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六部口坦克碾人的情景


高新先生目前在美國居住的。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期間,高新和劉曉波、周舵和侯德健一起在廣場絕食支持學生,被稱為「天安門四君子」。六月三號晚間到六月四號凌晨他就在廣場,他講述了當時親眼看到的事情,包括在六部口看到坦克碾人的情景。

(以下是BBC錄音採訪的文字記錄)

我們往外撤是這樣的:紀念碑上有軍人向喇叭開槍的時候,軍人離我的距離就像你跟我現在的距離一樣近。他們人已經衝上來,就跟我們面對面,當時槍是對著上面,因為當時喇叭在響,他們是對著喇叭開的槍。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從紀念碑下來以後就散了。我記得當時還有協和醫院的醫生和兩個學生。我們就一邊走,一邊勸學生。

我從紀念碑上下來,到毛澤東紀念堂後面,那時天已經亮了。當時有一些市民對軍人叫喊,學生已經基本都撤了,軍人是成排地整齊地列隊坐在紀念堂後邊的空場上。從他們的服裝上看應該是空降兵,因為他們是帶著鋼盔,穿著藍褲子。空軍裡邊的步兵,肯定就是空降兵,當然他們不是降下來的。後來,共產黨平暴的材料說他們是從南苑機場,從瀋陽送過來的。這批人是從南部開過來的,所以他們集結的地點是天安門廣場之南。在叫罵的時候,當他們認為忍無可忍的時候,他們就集體起立,喊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然後就開始開槍,當然槍打得都比較高。

我想李鵬後來說『沒有橡皮子彈』嗎,他們也真的是沒有,就連煙霧彈都很少。就那麼幾個煙霧彈打到我們旁邊。但是他們對天開槍的時候,有時就會失誤。

這是我親眼看的: 一個面對我的『安徽煤炭師範學院』來的學生。(我記得他帶的校徽),他被打傷了,是一顆流彈擦到頭皮,被擦傷了。在這種情況下,在我拉著他往下撤的時候,衝過來一輛 130輕型卡車,那真是市民開著卡車就往前撞,坦克就從長安街北面開過來,開得也很慢。他真的就是開著衝著坦克過去了。我和一個叫程真的女學生,還有一個叫沙濤的香港學生去把這個車欄下來,我們(對司機)說,『你現在的任務是送傷員』,說完就把頭被擦傷的學生送到車上了。

我看到的最殘忍的場面是發生在六部口,事後有說被壓死了11個、12個。我沒有數。我走得晚,我們繞到六部口時,我看到了被坦克碾到的最後一個人。而且,也就是被抬到我說的這個130卡車上,等我到六部口的時候,這部車已經在六部口了,他們怎麼繞過去的,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看到有血肉模糊的人被抬到車上了。我看到六部口,坦克壓人的地方,很顯然和我們後來出來以後看到的外邊的宣傳,基本上是吻合的。就是坦克把不到一人高的鐵欄杆壓倒,所有的自行車都鋪到上面,有血跡。我看到被抬走的最後一個人。後來說11個人也好,8個、9個也好,是不是數字準確,但這個事件是真的,就是坦克碾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