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殺衛玠」——記歷史上一個被看死的美男子


他是蒼白的。
他出身豪門,從誕生的那一刻起,讚美的聲音就圍困著他。在他五歲的時候,他的爺爺--晉國的元勛衛強調:「這個孩子與眾不同,可惜我年歲已高,不能著他長大成材。」他的舅舅--皇帝的女婿王濟指出:「看到我這個外甥,就彷彿光彩奪目的珠寳在我身邊,我感到自己形貌醜陋。」

小時候,他坐著羊車走在洛陽的街市,行人為之駐足,市民傾城而出,一睹他的風神秀異。大家稱他為「玉人」,這是那個時代對一個男人最高的讚美。

可惜他對這一切沒有絲毫的興趣,他厭煩了這些虛飾的美譽。每當遇到這種情景,他會皺起眉頭,垂閉雙眼,默默等待安詳的光輝照耀靈府。

他追求智慧,還是少年的時候,他問一個叫樂廣的人什麼是夢。樂廣回答,夢就是心中所想。他又問,精神和身體都沒有接觸的事物也會跑到夢裡,怎麼能說是心裏想的呢?樂廣回答,還是有因果關係的,你什麼時候夢見自己駕著車子進了老鼠洞,什麼時候又夢見自己在吃鐵棍呢?樂廣的解答並不能讓他滿意,他冥思苦想,人都憔悴了,以致患病臥床。

後來他的爺爺捲入宮廷的政變,一夜之間家中有九口人罹難,他因為和哥哥住在別人家裡而倖免。面對變故,這個超脫的人作出生命中的第一次抉擇,舉家遷往南方。

他先是來到了豫章(現在的南昌),駐守此地的大將軍王敦盛情款待了他,在當天晚上舉行的探討玄學的沙龍上,他見到了昔日的好友,現在王敦幕府任職的謝鯤。兩人傾心暢談,探幽尋微,不覺東方既白。

在豫章,他洞悉了王敦的野心,決定離開這裡去建業(今南京)。

關於他的美貌傳說早就飄蕩在建業的大街小巷。現在他就要光臨這座城市,怎能不讓這個城市心旌搖蕩。人們議論著,期盼著,女人們更是穿上了盛妝。

他來了,城市沸騰了,歡呼著,吶喊著,尖叫著。所有的目光,無數的目光,都在投向他。

他面容枯槁,低垂著頭,最後他死了,史書上說他是被看死的。

這個美男子叫衛玠,死時二十七歲,和唐代的天才王勃一般大。他為後世留下了「看殺衛玠」的典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