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中國的崩潰可能不期而至


因為看不到能挑戰當前政權的力量,人們往往就斷定中國不會發生大變化,更無崩潰的可能。然而大變化不是一定都要出自大力量或者大事件,細微的積累同樣可以導致崩潰。這種崩潰也許事先毫無兆頭。就像當年有那麼多研究蘇聯的機構和專家,全世界卻幾乎無人預測到蘇聯解體一樣。

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在他的《EARTH IN THE BALANCE》一書中,介紹了美國物理學家Per Bak和Kan Chen所做的一個研究。他們讓沙子一粒一粒落下,形成逐漸增高的一堆,藉助慢速錄影和計算機模仿精確地計算在沙堆頂部每落一粒沙會連帶多少沙粒移動。初始階段,落下的沙粒對沙堆整體影響很小。但是當沙堆增高到一定程度之後,即使落下一粒沙也可能導致整個沙堆發生坍塌。Bak和Chen由此提出一種"自組織臨界"(self─organized criticality)的理論。

沙堆達到「臨界」時,每粒沙與其他沙粒就處於「一體性」狀態。那時每粒新落下的沙都會產生一種「力波」,儘管微細,卻能通過「一體性」的接觸貫穿沙堆整體,將新落下沙粒的碰撞傳給所有沙粒。那時沙堆的結構將隨每粒沙落下逐漸變得脆弱。說不定哪一粒落下的沙就會導致沙堆整體發生結構性失衡──坍塌,也就是所說的崩潰。

有一個西方諺語,說的是斷了一個馬蹄釘,絆倒了馬,摔傷了將軍,輸掉了戰爭,最後亡了國家。那國家當然不是因為馬蹄釘亡的,用沙堆理論解釋,就是那國家的內部危機已經處在超臨界狀態,馬蹄釘斷只是引起坍塌的最後一粒沙而已。中國也如同這樣一個沙堆,各種變化和衝擊不斷落在上面,積累的結果遲早會使沙堆超過臨界狀態。而到了連馬蹄釘都成為「不穩定因素」的時候,專制政權控制再嚴密,也無法防止崩潰的發生,因為它不可能給每一個馬蹄釘都派上看守的兵。

鎮壓可以把崩潰往後拖,如同用鐵鍬不斷拍打沙堆周邊,可以使沙堆繼續增高一樣。但那種增高不會無限,最終還是要垮,而且堆得越高,坍塌越烈。試驗表明坍塌過程將持續到沙堆重歸臨界狀態。不過人類社會與沙堆有一個區別──組成沙堆的沙粒本身是沒有能動性的,可以視為常數,因此沙堆的臨界狀態也是恆定的,坍塌不會愈演愈烈,達到恆定的臨界值就會停止。而人是有能動性的,每個人都是一個變數,由成千上萬這種變數組成的社會,平衡狀態的臨界值會隨人的能動而變化。在社會穩定的情況下,人的能動性被法律、秩序整合在一起,可以極大地促進臨界值提高。一旦社會發生崩潰,失去法律和秩序,人的能動性就會反過來成為推動崩潰的加速劑,社會平衡的臨界值也就會隨之銳減。

這種臨界值的變化,使人類社會的崩潰存在著愈演愈烈的性質,最終的結局將非常慘烈。前面對崩潰導致死亡人數的計算,就是這種臨界值變化的體現。之所以中國的政治變化不能以「打倒」方式去進行,道理就在這裡。因為在「打倒」舊制度的同時,有可能引發整個社會進入愈演愈烈的崩潰。

不過,這也不能成為保守不變的理由。因為「超臨界狀態」對社會而言是無法保持的,崩潰遲早發生。拖得越晚,「超臨界」的值越大,崩潰也就越嚴重。經驗告訴我們,大系統有很強的自我維護能力,然而一垮就是兵敗如山倒。不去自覺地進行政治改革,專制政權難逃此劫。(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