,什麼吃的都沒有,但還是想碰碰運氣,心想這麼個五百萬人口的大城市能一點吃的都買不到嗎?我乘車到了瀋陽最大的食品商店,看到一溜長長的櫃臺櫥窗裡面還有些東西,但只是供陳列的非賣品.櫃臺裡面是一排約十二、三個女售貨員,都坐在高登子上,臉朝外,一動不動。通過瞭解,才知道僅有雞蛋糕賣。這時她仍坐在高登上並沒有動,她問了一句,問我是否真的要買,見我真想買,遂下來接待我。我一看這雞蛋糕顏色有點不對勁,是淺黃色的。但我想不管怎樣,總能填飽肚子。拎著東西剛離開食品店,我立即打開包,先拿一個往嘴裡咬,我當時還年輕,自認牙齒也很堅硬鋒利,可怎麼也咬不下來,我很佩服這糕餅師傅,不知用什麼先進技術能把這雞蛋糕做得這麼硬。從咬的過程中,我取得經驗,你想一大塊一大塊咬下來是不可能的,只能是一小點一小點,從邊上向中間咬,最好從邊角上咬起,但如果咬成渾圈的就不好辦了。弄不好就要「割愛」了。不管怎麼說,還是吃了一些「物質」,不至於使自己的肚子太飢腸轆轆。

在瀋陽有我一些同學和朋友,但他們一再表示買不到吃的請我。只是有一曾是我大學同班的同學,請我到他家吃了一頓。我知道我一去至少把他全家一、二個月的肉(東北當時每人每月配3兩到半斤肉)吃掉了。但在他熱情邀請下,我還是去了他家,他太太是個醫生,有一個十一、二歲的女兒。請客的菜在當時瀋陽的平常人家是算是相當豐盛的了。他太太性格耿直,吃飯時,她指著孩子說:「你跟他說世界上有油餅這東西,她絕不會相信,她不敢相像有這麼一鍋油,把麵食往油鍋裡炸」。我知道從她記事起,媽媽做菜時是一滴一滴算著用油的,在她幼小的心靈裡,油是世界上非常珍貴的東西,看來東北人已苦了好幾年了。

東北人中也有為生活問題發牢騷,說遼寧老百姓生活這麼苦,領導開會從來未談及怎麼改善生活問題,他們不缺吃就不管老百姓了。也有的說你們北京居民肉隨便買,憑什麼?如果中央領導優待是應該的,你們與我們一樣都是老百姓,你們不過住在北京而已,為什麼你們食品供應就那麼好?我想這些話講得也是有道理的。但是我想讓他們想到世界上還有四分之三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們也就會安守本分了。東北還有「陳三兩」(陳三兩就是瀋陽軍區司令員陳XX,因東北人每人每月發三兩肉票,三兩油票,因而東北人給他起了個渾號叫「陳三兩」),在國外又有誰能保證老百姓每月有這三兩呢?所以你們能得這三兩,也是黨的「恩賜」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