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油馬路上的叢林法則

2004-06-10 02:17 作者: 潘採夫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喜歡站在路邊看車流和行人,看久了,就看出些道道來,發現馬路上各類車與人都遵循著一套獨特的等級規則。就像人們經常把高樓林立的城市當作森林,我有時會把馬路上的汽車、警察、行人幻想成森林裡的動物,一個用不同的「食物鏈」組成的動物世界。
  在這個世界裡,有種車無疑是動物之王-老虎。這種車的價錢、樣式很普通,但與眾不同的是這種車的「制服」,就是屁股上挂的牌照。它們通常還帶有標誌,有時突然發出一聲怪叫,其他車輛就紛紛顫抖著跑開,讓老虎或逆行或插隊先過。我以前的主任買了輛奧拓,本來至多算隻兔子,但後面挂了一個特殊牌照,就可以在警察面前微笑著闖過紅燈。當我看到警察難過地轉過身去,明白了決定一輛車的等級最重要的不是品牌,是車牌。另一種車更尊貴,地位相當於獅子,他們是車中貴族,車身漆黑,低調,有王者之氣,從不在馬路上炫耀,一如車主人的風格,卻是動物世界真正的統治階級。
  公交汽車的特點酷似驢子,外形龐大,本質虛弱,虛榮與自卑並存。驢子也踢人,但不敢來真的。他們只敢欺負出租車,或者自行車,但往往被小公共欺壓而不敢反抗。我有次看見公交車別了一輛自行車,小夥子把車往車前頭一橫,雙手抱胸邀請公交司機下來練練,司機趴在方向盤上直咳嗽,典型黔之驢的色厲內荏。
  我本來把出租車比成動物中的羊,專指馬路上跑的(五星酒店門前停的林肯和奔馳屬於藏羚羊,稀有)。但出租車司機將自己比喻為老鼠,因為警察是貓。出租是馬路上真正的勞工階層,平均每天工作14個小時的勞工。他們確實是勤奮的老鼠,在龐大的水泥森林裡竄來竄去地覓食。他們眼觀六路,邊開車,邊瞅行人,邊望著警察(他們是警察的重點目標),還要留神隱藏在馬路上空的攝像頭;他們迅速、疲憊、忍讓、自卑、膽怯,他們是生存環境最惡劣,也是生存能力最強的動物,他們最大的愛好是發牢騷與罵人,惟一的前提是對方不在場。
  狗是人類最好的夥伴,將私家車比作狗,是因為狗的種類與私家車的品牌和性格一樣複雜。狗的性格很複雜,有的貴族氣質,禮貌,矜持;有的盛氣凌人,像暴發戶;有的兩面三刀。都是自己掏錢買的車,所以私家車一般很尊重警察,在路口從不造次。但他們對行人很凶,越是新手,看到昨天還一起壓過馬路的同志,手就越抽瘋一樣朝喇叭按上去;他們以車劃等級,寳萊見了寳馬畢恭畢敬,遇上吉利就斥之為假大奔。所以這類車不大得人心,被罵為勢利,公車、出租和公交瞅機會都噁心他們一下,他們不得不在車玻璃上寫「面瓜上市」或「我是菜鳥」以示和解。但有一類私家車享受特別待遇,我在長安街看到一輛車,車裡姑娘憋紅著臉,車子像青蛙一樣一拱一拱地跳,後面貼著幾輛公交,司機和滿車乘客都面帶微笑,其寬容大度令人刮目相看。
  相比食肉動物,自行車們就是數量巨大的草蜢,在叢林中跳來跳去,而行人則是螞蟻,與草蜢組成了森林食物鏈的最底層。他們永遠在慌張地奔跑、躲避,但仍隨時面臨著被壓在車下的危險,他們的命運被稱為「撞了白撞」。每次看到白髮蒼蒼的老人像躲鬼子掃蕩一樣顫著小腳與汽車賽跑搏命,就心如刀割,忍不住咒罵這沒人情味的馬路,和馬路上橫行無忌的動物們。
  沒有一個地方能像馬路一樣最直觀地表現社會的文明程度。馬路是社會的一面鏡子,我們的馬路表現出的很像是弱肉強食的動物叢林法則,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污泥,這條食物鏈到了行人那裡斷了線,行人只能吃污泥。
  為什麼馬路那麼像人類社會?因為車子的背後依附著的是人,而人的背後是無形又無處不在的權力。馬路是合法炫耀權力的舞臺。羅素說,不受約束的權力必然帶來罪惡。好的制度應該最大限度地保護弱者,但是很遺憾,站在過街天橋上你可以看到,這一切離我們還有距離。有時候制度有了,但文化裡還沒有,只有形式沒有內容,結果還是一樣。
  有人提醒我忘了警察在動物世界的位置,我沒忘,只是警察讓我心酸。在以權力為主要價值尺度和是非標準的「動物園裡」,作為執法者的警察對不同動物的態度不同,有人可能媚上欺下,也不得不如此,因為他們自己也是「公路食物鏈」上的一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