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信助漢王得天下


韓信,淮陰人。即使在平民百姓時,心志就與眾不同。歷史上流傳甚廣的韓信忍胯下之辱的故事,就說明他有了不起的大忍之心。這個故事講的是淮陰有個無賴侮辱韓信說:「你雖然長的高大,喜歡帶刀佩劍,其實是個膽小鬼罷了。」又當眾侮辱他說:「你要不怕死,就拿劍刺我;如果怕死,就從我的胯下爬過去。」韓信真的低下身去,趴在地上,從他的胯下爬了過去。滿街的人都笑話韓信,認為他膽小。

當秦末天下群雄並起時,韓信先追隨了項粱,在項粱手下,卻沒有名聲。項粱戰敗,他又隸屬了項羽,項羽讓他做了郎中。韓信屢次向項羽獻策,以求重用,但項羽沒有採納。漢王劉邦入蜀,韓信脫離了楚軍歸順了漢王。因為沒有什麼名聲,只做了接待賓客的小官。

此後,韓信多次與蕭何交談過,蕭何認為他是位奇才,並多次向漢王推薦,漢王不以為然。韓信見得不到重用,就趁亂逃跑了。蕭何聽說韓信逃跑了,來不及報告漢王,親自去追趕他,將他追回。漢王對蕭何的舉動十分不理解,蕭何告訴漢王,能助他爭奪天下的非韓信不可,因為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個像韓信這樣的傑出人物。漢王聽從了蕭何的建議,選擇良辰吉日,親自齋戒,並設置高壇,佈置廣場,拜韓信為大將軍。

韓信被任命為大將軍後,曾與漢王縱論天下。漢王自認自己在勇敢、強悍、仁厚、兵力方面不如項羽,韓信卻首先分析指出了項羽的劣勢,一是項羽只有婦人之仁,二是項羽放棄了關中的有利地形,而建都彭城。三是違背了楚國義帝的約定,將自己的親信分封為王,導致諸侯們憤憤不平。四是項羽軍隊所經過的地方,沒有不橫遭摧殘毀滅的,天下的人大都怨恨,百姓不願歸附,只不過迫於威勢,勉強服從罷了。雖然名義上是霸主,實際上卻失去了天下的民心。五是項羽強行分封的三個王,原來都是秦朝的將領,率領秦地的子弟打了好幾年仗,被殺死和逃跑的多到沒法計算,又欺騙他們的部下向諸侯投降。秦地的老百姓把他們恨入骨髓。

隨後,韓信又分析了漢王的優勢,一是任用天下英勇善戰的人才,用天下的城邑分封給有功之臣,這樣才可以所向披靡;二是以正義之師,順從將士東歸的心願,這樣戰無不勝。三是漢王進入武關,秋毫無犯,廢除了秦朝的苛酷法令,與秦地百姓約法三章,秦地百姓沒有不想要大王在秦地做王的。四是根據諸侯的成約,漢王理當在關中做王,關中的百姓都知道這件事。因此如果漢王發動軍隊向東挺進,只要一道文書三秦封地就可以平定。漢王聽了韓信的分析,特別高興,這才相信蕭何之言,認為得到韓信太晚了。於是自此聽從韓信的謀劃,部署各路將領攻擊的目標。這次韓信縱論天下,充分顯示了他的雄才大略,高瞻遠矚的眼光。

公元前205年二月,漢王下令廢除秦的社稷,改立漢的社稷。四月,漢軍在彭城兵敗,潰散而回。韓信收集潰散的人馬與漢王在滎陽會合,在京縣、索亭之間又摧垮楚軍。因此楚軍始終不能西進。

這年八月,漢王任命韓信為左丞相,攻打反叛的魏王豹。韓信設計取得了勝利,平定了魏地,改制為河東郡。隨後,漢王又派張耳和韓信一起,領兵向東進發,向北攻擊趙國和代國。摧毀代國後,漢王就立刻派人調走韓信的精銳部隊,開往滎陽去抵禦楚軍。

韓信卓越而奇特的軍事才能體現在幾次重大的戰役上。一是井陘之戰。為了攻打趙國,韓信和張耳率領幾十萬人馬必須突破井陘口。韓信挑選了兩千名輕騎兵,每人持一面紅旗,說:「趙見我走,必空壁逐我,若疾入趙壁,拔趙旗,立漢赤幟。」並傳令當日破趙會餐。仗還沒打就預料必勝,引起了眾將的懷疑。接著他又派出萬人的先鋒隊,「出,背水陣」。顯然萬人的先鋒隊伍,背水佈陣是不合常規的,是違反兵書戰策的,所以連敵軍也「望而大笑」。隨後韓信豎起大將的旗幟和儀仗,大吹大擂的開出井陘口。在兩軍相接時,趙軍果然傾巢出動攻擊韓信的軍隊,韓信詐敗,拋旗棄鼓,等到他的騎兵乘虛衝入趙軍營壘,換上漢軍赤幟後,韓信率眾拚死反撲,迫使趙軍想退回營壘,「壁皆漢赤幟,而大驚,以為漢皆已得趙王將矣,兵遂亂,遁走。趙將雖斬之,不能禁也。於是漢兵夾擊,大破虜趙軍,斬成安君泜水上,禽趙王歇。」這正像韓信所說的:「其勢非置之死地,使人人自為戰;今予之生地,皆走,寧尚可得而用之乎!」這正是韓信知己知彼,據實靈活的運用戰策的結果,足見其胸中韜略之一斑了。

