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官「外逃路線圖」 出國考察探路資金暗中轉移


聚斂財產--海外安家--資產轉移--擇機出逃,多數貪官外逃有著有跡可尋的線路圖。這張圖的存在,也暴露出當前反腐策略和司法制度中的若干破綻。

  出逃:一項系統工程

  追緝潛逃貪官的現實困境

  河南:貪官出逃之路

出國探路、海外安家、資金轉移,是貪官外逃的「三部曲」。但在這不算很短的過程中,很多蛛絲馬跡常常被忽略掉了...

童言白,這個名字在目前河南的交通部門乃至相關政府部門,成為一個禁忌。

這個在很多人眼裡「敦厚老實」的前河南省高速公路發展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高速公司)總經理、董事長,於2004年元旦攜款外逃。童的外逃觸動了河南省交通系統早已敏感的神經,在此之前,河南省已經有三任交通廳廳長因為貪污腐敗而「下臺」了,其中兩人被判刑,一人仍在調查之中。

目前,童言白已經被河南省直屬機關工委開除了黨籍,並上了河南省外逃官員的名單。河南省檢察院反貪局人士對本刊披露,這個數字到目前為止累計為190多人(不包括已經被追逃歸案的)。有消息說,這個數字在全國排名靠前。

  出逃時機有跡可尋

2004年1月5日,過完元旦上班,童言白沒有在辦公室出現。據媒體披露,一直到了1月7號,河南省交通廳才有所察覺,向上級報告。調查發現童與其妻已經於1月2日從深圳口岸出境。

從現在回溯,童言白的出逃是有跡可尋的。河南的三任交通廳長「前腐後繼」之後,童言白「出事」並不讓當地人士意外。

據一位多年在河南從事高速公路工程承包的項目經理介紹,過去河南省的高速公路建設由交通部門集中管理,每年有150億元以上的交通投資,交通廳既是管理者也是投資者。而交通廳下屬的高速公路建設管理局,與此後成立的高速公司,「兩塊牌子,一套班子」,童言白大權在握。

據這位業內人士稱,交通部門官員們的主要受賄來源就是下面承包工程公司為拿到項目而呈送的「回扣」。為了拿到項目,這些公司通常都會給交通廳和高速公司的領導提前「回扣」,一般情況下,除了上級直接「打招呼」的項目外,承包公司給有關領導的「返點」不少於工程總款的2%。一個工程的投資通常會是幾個億,因此這筆「返點」通常會以千萬來計。而承包工程的公司為了把這筆賬外支出在通常12%的工程利潤率中賺回來,就會在工程中偷工減料。近年來,河南省新建的數條高速公路陸續提早「大修」,即是這類業界「行規」的後果。

因此,河南省人士評價,交通部門連續出現的貪官,並非偶發,而是一種制度性腐敗。在某種意義上,童言白只是腐敗鏈的必然產物。在多數情況下,貪污受賄並非一時衝動,而貪官們自涉入其間之初,就會有外逃的打算,隨後只是鋪墊出逃前的準備,以及選擇最佳逃跑時機。一位檢察官告訴記者,前期準備一般需要一至三年,因此貪官出逃並非無跡可尋。

  童言白的出走,就可以說是早有先兆。

2003年9月,河南高速公司下屬的分公司河南鄭州西南繞城高速公路公司總經理張啟漢因經濟問題被河南省紀檢部門「雙規」。張是在童言白的力舉下在西南繞城公司任職的,算是童的「親信」。這顯然對童來說是一個不利的信號。

而許漯高速更是童的「滑鐵盧」。這條於1999年投資使用的高速公路至今已經大修了4次,就在童出走的元旦前夕,交通部駐部紀檢組組長金道銘在許漯高速現場視察後指出:「許漯高速公路建設質量問題,要一查到底。「而1999年的童言白正是河南省交通廳高速公路建設管理局的局長,負責全省國道主幹線高速公路的建設與管理。

在這樣的背景下,童言白還是得以順利出逃了。省檢察院宣傳處新聞科科長張維平向本刊確認,在童走後檢察機關才接到報案。而河南省紀律檢查委員會辦公廳主任劉蒙連也對本刊說,紀檢部門並沒有介入處理童的問題。

沒有證據顯示,是童自已查覺有關部門對其已有注意,才尋機出逃;還是因為童的突然失蹤,才使自己的問題暴露於有關部門的視線之內。

  出國考察打探路徑

「一般情況下,這些逃往境外的官員在走之前都會經歷『三部曲』」,河南省檢察院的一位官員曾經多年辦理貪污案件,對貪官外逃問題頗有研究。

據他介紹,很多官員在接受第一筆賄賂的時候就會產生出逃境外的想法,以免「東窗事發」,權財兩空。而為了順利出逃,一般會做前期的準備,他稱之為「出逃三部曲」。

「雖然在國內權傾一時,呼風喚雨,多數官員逃到境外卻人生地疏。因此他們在外逃國家的選擇上是需要費一番腦子的。」這名檢察官說。而爭取出國考察的機會,對國外有個先期瞭解是出逃準備的第一步。

童言白在出國考察上有很大的便利。他所在的河南省高速公路發展有限責任公司成立於2000年下半年,現有資金230億元,是河南省最大的國有獨資企業。河南省鄭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的一位人士稱,因為高速公路建設需要對外融資,經常有出國業務,因此高速公司經常與出入境管理處打交道。

