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忠祥官司」女主角現身成都暢談往日生活


一起普通的欠款官司,隨著官司女主角饒穎的再三「報料」,使央視著名主持人忠祥成為風口浪尖上的人物。隨著事件的進展,外界一片嘩然。饒女士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大家不得而知。就在這關鍵時刻,官司女主角饒女士昨晚10:00竟現身成都雙流國際機場。饒女士下飛機後,本報記者在第一時間對她進行了獨家專訪。

  關注點 (博訊 boxun.com)

  1、她究竟是怎樣一個醫生?

  2、她現在的生活狀況如何?

  3、對這場官司她的終極想法是什麼?

  走出機場的饒女士穿一件灰色毛衣,戴著一幅眼鏡,雖然神情略顯憔悴,但言談舉止顯得很有文化。饒女士一下飛機就開始說四川話,偶然夾些普通話。看到成都的夜景,她不停地感慨:成都變化太大了!

  A、四川已沒有親人

  問:聽說你是四川人,是地道的川妹子嗎?

  饒:我爸爸是資中人,當年解放大西北時就離開四川了。我媽媽是蓬溪人,後來他們在外地相識結婚。這是我第三次到成都。

  問:前兩次到成都是什麼事?醫學交流嗎?

  饒(略有迴避):記不太清楚了。

  問:你在四川還有親人嗎?

  饒:我家是四姊妹,但家裡在四川已沒有親人了。成都比北京好,成都有種包容感。

  B、在北京從醫的經歷

  問、你當年怎麼到北京發展的?

  饒:我是上個世紀80年代初畢業於某省中醫大學大專(饒女士怕給母校帶來負面影響,拒絕透露自己學校所在的省份)後來到北京拜名醫為師,主攻針灸和骨傷,學習高超的醫術。北京媒體曾對我的醫術進行過兩次專題報導。後來我的病人來看病時就向我推薦:中央電視臺有個保健室,就是現在美容室裡的保健室。我去了定工資時,對那的人說:你們拿5個病人來讓我試試,如果治療效果好,我就留下來。後來我就留下了,但半年後就辭職了,原因不必多說了。

  問:離開央視保健室,你又去哪了?

  饒:1996年離開後,我去另一家醫院開了個專家門診,因外地醫生不能在北京開專家門診,醫院是悄悄收留的我,後來我又離開了。這時另外一家單位又收留了我。(說到這,饒女士神情有些黯然,她說:一些不愉快的事就不要提了。)

  C、現在一無住房二無固定收入

  問:聽說你為了讀書把工作都辭了,現在還在讀書嗎?有沒有經濟來源?

  饒:我兩年前已拿到了某大學的企業管理專業的學歷證,我學企業管理是想將來做醫院的管理者。我現在在北京一無所有。

  問:你現在住在哪裡?

  饒:我現在住在一個病人老大姐的家裡。她也是我的病人,身體一直都不好,有時我就幫她看病。這個老大姐還介紹我出診,大家就資助我一些出診費。

  問:聽說你有一個兒子,他現在情況如何?

  饒(馬上紅了眼圈):兒子的事情能不能不談,說起兒子我特心疼。回到家鄉真好,回到家鄉真好。

  D、不想與趙忠祥和解

  問:現在媒體的說法很多,我們特別擔心媒體不瞭解你,這件事有沒有和解的可能?

  饒:不可能。

  問:你現在的最大心願是什麼?

  饒:我想找一份工作。

  採訪時,饒女士回答問題十分爽快,但說到拍照,她顯得非常為難,並明確表示拒絕,她說:我來成都之前給兒子保證了,絕對不讓媒體拍照,如果照片上了網,讓兒子看見對他不好。

  臨別時,饒女士不停地說:四川人真好,像火鍋一樣,都有一副熱心腸。華西都市報記者杜恩湖

  相關鏈接一:趙忠祥五一後回京

  身纏官司的趙忠祥並沒有受太多影響,他昨日告訴記者,自己現在正在西南處理自己的工作。在接下來的五一長假中,趙忠祥將不會留在北京,而是和家人一起去度假。

  趙忠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再一次申明,對於自己的官司,他現在不想多說什麼。因為這個官司已經進入了法律程序,換句話來說,和媒體說什麼只是能影響輿論,但是不能影響法院判決的結果。談到官司的前景,趙忠祥表示,自己已經和代理律師商量好,不去做什麼展望。不過,他還是說這個官司對他不簡單是原告要求賠償的三千多塊錢,還關乎他的名譽。等待官司有了結果,他將視這個結果來考慮是否要反訴原告。


每日新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