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起盧溝橋事變的幾個日本鬼子死得都很慘


1937年7月7日,幾個狂熱的日本軍國主義分子,在上級的授意下,在北京盧溝橋挑起事端,打響了全面侵華戰爭的第一槍。那麼,這幾個日軍得到了什麼下場呢?

田代皖一郎是日本佐賀縣人,1880年出生,時為中將軍銜。1937年7月7日夜,駐豐臺日軍藉口一名士兵「失蹤」,要求進入宛平城搜查,遭到中國守軍的嚴辭拒絕。8日凌晨,田代在司令部召開會議,下達進攻命令,日軍猛攻盧溝橋及宛平縣城。中國駐軍奮起還擊,並於8日夜奪回了龍王廟及鐵路橋,打擊了日軍的氣焰。7月11日晨,日軍統帥部做出向華北派兵的重大決定,還命香月清司中將接替指揮不力的田代為中國駐屯軍司令官。田代聞訊後,羞憤交集,於15日突發心臟病暴亡。

牟田口廉也大佐,時任侵華日軍中國駐屯軍步兵旅團第一聯隊聯隊長。8日凌晨4時,牟田口威脅中方談判代表,要進宛平城搜查失蹤士兵,要中國軍隊讓出宛平城東門,被我代表王冷齋嚴辭拒絕。4時23分,牟田口下令在現沙崗村大棗園沙丘陣地的炮兵向宛平城開炮,牟田口在盧溝橋打響了第一炮,親手點燃了戰火。為此,天皇裕仁親授其金鷹三級勛章,晉升為少將。1941年11月6日又晉升為中將,編入南方軍,參加太平洋作戰。1944年3月8日,日軍發動「烏號作戰」,牟田口率第十五軍3個師團及特種團計15萬餘人馬,在緬印的胡康地區、英帕爾、伊姆法爾地區,被中美、英印聯軍和中國遠征軍打得落花流水,損兵折將十幾萬,所剩殘兵敗將又大多患痢疾等疾病,在大雨和飢餓中掙扎,牟田口的十五軍已所剩無幾。日軍大本營異常惱怒,將緬甸方面軍司令官和參謀長全部撤換,牟田口廉也也被解除軍隊,編入預備役。牟田口廉羞怒之下自殺。

森田徹中佐,1890年生,1936年調任中國駐屯軍步兵旅團第一聯隊副聯隊長。「七.七」事變時,森田徹在現場指揮日軍「演習」,是日方戰地談判代表。據中方戰地談判代表回憶,這個矮傢伙是個極為蠻橫的法西斯軍人。由於積極參加「七.七」事變和進攻宛平作戰有功,獲金鷹三級勛章。1938年3月1日晉升大佐,調任關東軍第七國境守備隊隊長,駐屯在中國東北北部邊境地區。1939年5月11日,關東軍挑起諾門坎戰役,與蘇蒙軍激戰,關東軍損失慘重。8月2日,森田徹大佐調任23師團步兵71聯隊任聯隊長,接替戰死的代聯隊長東京治中佐。由於朱可夫率領的蘇蒙軍是由飛機、大炮、坦克和騎兵組成的立體作戰,日軍聯隊長以下官佐大部分戰死。森田徹上任就面臨蘇軍坦克群,陣地接連丟失,他驅使部下靠近坦克投擲燃燒瓶、手榴彈,但蘇制坦克使用柴油機,又高又大且裝甲厚,日軍對它奈何不得。戰到22日,大隊長以下軍官全部戰死。到26日上午,森田徹大佐下令燒燬聯隊軍旗和密電碼本,頭纏白布條,率殘部跳出戰壕,揮舞戰刀衝向蘇軍坦克群,集體「玉碎」,森田徹剛衝出幾步,即被坦克重機槍射倒,被蘇軍坦克碾為肉餅。

一木清直少佐,是事變中第一個開槍的日軍。同年10月8日越級晉升大佐,獲天皇授予的金鷹三級勛章,擢升為關東軍第七師團步兵第14旅團第28聯隊長,調中國東北作戰。1942年4月底,第七師團以步兵第28聯隊為基幹,組編成旭字一木支隊,一木清直擔任支隊長,率精兵3870人,於5月5日乘船南下,去參加攻打中途島作戰。6月6日,日本海軍在中途島慘敗,8月7日,一木奉命支援瓜達爾卡納爾島,18日晚,一木支隊在瓜島登陸,發起爭奪島上亨德森機場戰鬥,因缺乏足夠的重武器和火力支援,損失極為慘重,一木清直也多處受傷。於是他命令通信隊向其上級發出「一木支隊全軍玉碎」的電報,滿身是傷的一木,躺在潮濕的叢林裡,眼睜睜望著美國海軍陸戰一師的坦克張開血盆大口軋來,這個軍國主義狂徒眨眼便粉身碎骨。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