身為公司的董事長兼總經理,童的出國機會很多。據知情人士透露,這次童正是利用了早已辦理好的港澳通行證才得以順利出逃。

2000年,高速公司出面為單位裡的多名人員辦理了港澳通行證,其中包括童言白。

港澳通行證有一年往返一次或者兩次的,一般為探親者使用。而高速公司因為對外業務多,辦理的是可以多次往返的港澳通行證,這種通行證可以在一年中多次往返,每次出入境只需做籤注即可。

據知情人士介紹,因為童的妻子當時也是高速公司的黨委書記,所以應該也是和童一起辦理了多次往返的港澳通行證。

事實上,童言白早在1998年就辦理了因私護照。根據那時的規定,辦理因私護照都需要單位的蓋章。那時身為交通廳二級機構的工程師,童通過正常手續辦理了因私護照。

在童之前,原河南菸草專賣局局長蔣基芳就是以「出國考察」為由出逃美國的。2002年4月6日,蔣基芳從上海出境,一路上沒有遇到什麼波折,順利到達美國,與早已定居於此的妻女團聚。

「一般的處級以上領導想找到出國考察的機會還是很容易的,尤其是像童言白這樣的國有獨資企業的頭頭腦腦,他們正是通過一次次的出國考察來尋找出國後的最佳落腳點。」河南省檢察院反貪局一位人士說。

為此,2003年8月初,中紀委等部門專門下發了《關於黨政機關、司法公安部門人員出境、出國通行證、護照管理措施》的緊急通知,縣處級以上幹部出境通行證、出國護照被要求交由上級組織部門統一管理。據悉,河南交通廳也在全系統內清理過出國護照,童言白將公務護照上交了,但因私護照和港澳通行證依然在手。

據公開報導,2004年元旦,童言白到達香港,隨後,童言白轉站菲律賓,很快又到了澳大利亞,與早已移民的妻子、孩子會合。

  海外安家早落腳

童言白和蔣基芳都沒有忘記在此之前先在國外尋找好落腳點,讓妻子孩子提前出國,爭取先拿到當地「綠卡」。

正像河南省檢察院一位人士分析,離開權力的官員也很擔心在國外的生活孤單,為此,安排妻子孩子出國一是可以打個「前站」,二是可以在國外安個新家,以圖安穩。這是出逃準備的第二步。

據報導,童的女兒大約在2001年就已經在澳大利亞讀書了,童一家三口也極有可能以投資移民的身份獲得了澳洲或者加拿大的居民身份。而在童走之前,一直在澳大利亞陪著女兒的妻子突然回國,隨後與童一起出走。

和童言白相比,原河南省服裝進出口公司總經理董明玉的準備更為充分。

董是在1995年出逃的河南官員,一位他的舊識對本刊說,董在行前憑藉河南省服裝進出口公司的業務關係,先是在美國為自己建立了不錯的生意關係,接著讓自己的妻子和兒子打理那裡的生意,並獲得了美國綠卡。等到董明玉出逃到美國後,不僅用貪污受賄的錢打好了生活基礎,還可以繼續之前的生意,保障今後的優越生活。

當然,有的貪官還來不及走完出逃的全過程,其問題就已經被發現而被擋在國門之內。傳聞和童言白「私交甚好」的前河南交通廳廳長石發亮就是如此。

童言白在高速公司任職的前期,石發亮是他的頂頭上司。與童表面的「敦厚老實」相比,石發亮要張揚得多。某工程公司一位項目經理與兩人均有接觸,當石發亮尚在河南南陽做專員時,就曾經常與其一起喝酒吃飯。這位人士發現,石發亮做了交通廳廳長之後「胃口很大,膽子很大」,在很短的時間內聚斂了不少工程「回扣」,所以他的出事並不出乎意料。

2002年10月中旬,石發亮因為涉嫌重大違法違紀行為被紀檢部門審查。當時,其妻黃玉蓉已身在美國,她原為高速公司的副董事長兼黨組副書記,正是童言白的副手。

石發亮案發的半年前,黃玉蓉已經飛抵美國,並握有美國綠卡。石出事後,辦案人員曾爭取黃回國協助調查,但她聲稱:「即使石發亮死了,我都不會回去。」

據河南省檢察院官員說,石發亮在審查當中也坦承:「每次在國外考察回國前,都會猶豫還要不要回來」,顯示他也一直在尋找出逃時機。

另一名河南官員,曾做過河南漯河市委書記,時任河南省豫港公司的董事長程三昌沒有提前安置老婆孩子出國,而是帶著情婦一起跑了。河南省豫港公司當時是最大的國有獨資企業,還被譽為河南省政府駐港的「窗口公司」。2001年5月,程三昌攜巨款和情婦出逃紐西蘭。據一位知情人士對本刊介紹,程的妻兒現仍在鄭州市。據瞭解,程三昌和妻子的感情一直不好。在他任漯河市委書記的時候,經常晚上不回家,妻子都不知道他的行蹤。

  資金轉移暗渡陳倉

與轉移「老婆孩子」相比,資金的轉移更令貪官們費神,是外逃「第三部曲」。

一種在河南交通系統盛傳的說法是,石發亮正是因為在被「雙規」前向國外轉移了50萬美金,才引起了國家有關部門的注意。

而據河南省知情人士描述,在石發亮之前的兩任交通廳廳長曾錦城和張昆桐並沒有準備出逃。他分析其中一個原因應該是「資金不足「。據他的分析,一旦逃到國外,很多官員就失去了「可持續的資金保障「,所以一旦想出去,就一定要斂夠足以「坐吃山空「的錢財。

據河南省檢察院的中層幹部介紹,一般官員的資金都是通過「可信賴」墓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