打敗趙軍後,韓信下令要活捉成安君手下的謀士廣武君,並親自給他解開繩索,以老師之禮待他,向他請教攻伐燕國和齊國的情況。廣武君受韓信感動,為他分析了當前的形勢,認為上策是在此按兵不動,一方面安定趙國的社會秩序,撫恤陣亡將士的遺孤,並犒勞將士。另一方面擺出向北進攻燕國的姿態,然後派出說客,拿著書信,在燕國顯示自己戰略上的長處,燕國必不敢不聽從。燕國順從之後,再派說客往東勸降齊國。齊國也會聞風而降服。韓信聽從了他的計策。派遣使者出使燕國,燕國聽到消息果然立刻降服。於是派人報告漢王,並請求立張耳為趙王,用以鎮撫趙國。漢王答應了他的請求,就封張耳為趙王。

不久,漢王奪取了韓信和張耳統率的軍隊,命令張耳防守趙地,任命韓信為國相,讓他收集趙國還沒有發往滎陽的部隊,去攻打齊國。

韓信領兵向東進發,還沒渡過平原津,聽說漢王派酈食其已經說服齊王歸順了。韓信打算停止進軍,但後來聽從一個叫蒯通的說客的建議,攻打齊國。楚國派龍且率領兵馬,號稱二十萬,前來救援齊國。

韓信與龍且在濰水展開了會戰。這次戰役再次表現了韓信的智慧。龍且不聽進諫,剛愎自用,進兵與韓信隔著濰水擺開陣勢。韓信下令連夜趕做一萬多口袋,裝滿沙土,堵住濰水上游,帶領一半軍隊渡過河去,攻擊龍且,假裝戰敗,往回跑。龍且果然高興的說:「本來我就知道韓信膽小害怕。」於是就渡過濰水追趕韓信。韓信下令挖開堵塞濰水的沙袋,河水洶湧而來,龍且的軍隊一多半還沒渡過河去,韓信立即回師猛烈反擊,殺死了龍且。韓信把楚軍士兵全部俘虜了。

公元前203年,韓信降服且平定了整個齊國。派人向漢王上書,說:「為有利於當前的局勢,希望允許我暫時代理齊王。」正當這時,楚軍在滎陽緊緊的圍困著漢王,韓信的使者到了,漢王打開書信一看,勃然大怒,罵道:「我在這兒被圍困,日夜盼著你來幫助我,你卻想自立為王!」張良、陳平暗中踩漢王的腳,湊近漢王的耳朵說:「目前漢軍處境不利,怎麼能禁止韓信稱王呢?不如趁機冊立他為王,很好的待他,讓他自己鎮守齊國。不然可能發生變亂。」漢王醒悟,又故意罵道:「大丈夫平定了諸侯,就做真王罷了,何必做個暫時代理的王呢?」就派遣張良前往,冊立韓信為齊王,徵調他的軍隊攻打楚軍。

楚軍失去龍且後,項王十分害怕,就派人勸齊王韓信反叛漢王,希望他與楚聯和,三分天下自立為王。韓信辭謝說:「我侍奉項王,官不過郎中,職位不過是個持戟的衛士,言不聽,計不用,所以我背楚歸漢。漢王授予我上將軍的印信,給我幾萬人馬,脫下他身上的衣服給我穿,把好食物讓給我吃,言聽計用,所以我才能夠到今天這個樣子。人家對我親近、信賴,我背叛他不吉祥,即使到死也不變心。希望您替我辭謝項王的盛情!」

齊國人蒯通知道天下勝負的關鍵在於韓信,想出奇計打動他,就用看相的身份規勸韓信與楚、漢三分天下,鼎足而立。這樣對天下百姓都有益處。韓信仍然不願背棄漢王,說:「漢王給我的待遇很優厚,他的車子給我坐,他的衣裳給我穿,他的食物給我吃。我聽說,坐人家車子的人,要分擔人家的禍患,穿人家衣裳的人,心裏要想著人家的憂患,吃人家食物的人,要為人家的事業效死,我怎麼能夠圖謀私利而背信棄義呢!」他認為自己功勛卓著,漢王終究不會奪去自己的齊國,於是謝絕了蒯通。

後來,漢王被圍困在固陵時,採用了張良的計策,徵召韓信,並應允齊地歸屬韓信名下,於是韓信率領軍隊在垓下與漢王會師,並最終打敗了項羽。自此,漢王劉邦奪取了天下。

漢五年正月,劉邦改封齊王韓信為楚王,建都下邳。

韓信到了下邳,召見曾經侮辱過自己、讓自己從他胯下爬過去的年輕人,任用他做了中尉,並告訴將相們說:「這是位壯士。當侮辱我的時候,我難道不能殺死他嗎?殺掉他沒有意義,所以我忍受了一時的侮辱而成就了今天的功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