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罰款中國新貴超生成地位象徵


中國計畫生育政策下的「超生游擊隊」,經小品的演繹而深入人心。然而,近幾年來,大城市中的「超生富貴兵團」幾乎顛覆了這一負面形象,也令原本時尚的「丁克一族」失去往日的魅力。

  同時,中國的人口控制政策與人們的生育意願下滑矛盾地存在著,「丁克家庭」與新一代「超生游擊隊」矛盾地存在著。中國城市人口狀況及新貴們的生育觀念正經歷新的變化。

  最近,中國的許多網站報導了這樣一則消息:去年底,上海的一胎化政策出現鬆動,上海的民營企業家、私營業主和海歸派等「新貴」中,希望以繳納高額罰款和到國外生小孩等方法,讓自己擁有第二、甚至第三個孩子的人越來越多。

  在上海富人圈中,比別人多生一個孩子,與擁有名車、豪宅一樣,幾乎成了身份地位的象徵。

  一項權威調查顯示,目前上海年輕人中,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們會越來越想多要一個孩子。讓學者專家吃驚的是,文化程度與經濟收入「雙高」的白領階層,竟然對生第二個孩子最感興趣。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中國其他城市。

  零點調查公司進行的「城鄉居民生育意願調查」顯示,如果沒有計畫生育政策的限制,北京、廣州、武漢、西安等地的白領階層想生第二胎的人比希望只生一個的人多34.6%。

  就職於北京大學、也是海歸派的莫芹在接受本報長途電話採訪時說,北京白領中希望有第二個或第三個孩子的現象或願望,雖不能說已形成潮流,但卻一直存在,只是這種願望只有在國家政策鬆動的前提下,才可能實現。

  她說:「想要兩個孩子,其實並不是人們觀念的轉變,而是因為客觀環境與經濟條件逐步具備,使這類有經濟能力的人的願望越來越多地顯現出來。」

  她說,新富階層不太會受罰款的影響,如果希望有多一個孩子,即使罰些錢也願意;有條件在國外生的,不會被罰款,還落得外國國籍,更是何樂不為。

  然而,對深圳白領女性的調查發現,有78.3%的人表示,願意生一個孩子,21.7%的人明確表示不打算要孩子。可見,生一個孩子的傳統生育觀念仍佔主流地位,但正受到越來越多的挑戰。

  而且,中國的第二胎政策從未真正放鬆過,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城市人的二胎夢,恐怕只能停留在「懷想」階段。

  一系列數據表明,實行計畫生育政策以來,中國少出生人口近3億。

  上海市統計局的信息顯示,上海市已連續九年人口全面負增長;北京市四個城區連續三年人口負增長;瀋陽連續八年城區自然人口負增長……

  事業和生活壓力,使許多城市白領不想生,甚至恐懼生。越來越多的年輕、新潮夫婦選擇「自願不育」。

  據調查,丁克家庭模式在20世紀80年代之後才在中國逐漸增加,選擇這種家庭模式的夫婦目前已經突破60萬,主要集中在北京、天津、上海、廣州等大城市。

  上述兩組數據一方面反映了計畫生育政策的成效,另一方面揭示了人們生育意願的降低。

  據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統計,中國65歲以上的老人佔總人口6.95%,已基本跨入國際公認的7%老齡化社會標準的門檻了。

  獨生子女、人口負增長、生育意願下降、老齡化社會等諸多問題,已引起中國社會各方關注,有學者甚至提出,應重新評估現有的人口政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